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有一个变异胃 > 第六章 大获全胜
    林玄目光一亮,多门武功叠加,果然有效。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武功都能叠加,比如破山拳和金玉指,施展破山拳的时候,就不能施展金玉指,施展金玉指的时候,不能施展破山拳。

    两门武功各有招式,除非林玄能一心二用,两手分别施展不同的武功,才能将金玉指、破山拳同时使出。

    可铁身功、铁砂掌不同于破山拳,这两门武功主要是强化身体、手掌,不限于招式。

    排云劲一样,也不限于招式,不过排云劲不强化身体,强的是体内那股内劲,可以将内劲离体攻击,也可以作用于身体各个部位。

    没有具体招式的,只是纯粹提升身体强度、力量的武功,可以叠加。

    只不过,每一门武功对身体的力量提升,都有重合之处,并不是说四门武功叠加,力量便是四门武功的力量之和,而是要减去力量重合部分,但还是有不小的增幅。

    并且,金玉指对十三太保横炼金钟罩,是以点击面,当力量足够强,而赵山河的十三太保横炼金钟罩又没有修炼圆满,自然能够打破他的防御。

    林玄、赵山河虽然远离山谷战场,在一旁山坡上战斗,可关注二者战斗的人,却不在少数。

    见赵山河惨叫后退,黑风寨的匪贼无不脸色大变,心生骇然。

    与林宇飞正激战中的黑衣人,余光看到这一幕,也露出了震撼之色,简直万万不敢相信,赵山河会败在林玄手下。

    “就算你是铁打的身体,又挨得了几个铁钉?我戳死你。”

    林玄喝道,大步如流星冲向赵山河,泛着金玉光泽的手指,直戳赵山河咽喉。

    赵山河脸上没了之前的嚣张自信之色,目光中透露出一抹忌惮与惊骇,哪敢让林玄戳中自己的咽喉,那不得将喉咙戳出一个洞来?

    身体被戳个洞还能忍受得了,咽喉被戳个洞,会成致命之伤。

    赵山河连忙后退,挥拳格挡林玄手臂,不敢与林玄的金玉指正面碰撞。

    如此一来,就像是普通人两手空空,与一个拿着刀子的人战斗,赵山河大落下风,伤口处鲜血汩汩。

    赵山河知道自己败势已定,不宜再战,大喝一声:“撤!”

    话音落,赵山河武功一变,面目端庄,化拳为掌,对林玄微微躬身,双掌合拢如刀,一劈而下。

    林玄眼前一个恍惚,好似看到一个金身和尚向自己参拜,心中没来由的一紧,大感危险。

    刹那间,林玄连忙变指为拳,金玉指改成了破山拳,铁身功、铁砂掌、排云劲的力量不变,与赵山河硬拼了一记。

    轰的一声爆响!

    林玄感觉一股不可抗横的力量冲击而来,刹那间,气劲如墙,轰在林玄身上,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飞了起来。

    眨眼间,林玄向后方飞退出上七八米,落地后,又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身上一阵酸麻,出拳的手臂更是隐隐作痛。

    刚才那一记硬碰,若不是变指为拳,仅是手指碰撞,如此恐怖的力量冲击,恐怕会将手指撞断了去。

    林玄倒是没料到,赵山河竟然还有如此一招绝技,威力骇人听闻。

    不过,赵山河显然没能完全掌握这一招,否则之前就应该施展出来。

    此刻,林玄被击退,赵山河趁机转身而逃,身体几个起落便钻入密林之中。

    山林间,林玄不熟悉环境,再加上对赵山河那一招绝技有所忌惮,没有追赶。

    “等我将排云劲、铁身功、铁砂掌都修炼圆满,再去黑风寨取你狗命!”

