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玄幻小说 > 天之钟 > 第135章 相同的目标
    “谢,谢谢…”

    眼角低垂的泪尚未擦干,俏脸绯红羞意满满的洛晚晴抽抽搭搭好久,方才将这一句感谢说出。

    帮忙为其擦拭眼泪,眼含深情的白黎嘴上却还是不饶人的取笑道“不嫌羞啊,看把你感动的,要是让他知道你这傻样儿,指不定能高兴上几年。”

    仿佛在甜蜜中失了智,对此,洛晚晴只是痴痴一笑,却又将怀中的麻衣摊开,一脸柔情的喃喃道“活着就好,还活着就好…”

    见此情形,不知道该说些的什么的白黎也只好静静地坐在洛晚晴身旁,看着她那副,时而笑时而哭的疯癫模样。

    “赚到了呢…”

    良久,情绪逐渐稳定的洛晚晴将麻衣小心叠放好存入光玉手镯,可脸上的幸福依旧难掩。

    “什么?”

    一时摸不到头绪,白黎显得尤为困惑。

    “还记得星沦吧?”

    闻言,白黎点了点头没有吱声,毕竟在那件事情上,自己根本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单论结果来说,也算是自己灰头土脸的落荒而逃。

    “其实…”

    原想将星沦的伤势之谜告诉白黎,可一想到事情已经结束,多一事也不如少一事,洛晚晴便改口道“其实没必要太在意,况且我也已经给摆平了。”

    “呃…”

    吃惊到像是打了个嗝,从白黎的表情来看,似乎怎么都不会想到洛晚晴会施以援手。

    良久,回过神来的白黎却并未感到开心,以她对星家的了解,是绝对不会轻易罢手的,即使做出让步,也定是提出了十分过分的要求,当下便问道“你答应了他们什么条件?”

    “也没什么,就是清理下凌空城附近的一些喽啰。”

    轻哼一声显得满不在乎,可白黎却是一脸的后怕。

    “紧张什么,我会摆平的,只不过不会那么轻松罢了。”

    并未因白黎的担心而影响心情,洛晚晴还是一如既往的安之若素。

    对此,白黎也不再多说些什么,只好将话题引向别处,毕竟凌空城一役最快也要数月之久,自己现在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多陪她聊聊天。

    星府,后花园…

    午后,稍显昏黄的阳光洒在静谧的花园,远远望去,就像是镀了一层金粉,令其平凡的花草转瞬变得金贵起来。

    花丛间,不时传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细看过后,却见一位妙龄少女正在清歌妙舞,在她的身旁,还有一位女子正在偷偷使坏故意捉弄,不时还取笑道“瞎嚷嚷什么呀,疯疯癫癫的。”

    “姐姐你讨厌!”

    冰蓝色的眼睛升起一阵羞恼,只见少女猛地扑进女子怀中,也许是太过大力,星雅后退几步方才稳住,后又用力将其抱起,旋转几圈后笑道“婉儿长大了,姐姐都快要抱不动了。”

    落下来后又晕头转向,星婉摇摇晃晃了好久,最终一屁股坐在草坪上,其呆萌模样又令星雅笑了好一阵子。

    铜亭内,望着嬉笑的两人,春香却是满面疑惑的小声道“秋韵姐,二小姐她是不是病了,怎么样子和…”

    “做好自己该做的,哪儿有那么多问题?!”

    一语未完,没曾想一旁的冬雅便厉声喝止,而三番五次受到恐吓的春香也难忍委屈的红了眼,而这一举动,也让冬雅变得更为生气,好在一旁秋韵使了使眼色,方才得以化解。

    扭头看着快哭了的春香,秋韵摇了摇头,笑道“不是所有的疑惑都应该被解开,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难道不是吗?”

    虽然听懂了秋韵的意思,可春香显然还是心有怨言,无从释放的她只好坐在一旁,独自一个人生着闷气。

    恰逢此时,夏华也已赶到此地,怀中还抱着两三本古典书籍她虽是气喘吁吁,但在看到三人各有不同心情的脸,当下也是不敢吭声。

    直到过了很久,跟星婉玩累的星雅返回厅内,气氛方才有所好转。

    “大小姐,您要的书。”

    连忙向前递上书籍,而一旁的春香也收起怨气,为其倒茶。

    “谢谢。”

    伸手接过点头致谢,比起主仆,几人的关系更像是姐妹。

    并未翻开观看,也未喝茶解渴,星雅只是看到分开站和坐的四人,问道“又吵架了?发生了什么说说看吧。”

    相识一眼均不敢开口,而看到这一幕的星雅则是笑道“怎么了,难道我们几个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这一问显然是给了春香底气,也不再惧怕冬雅的眼神威胁,当下便坐在星雅身旁问道“大小姐,二小姐她怎么了,明明都过了十年了,可身体却…”

