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真不想当皇上 > 章八十二 为兄此生最为钦服之人!
    大乾王朝·秦川郡·汉阳城

    此时此刻的汉阳城祭祀天坛,人头攒动,攘攘熙熙,正举行着一年之中最为重要的祭天典礼——春正月天地合祀!

    作为一年之始的祭天大典,其重要性自是可想而知。

    对于迷信封建的古代社会来说,这等干系着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祭天大典,哪怕是再为奢华繁琐,隆重以待也是丝毫并不为过!

    即便是穷困贫瘠的秦川郡,对于祭祀天坛的修建那可都是半点不敢马虎,规规矩矩的按照礼制要求严格修建。

    故而,若是放眼整个汉阳城内,非要找出一样能够拿得出手的建筑物,恐怕也就只剩下这祭祀天坛了。

    其建筑规格之高,用材用料之奢,所费工时之长,都远超郡府等官衙之所!

    即使相比于国都西京城中那处国之祭坛来说,却也是大同小异,丝毫挑不出半点毛病。

    唯一有所差距的,也只是占地面积大小而已。

    但规格礼制,却都是一脉相承,完全相同!

    当然,原本理应准备的祭祀牲畜——28头牛、33只羊、34口猪、2只鹿、12只兔,自是相应有所缩减。

    但即便如此,这对于本就穷困的秦川来说,一次性拿出如此之多的牲畜作为祭品,也已经很是奢侈了。

    “吉时已到~~~!”

    随着一声高唱陡然响起,一袭王服,头顶玉冠,面色肃穆的秦王赵政,便在礼官的导引之下,严谨认真,一板一眼的进行着一系列的祭天仪式。

    从‘提请’,到‘涤牲’,到‘省牲’,到‘演礼’,到‘斋戒’,再到‘上香’,到‘视笾豆’,到‘视牲’?到‘行礼’?最后到‘庆成’。

    这一连串复杂冗长,繁缛至极的流程仪式走下来?可真真是把原本还略有新奇的赵政给折腾个够呛。

    不过他也知祭祀大礼事关重大?并不敢有丝毫大意,即便心有不耐?但还是强忍着依照礼制将流程全数走完。

    待得祭天大典终于完毕之后,这才长松口气?不禁微微而叹。

    “这一套流程走下来……可真真是累人呐!”

    一旁的宋王赵谦见此情形?忍不住轻笑一声,打趣而道。

    “祭礼是累,但不知有多少人……都想拥有这等机会呢?”

    “害~,皇兄却是说笑了?这王位即便再如何尊崇……不也丝毫入不了皇兄法眼么?”

    赵政连连摆手?同样打趣而道。

    “呵呵,为兄哪有你想的那般超凡脱俗啊……不过是,看淡了许多世事罢了……”

    赵谦轻轻摇首,不甚在意般出神而道。

    “这……”

    赵政顿时一怔,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才好。

    毕竟他本身就不过是一介俗人而已?自然无法理解六皇兄这等超人一等的心境与想法。

    “九弟,你可知为兄此生……最为钦服之人是谁么?”

    赵谦转过头来?望着九弟赵政怔神挠头的模样,不禁笑而说道。

    “哦?却为何人?”

    言及此处?赵政倒真还升起了几分兴趣。

    “为兄此生钦服之人惟有两人,其一……便是南阳经神——左老先生!”

    说到这里?赵谦嘴角不由勾勒出一丝微笑?面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景仰之情。

    “左老先生么?”

    赵政闻言顿时颔首?显然这个回答并不出乎所料。

    六皇兄对于左老先生的敬重,从他入秦之后第一时间便去主动拜访左老,且平日间闲来无事都往来于学宫之中便可窥一二。

    故而这个回答,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为兄之所以钦服左老先生,不单单是敬服于左老的学识与品行,更为重要的……是钦服于左老虽出身寒门,却从未熄灭过的那颗奋进之心!”

    赵谦面露出神之色,油然感慨而道。

    “自古寒门难出贵子……但也正因如此,才更能磨砺出一个人的意志与决心!”

    言罢,赵谦竟忍不住握紧双拳,面露遗憾而道。

    “这种从低到高,从卑到尊,从无到有的人生经历……却才是一个人一生之中,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啊!”

