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以法师的名义 > 第一百二十章 瘟疫之始
    要说起来,温斯顿可真是吸血鬼克星,这些传说中的生物自打一露面,就倒了八辈子霉,在他这里各种不顺。

    颠覆计划失败,在与混沌军团作战中,他们干脆亮出自己身份,光明正大加入了圣光教廷。

    当然,这也是造成各行省作壁上观,圣光教廷最终落败的原因之一。

    根据情报,当时战争很惨烈,本来人数就不多的吸血鬼全部阵亡,怎么又冒出了一只?

    温斯顿提起警惕,查看注册资料。

    罗尼、商人…应该是个假名。

    注册地点是布里斯港?

    是落单的,还是有组织行动?

    温斯顿并没有打草惊蛇,而是观察起了对方的行为。

    然而结果让他哭笑不得。

    这家伙并没有干其他,而是挨个试了一下各种应用后,就点开摩根电视台app,看起了正在连播的电视话剧。

    难道是一只追剧的吸血鬼?

    虽然这个结果有些荒谬,但温斯顿还是立刻做出了部署。

    荣耀骑士团经过扩充,吸收了全国的大骑士,再加上最近的新晋者,人数刚刚超过了3ooo。

    这么庞大的力量,自然不能全放在摩根领发霉,因此除了常驻荣耀学院的五百人,剩下的都布防到了各行省,尤其以边境线为主。

    布里斯港做为与银月联邦隔海相望的重要港口,部署了2o名大骑士,同时还有一个情报厅的分部。

    温斯顿当即将地点发了过去,让他们不要打草惊蛇,先查明对方意图。

    做完布置后,他就没再搭理这事,继续忙碌起来。

    从踏上这条路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很清楚各种各样的渗透、斗争、敌对根本不可避免。

    没有人会让你安心,唯一的路是在战斗中壮大自身…

    …

    另一边,布里斯港的“幽暗之瞳”主教卡尼也遇到了一些麻烦。

    “你们说,这几天没有一点进展?”

    他看着自己的一帮属下,和善的笑容渐渐变得阴沉。

    房间内气氛变得压抑,几名教士脸上出现痛苦之色,牙齿渐渐突出,身上骨节也开始咔咔作响。

    “主教大人,不是我们的原因…”

    一名教士忍着痛连忙说道:“往日最容易发展的流民,全部去参加了那个大基建。”

    “这里的市民也很忙碌,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还要参加什么扫盲班,根本没人搭理我们…”

    “是这样…”

    卡尼眉头一皱,一帮教士顿时轻松下来,额头冒汗喘着粗气。

    他看了一眼众人,脸上又露出了和善的笑容,“不要急,慢慢来,主的光辉必然会撒在这片土地。”

    一帮惊魂未定的属下离开后,他的笑容又渐渐消失。

    这些都是教会经验丰富的老人,肯定不敢懈怠,那么唯一可能就是这边确实不好传教。

    想到这里,他来到地下室,缓缓跪在了那个古怪恶魔雕像前,口中开始不断发出嘶哑的呓语。

    一股腐朽阴暗的力量在地下室内不断蔓延,卡尼也翻着白眼,如羊癫疯般抽搐了起来。

    一会儿,那股力量渐渐散去,卡尼也回复了正常。

    再次恭敬地叩首后,他起身,从一旁的箱子中,小心拿出了一个黑曜石质地的瓶子。

    看着手中的瓶子,他喃喃地说道:“混乱与恐惧是信仰之源…感谢我主的启示…”

    …

    在夜幕掩饰下,罗德尼斯化作一团黑烟在布里斯港一栋栋建筑上空穿梭。

    没过一会儿,他来到了居名区一处水井前,缓缓露出了身形。

    此时夜深人静,四下无人,罗德尼斯从怀里拿出了黑曜石瓶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这么多年了,还是只会这套…”

    刚才接到卡尼的命令,让他把这东西秘密投入水源。

    虽然不断被人类教徒排挤,但罗德尼斯当然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死疫之瓶,教会的核心法器。

    这也是恶魔苏醒后赐给人类教徒的力量之一,据他所知,银月联邦目前好几座城市泛滥的瘟疫就和这东西有关。

    他们会利用瘟疫产生的混乱和痛苦吸收教徒,但进入教会只是开始,你会不断在恐惧与痛苦中堕入黑暗。

    希望?不…

    和假惺惺的圣光教会不同。那名黑暗不朽相信恐惧才是统治的秘诀。

    罗德尼斯青灰的脸上露出个玩味的笑容,毫不犹豫拔起瓶塞,将瓶子扔入了水井。

    扑通一声,

    瓶子落入水中,瓶口处不断扩散出绿色的光雾。

    做完这一切后,罗德尼斯瞬间化为一团黑烟向驻点折返。

    在进入窗户前,他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向对面的小楼看了一眼。

    “一切顺利吗?”

    正在等待他的卡尼问道。

    “一切正常。”

    罗德尼斯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

    对面小楼一扇窗户后,一名年轻人揉了揉眼睛。

    “怎么了?”