    迫切寻求答案的心情夏然而止,终于意识到冬雅为何会如此生气的春香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微微一愣,虽然春香的话没有说完,可也已接近尾声,听懂意思的星雅轻叹口气,随后望着亭外那位“长不大”的妹妹,苦笑道“具体原因我也无从得知,即便请了很多名医前来查看,可结果依旧是无疾而终,婉儿的身体,似乎永远也无法长大…”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令自己安心的事情,星雅她松了口气,有些庆幸道“好在,婉儿的心智也停留在童年时期,再加上拥有不错的体质以及精纯的灵气,未来的她,可以就这样长长久久的开心下去。”

    看到低下头的春香,星雅拉着她的手笑道“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去陪陪婉儿吧。”

    “嗯,知道了…”

    起身点了点头,四人同步走向花园,而见众人远去,星雅方才将书籍打开,从内容来看,都是些药物配方以及药材图鉴。

    “还真挺难的,要想学以致用,恐怕要等到好久。”

    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明明还没看多久,星雅便感到有些吃不消了,但是很快便又调整好状态,专心钻研起来。

    府内…

    大致痊愈的星沦从走廊行至正厅,望着只有少数修剪枝藤的杂役,方才想下午有族会要开,可此刻再去显然已晚,无奈只好坐至台阶上,脑海中,还在回忆着父亲清晨来自己房内告知的消息。

    “就这样收手么…”

    摆在脸前的手掌狠狠握拳,看来对于程莹,星沦仍存有极深的怨恨。

    “罢了,毕竟也是我咎由自取,况且她对我,也只有不屑而已。”

    良久,星沦握紧的拳头渐渐松开,看来经过昨天的事件,他也变得成熟了不少。

    “现在才要开始,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如今的我,已不是昔日的庸才…”

    缓缓起身,望着院内忙碌的众人,将手掌摁在胸前的星沦在心中暗想,而后便又扭身离开,他深知自己要学的还有很多,也极其的在意复测过后,那场可以让自己一鸣惊人的,新秀争霸赛!

    琉璃雪山附近…

    “玲玲学姐,你说的地方到底在哪儿啊,这马上就要进入琉璃雪山了。”

    望着前方带路的少女,满腹疑惑的韩梦不禁问道,毕竟这里可不是自己现在能够进入的地方,当然也不愿为了提升实力而丢了性命。

    并未回答,婼玲玲只是回头给了后者一个安心的笑容,而后又加快了步伐。

    虽然有些害怕,但也知道婼玲玲不会欺骗自己,韩梦也不由快步跟上。

    “看吧,这里可是我意外找到的好地方!”

    良久,在石窟前停下脚步的婼玲玲回头笑道。

    望着与苍白雪山截然相反的黑岩石窟,韩梦不由打了个冷颤,小声问道“这里,该不会有什么厉害的野兽吧?”

    “放心啦,当年我跟父母吵架一时生气离家出走,第一个夜晚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别看现在不怎么样,等下进去的时候,你可别傻眼。”

    挥了挥手示意没什么大不了,相对于婼玲玲神气的样子,韩梦却是满腹狐疑,可事已至此,也只好硬着头皮进去……

    冰雪城,铁匠铺…

    “哎呀程莹姐姐,我都说去了,你别拉我嘛…”

    不满的嘟囔响起,一脸羞红的凌雪望着不远处的铁匠铺,似乎又打起了退堂鼓,可程莹却丝毫不给机会,边推边拉的将她扯在铺前。

    呆站在原地却又不敢开口,三番五次脱逃失败的凌雪低下了头。

    看到这一幕,哭笑不得程莹也不再坚持,将手松开后朝里面喊道“王…”

    “嘿嘿嘿,客人您看看吧,我这刀剑实属精品呐。”

    不等程莹讲完,从中走出的铁匠便搓着手小跑前来推销产品,可当看到是程莹和凌雪后,却又一脸不屑的转身回躺在摇椅之上。

    看到态度急转直下的无能铁匠,想起那天扎到脚的痛苦,积怨已久的程莹不由厉声道“你什么意思?!”

    随意瞥了一眼,可能是觉得有点儿了冷,从地面捡起那件磨损大衣盖在身上的铁匠开口道“那小子有两天没来了,还有,以后不买东西就赶紧滚,我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你们这些小鬼头身上。”

    “你!”

    “程莹姐姐算了…”

    眼看程莹又要发火,连忙劝阻的凌雪示意和这种人不必计较。

    “你给我记住!”

    虽然明理但气势上却不能输,再丢下一句狠话后,程莹方才同凌雪离开。

    很快,天边又泛起了霞光,一日似乎也因此而要走向终点,城中,来往的行人越来越少,部分摊贩也已收摊回家,可在不同的角落里,仍还有人不畏严寒和饥饿在艰苦奋斗。

    修灵者也好,普通人也罢,起点不同的他们,似乎都在为了那个看似不同实则相同的目标而努力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