    闻听此言,就连自认为秉承着闲鱼心态的赵政,也不禁微微颔首,附声而道。

    “是啊……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他本是习惯性的引用后世耳熟能详的格言诗句,但却不料如此随口一言,反倒是惊的赵谦顿时愣在当场,一脸愕然般的望着九弟。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赵谦喃喃重复着这两句人生格言,却是越品越觉意韵悠长,越想越觉词意干练!

    “九弟,没想到你……竟还能总结出如此深彻感悟!”

    他不由惊讶的望向九弟赵政,万万未曾想到,九弟随口一言,却是如此的语出惊人,令人惊叹!

    “呃……”

    赵政闻言顿时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这两句话应当是未在这个世界有所出现,于是便引得六皇兄这般惊愕。

    “害~不过是随口瞎扯罢了,瞎扯罢了……”

    他当即连连摆手,着实是有些哭笑不得。

    “九弟!仅仅随口瞎扯便能够有此感悟……你可真真是才学惊人呐!”

    文学造诣极深的赵谦,却又如何能当这两句话是随口瞎扯呢?

    他当即不住摇首,面露钦佩般感慨而道,

    这仅仅不过两句而已,却完全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尽数抒发!

    字里行间,满满都透露着阵阵惊人才气!

    “别别别,皇兄万万莫要折煞与我!哦对了……皇兄你不是说此生最为钦服之人,总计两人么?”

    赵政闻听此言,顿时连连摆手,旋即心中一动,连忙转移话题而道。

    “还不知另外一人却是何人?竟能与左老先生相提并论呢?”

    赵谦闻言登时一笑,却是面露神秘般低声而道。

    “此人……乃为兄游历大骊之时,偶然所遇的千年罕出之天纵奇才!”

    “什么?千年罕出之……天纵奇才?”

    此言一出,赵政顿时一惊!

    却是万万未曾想到,六皇兄这般温润谦逊之人,会从他的口中道出这等夸张论断!

    千年罕出之天纵奇才?

    这等评语……却也是能随意道出口的么?

    这也幸好是从六皇兄赵谦口中道出,若是换做旁人,赵政自然会用一种带有怀疑的目光去审视此人!

    “不错!为兄此等评论,绝非妄言虚言!”

    赵谦见九弟赵政面露异色,顿时便一脸郑重的肯定而道。

    “一直以来,为兄颇自得于自己天资聪颖,才气横溢!然若是比及此人……”

    言及此处,赵谦不禁微微摇首,由衷而叹。

    “为兄却还是相距甚远啊!”

    “这……”

    赵政一脸不可思议之色,显然万万未曾想到,六皇兄竟会亲口自认不如!

    甚至于不是略有差距,而是赤裸裸的相距甚远……

    试问如此之言,却又如何不令人大感惊奇呢?

    “不曾想世间竟还有这等天纵之才啊……”

    赵政对于六皇兄之评语自然毫不怀疑,顿时便面露感慨般连连摇首。

    心中却是大感心动,不禁畅想而道。

    若是六皇兄所言此等不世之才,能够为我所用却该多好啊……

    “怎么?九弟也对于此等大才有所兴趣么?”

    赵谦见此情形,心中微微一动,不禁轻笑而道。

    “那是自然……只不过秦川贫瘠至此,也只是痴心妄想罢了!”

    赵政苦笑一声,连连摇首而道。

    自己这小小秦国能有几斤几两,他身为国君却还不够清楚么?

    那等千年罕出之天纵奇才,又如何会投往这地处边郡的小小秦国呢?

    “哈哈!世间之事,本无定数!何须如此自暴自弃呢?”

    赵谦闻言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却是轻轻拍了拍九弟的肩膀,意有所指般安慰而道。

    “或许哪一日……如此大才便会主动送上门来却也说不定呢?”

    “害~皇兄你可别打趣我了!”

    赵政登时失笑,连连摆手而道。

    “我却是何德何能,能够使皇兄口中这位天纵之才……弃大骊而投弱秦呢?”

    赵谦顿时摇首,当即收敛笑意,面色认真而道。

    “九弟万万不可妄自菲薄!最起码在为兄心中……”

    言及此处,赵谦不禁握住九弟双手,郑重感慨而道。

    “你便是为兄此生之中……第三位钦服之人!”

    赵政闻听此言,登时失声无语……

    ……

    “巍巍九州,泱泱华夏,尝有论及天下才气之言!

    然以吾之见,天下才气若分一石!

    则魏鞅独得八斗,吾与秦王亦得半斗,自古及今共分一斗也!”

    ——《游仙随笔》·无名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