读客吧 > 如意事 > 131 活着很好
    对了,今日我将猫带来了。”

    许明意从身旁空着的那张椅子上将一只精巧的竹篮提起,轻轻地放到桌上,推向吴恙的方向,道:“瞧瞧看合不合眼缘。”

    吴恙将视线投去。

    竹篮中垫着厚厚的藕粉色细绸布,其内一只通体雪白,脖间系着只赤金铃铛的小猫窝在里面正睡着觉。

    大约是被动静惊醒,毛茸茸地小东西睁开眼睛一刻,看了看四下,奶声奶气地“喵呜——”了一声,旋即又将脑袋埋下,呼噜噜地睡起来。

    “……倒是跟天目有些相似之处。”吴恙中肯地评价道。

    许明意认同点头。

    “懒是懒了些,也是个能吃能睡的。正因此,脾气也是它那同一窝的兄弟姐妹里头最好的。”

    她寻思着,到底世子夫人也没正正经经地养过一直属于的猫,撸了就跑的野生主人和正经主人终归还是不同的。

    没有经验,若遇到个性子太野的,被抓伤了就不好了。

    “而且我认真挑过了,数它长得最是好看。”许明意拿手指轻轻戳了戳猫脸,感慨道:“待再大些,这等少见的美貌,应当也得是颠倒众猫的存在了。”

    吴恙听得眼里有了笑意。

    视线却不自觉地移到了逗猫少女的脸庞上。

    女孩子半垂着眼睛,浓密的眼睫铺下细细阴影,腮边两道酒窝若隐若现。

    看着这样一张脸,少年脑子里蹦出一道声音来——论起好看,他还是觉得许姑娘最好看。无论是跟人比,还是跟猫儿比。

    许明意将给猫儿顺毛的手收回,继而将手边的一只匣子打开了来。

    吴恙下意识地看过去。

    “这些都是拿来给它解闷的——”许明意翻出几只小线团,又取出一只细长的青竹棒,其上一端拿锦缎坠着几根羽毛。

    吴恙看了一眼,觉得有些不对。

    那几根羽毛他看着怎么好像有些眼熟?

    不及他问,许明意便轻咳一声,解释道:“这是天目掉的毛……我随手拿来用了。”

    扔了也是浪费。

    且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就当是天目这个做哥哥的给的见面礼好了。

    吴恙闻言便又多看了一眼。

    本来就秃,还总掉毛。

    掉的毛还要沦为取悦家中新宠的工具。

    不得不说,这略有些悲惨的遭遇,还真挺叫人觉得解气的。

    这些时日大鸟虽然大半时间都会选择乖乖留在家中,但别以为他看不出来,此鸟的意图不过是为了一碗水端平,以便满足它一只鸟吃两家饭的意图而已。

    “这是拿来吃的,它如今还小,可以拿煮开过的水泡软了来喂。”许明意指了指匣子里的一只纸袋,道:“此乃长公主府特意着人配的喂猫方子所制,天热不便存放过久,我便未拿太多。但方子是一并讨来了的,都在匣子里,回头使人按着来做就是。”

    这猫是同皎皎要来的。

    她家皎皎养猫的用心程度,比养面首还要更胜一筹。

    吴恙听得有些错愕。

    养个猫,竟这般复杂的吗?

    再看向那只满满当当的匣子,他不免道:“没想到许姑娘还这般有耐心。”

    她答应帮忙,他已是真心感谢。而本可以一只猫送到他眼前了事的人,又如此细致地准备了这些东西。

    换作从前,他可又得多想了。

    许明意看了他一眼。

    听这话,在他眼里,她竟就是个极没耐心的人?

    咳,看得确实还挺准就是了。

    “我自己自是没耐心养这些的。但既是要将它送出去,理应还是要上心些。”

    不做便不做,做了自然就要负责到底。

    听她这般讲,吴恙心生欣赏之意。

    “此事就多谢许姑娘了。”

    只是——

    “许姑娘方才的意思是说,这猫是长公主府上的?”

    “嗯,我先前提起的那两只狮猫,便是玉风郡主所养。”

    “许姑娘同玉风郡主走得很近?”吴恙问。

    这位玉风郡主的名声可是颇为响亮。

    除了性格不易相处之外,女承母业养面首也是人尽皆知之事。

    许明意点头,如实道:“我与玉风郡主自幼投缘。”

    ——投缘?

    得了这个答案,吴恙莫名有些不安。

    吃了两口茶,到底还是没忍住问道:“许姑娘对女子养面首之事如何看待?”

    问出这句话,他是有些不适的。

    他历来不是背后论人长短之人。

    真要说的话,在他看来,许多男子三妻四妾还不够,另还要逛妓馆养外室,从公平的角度来看待,女子不嫁人养面首也不是不可以。

    但在这等世道之下,确也不是什么值得提倡的事情就是了。

    总而言之,他看待这件事情的态度,一言可概——与他无关,他也无感。

    至于为何此时要问许明意,实则他也有些说不清。

    “只要不是强抢来的,未曾妨碍到他人,你情我愿,也没什么不可以的。”许明意拿闲聊的语气道:“当然,还得有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吴恙不动声色地握紧了茶盏。

    “第一嘛,自然是得有银子。”

    毕竟养面首是极费银子的。

    “第二,还得是不在意旁人的看法才行。”许明意道:“满足了这两个条件,自然是怎么开心怎么活了。”

    听完这些,吴恙一颗心高高提起。

    完了。

    这两个条件许姑娘似乎都满足的十分彻底。

    “许姑娘——”少年斟酌再三,还是开了口。

    “嗯?”许明意看向他。

    “其实,这世间能使人开心的事情有很多。”少年认真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规劝之意。

    许明意没忍住笑了。

    吴恙是担心她也学着皎皎养面首啊!

    “我连一只猫儿都懒得养,哪里有闲心去养一群大活人。”女孩子毫不避讳地直接回答道。

    她可是听皎皎说了,那些男子也是会争宠吃醋的,作闹起来不可谓不要命。

    吴恙微微松了口气。

    他突然觉得许姑娘的没耐心也是一个极大的优点。

    “况且,活着原本就叫人很开心了。”女孩子眼中俱是满足的笑意。

    能与家人重新团聚,能做想做的事情,能坐在这里偷得半日闲吃茶谈天,能听软绵绵的小猫咪喵喵叫,面前还坐着这么好看的一个吴世孙——

    活着确实很好啊!

    许明意在心中感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