    林玄看着赵山河消失的身影,心中暗道。

    不说今日赵山河带人伏击林家商队,仅是二十年前的旧仇,也足够林玄对他心生杀机。

    落云谷中,黑衣人滑溜得很,赵山河还没说撤,只是见到赵山河落败,黑衣人便知今日功归一溃,抽身退走。

    黑风寨的匪贼本就被林家护卫杀得大败,听到赵山河一声撤,连忙向两旁山坡上冲去,逃入密林中。

    林家护卫,趁机追杀一阵,从山谷到密林之间,山坡上留下了一具具尸体。

    一开始,林家护卫成四人一小组全力防守,黑风寨的匪贼没占到上风,双方没多少死伤。

    不过,当林玄引走了赵山河,林地没有人阻挡,再加上一百精锐武者加入战斗,形势便大逆转,黑风寨匪贼开始出现大片死伤。

    最后溃败而逃,追杀中又死了不少,总共足有二百匪贼丧命,伤者更多。

    此战,林家大获全胜。

    战斗一结束,林宇飞便开始为林晋楚疗伤,先用内劲封住伤口附近的穴道,再用治疗外伤的药膏抹上。

    林玄从山坡上下来,林家商队的护卫看着他,皆一脸不敢置信之色。

    不敢相信,他们眼中的废物三少爷,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实力,连黑风寨大当家赵山河都败在他手下。

    这种感觉,从林家堡而来的护卫前天晚上就已经感受过了。

    林地向前,与林玄护手撞了下身体,一脸惊喜的道:“小三,你好样的,没想到你都成长到如此地步了,大出我的意料啊!”

    哪怕林地知道林玄自从服用了洗髓丹之后就如同开了窍一般,武功一学就会,一会就精,可也万万没想到,林玄短短一个多月,实力已经比赵山河更胜一筹。

    若非亲眼所见,林地想都不敢想。

    林玄淡然一笑,道:“晋楚歌的伤势如何?”

    “不碍事,不碍事,一点皮外伤罢了。”

    林晋楚裂嘴挤出一个笑容,道:“林玄,你今天可真是让我们都大开眼界。”

    林宇飞道:“别逞强,伤口挺深的,万幸没伤到脏腑,先去马车上躺着吧,少说要躺个三五天。”

    林宇飞挥挥手,顿时便有两名护卫向前,将林晋楚驾走。

    林宇飞看着林玄,满脸欣慰,拍了拍林玄的肩膀,道:“你现在比我都更强了,你娘在九泉之下若是知道,必定欢喜。”

    林玄道:“用不了多久,待我将武功都修炼圆满,便去黑风寨宰了赵山河,用他的人头祭拜娘亲。”

    将武功修炼至圆满,常人想都不敢想,这是修炼一生都难以做到的事,可在林玄口中,似乎轻而易举。

    林宇飞、林地都知道,林玄有这样的本事。

    林宇飞点点头,皱着眉头,透露着忧虑之色。

    林地道:“爹,今天我们大获全胜,你怎么还不高兴?”

    林宇飞道:“穆家与黑风寨联手,这不是个好兆头,定有原因。”

    林地抓了抓脑袋,道:“是啊,穆家是林木县的豪门望族,黑风寨是匪贼,他们怎么会联手?”

    林玄顺着林宇飞的话一想,眉宇间也露出一抹忧色,道:“大哥在北斗武院修炼,有望问鼎先天,穆家与黑风寨勾结害了林家,若是被大哥知道……将来必找穆家算账,除非……难不成大哥那边出了问题,这才让穆家无后顾之忧?”

    林宇飞的眉头又皱紧了一分,道:“从我判断出穆战龙身份的那一刻开始,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可能,不知道天儿在北斗武院如何了?”

    林地听了大急,道:“那怎么办?要不我去北斗武院看看大哥,探听下消息?”

    林宇飞道:“山高路院,等你前往北斗武院,黄花菜都凉了,先回林家堡再说,天儿若有事,应该会将消息传回林家。”

    ……

    傍晚时分。

    林家商队回到林家堡。

    林玄骑马,和林地居于林宇飞左右,远远的便看到林家堡堡门大开。

    林玄目光一凝,他离开时,特别交待,林家堡的人不归,任何人来了也不能开堡门。

    “驾!”

    林玄快马加鞭,向林家堡而去。

    林宇飞、林地见状,也快马加鞭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