    旁边一名中年人问道。

    年轻人回答道:“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大概是太累眼花了吧。”

    就在这时,外面楼道突然响起沉重而杂乱的脚步声,随后一群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其中还有两个身着重型铠甲的庞大身影。

    荣耀骑士团!

    年轻人心里一惊,看来这件事不小。

    本地情报处的负责人是一名独眼老者,叫菲利普,他面色冷肃地说道:“路德,这位是康纳骑士,你把情况介绍一下。”

    叫路德的年轻人点了点头,“接到任务后,我就展开了监视和调查。”

    “这个地方被一伙来自银月联邦的商人买了下来,他们的首领名叫卡尼,附近没有出现吸血鬼伤人事件,这帮人也暂时没有异动。”

    情报主管菲利普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一旁,“康纳骑士,您怎么看?”

    “我收到的命令是配合你们,具体怎么做,帝皇陛下也没说。”

    康纳骑士微微一笑,“我想,你应该知道什么意思。”

    菲利普点了点头。

    做为帝国的统治者,帝皇的作风所有人都已经习惯。

    他并不喜欢揽权,而是在规则范围内,给予所有人最大自由和发挥。

    行不行,做成什么样,全看你的能力,有了全国统一的系统,自然有无数人能够取代你现在的位置。

    讲究资历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全凭成绩说话。

    想到这里,老者也不敢大意,他看了一眼众人,“密切监视,查清楚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接触过什么人,都要向我汇报!”

    接下来的几天里,双方互有动作。

    卡尼命令属下暂停了行动,等待瘟疫的爆发,而他则偶尔出去喝酒。

    于是,年轻贵族托尼也落入了情报处的视线。

    让他们奇怪的是,两人并没有多做什么,只是在一起喝酒扯淡。

    而此时,一些事情也在悄然发生着…

    大街上,咳嗽的人越来越多。

    各个医馆生意突然火爆起来,然而医士们却没有很好的办法,所有药草都似乎失去了作用。

    人们起初并不在意,因为在这个大6,疾病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再加上症状也不太重,多数人都能扛住。

    然而,这种疾病却在一天天加重,有不少人已经躺到了床上。

    发热、昏迷、呕吐,已经有抵抗力不佳的老人和孩子去世。

    一周后,卡尼如往常一样来到了会馆,这里明显冷清了不少。

    “卡尼先生,我在这儿…”

    胖子托尼挥了挥手。

    两人坐下后,胖子托尼就抱怨了起来,“大概我要待在家一阵了,现在生病的人越来越多,我家的货船都停了…”

    随即,他突然变得幸灾乐祸,“我父亲和那个弟弟也病了,总算能闭嘴,不再对我说那些难听话了。”

    卡尼微笑地喝了口酒,

    “说不定这是一个机会…”

    胖子托尼脸色一僵,“您,什么意思?”

    “你说呢?”

    卡尼的表情略带玩味。

    “不不不…”

    托尼连忙摇头,“我知道自己能耐,要是家族倒了,我也没什么好处。”

    窝囊废…

    卡尼心中冷笑,隐藏在桌子下的手开始轻轻挥舞。

    咳咳…咳…

    胖子托尼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紧接着胸闷,眼前一阵发黑。

    旁边的人惊恐地看了他一眼,连忙纷纷躲远。

    胖子托尼也是满脸惊慌,“我怎么…该死,一定是他们传染给了我…”

    这种来历不明的瘟疫,目前还没有什么有效手段,只会一天天加重死去。

    胖子托尼竟然吓得哭了起来。

    “先生,请您立刻离开!”

    收到消息的老板立刻赶来,隔着老远对他冷漠地吼道。

    托尼张了张嘴,本想骂一句,但又得罪不起对方,只能脸色惨白地往外走。

    卡尼一笑,随着跟了出去。

    托尼心中闪过一丝温暖,惨笑地问道:“卡尼先生,您不怕我传染吗?”

    “神会保佑你的…”

    卡尼微微一笑,突然抬起右手放在了托尼头顶。

    托尼惊奇地发现,那些让人难受的症状,竟然迅速消失不见。

    “卡尼先生,这这…”

    卡尼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这世界上,可不只有大骑士和法师两种超凡力量。”

    “不过,这只能暂时缓解,要想彻底解决,今晚来找我。”

    “记住,不要对任何人说!”

    说完,微笑着转身离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托尼心中充满了惊慌。

    他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可能已经卷入了一个漩涡中,可对方的警告又让他十分害怕。

    心慌意乱的坐上马车后,刚走了一条街,就被一群密探拦下。

    “你…你们要干什么?”

    托尼害怕极了,他知道这些黑衣人是干什么的。

    领头的密探脸色阴沉,“刚才那个人对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话?”

    托尼咽了口唾沫,识趣地一五一十讲述了起来…

    …

    卡尼一脸微笑地回到了驻处。

    他见多了这种胆小怕死的贵族,只要施加手段,就会乖乖投入教会,随后暗中发展势力。

    这种套路屡用不爽。

    就在他心情愉快地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的时候,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突然撞碎玻璃扔了进来。

    轰!

    剧烈的爆炸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