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启禀王爷:王妃,又盗墓啦! > 第1136章 往事揭开序幕
    古悦这才意识到今天自己真的是闯祸了,赶紧走到厢房门口,“姐姐,今天的事情要怪你就怪我,他本来是不想来的,说你看见他会心情不好,是我逼他来的,就算是当年他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这么多年已经过去了,一切恩怨都可以变淡……”

    “你误会了,你们都误会了,他从来都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她,一切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慕容宛如在厢房里大声的说道,已经掺杂了哭声。

    “不,宛如,是本王对不起你,没有照顾好你,你一点点都没有错,从始至终都是本王的错,本王欠你的,这一辈子也还不清了……”

    “父王,额娘,你们的话我怎么听不清白?”凤儿都要哭出来了。

    赫连宇赶紧走过来,轻轻的搂住凤儿的肩膀,“凤儿,他们的事情必定有他们自己的苦衷,我们只要心里清楚自己有一个好父王和一个好额娘就够了……”

    清容在一旁一直抹着眼泪,对赫连宇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怨恨。

    不仅仅凤儿好奇,古悦更好奇,两个人都说是自己的错,对方都没有错,可是,到底是谁的错?

    如果都没有错,两个人之间也没有怨恨,为什么几年之前要分开,到了今时今日,慕容宛如也不愿意见赫连宇?

    “姐姐,不管谁对谁错都好,你们彼此心里都没有怨恨就行了,既然没有怨恨,又何必逃避了,姐姐,你可能不知道吧?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很惦记你,常常偷偷的来看你,因为知道你不想见他,他都是趁着晚上偷偷的来的,上次他去边境,也来看过你一次……”

    “额娘,父王真的很关心你,有一次父王知道你感染了风寒,立即让人给你送药来,虽然他一直不在你的身边,可是却一直注意着这边的一举一动……”赫连宇也赶紧说道。

    “不要说了……”卧房里的慕容宛如突然间放声的痛哭起来。

    古悦立即掀起布帘走了进去,只见慕容宛如倚在床柱上,哭的像个泪人一样。

    苏沫沫在一旁安慰着,“伯母,别伤心了,既然过去的事情让您这么不开心,以后就不要想了……”

    古悦突然间往地上一跪,一脸的愧疚,“姐姐,今天真的是我多事了,也不是我逼着他来见你,根本就不会让你伤心,以后,我再也不会好奇你们当年的事情,你们不提,我们保证不会再提起半个字……”

    “你快点起来……”慕容宛如又是一副慌张的样子,“沫沫,把她扶起来,她现在是王妃,想知道当年的事情是情有可原,只不过……”

    苏沫沫已经走过去,将古悦扶了起来,“今天的事情谁也不想发生的,你也犯不着怪自己……”

    “可是,整件事情是我挑起来的,我真的错了,真的没有想到姐姐内心有这么大的伤痛……”

    “你错了,王爷心里的伤痛才更大,不过,他是男人,有苦也不会说出来的……”眼泪又从慕容宛如的眼睛里滑落下来,“你真的一点错都没有,你是王爷身边的女人,有权利知道这一切……”

    “不,我以后什么也不想知道了,因为我知道当年的事情对于你们来说是永远都无法愈合的伤口,我不想再一次揭开你们的伤口,让你们都疼痛……”

    “你说的对,当年的事情对我们的伤害很大,但是,有些事情藏在心里也是很辛苦的,今天,我们三个人既然碰到一起了,就证明老天爷也不想让这个秘密继续隐藏下去。”

    慕容宛如突然将脸上的泪水一抹,目光瞬间变得坚定起来,“沫沫,你和隶儿,还有凤儿,去后面的山坡上摘桃吧,现在正是桃子成熟的季节,待会带一些回王府去……”

    苏沫沫明白慕容宛如是想支开他们,随即点了点头,“知道了。”

    随即走了出去,“我们去摘桃。”

    凤儿和赫连隶早就听见了厢房里的话,跟着苏沫沫一起离开了厅堂。

    清容也马上说道:“王爷进去和夫人说几句吧,其实,这些年夫人也挺想念王爷的,经常让奴婢做王爷喜欢吃的菜……”

    赫连宇眼睛也湿润了,轻轻的掀开布帘走了进去,轻唤了一声,“宛如……”

    慕容宛如从床上站起来,可是刚刚站起来,身体就微微的一颤,似乎站不住一样。

    古悦赶紧扶着她,“姐姐,如果你不想说,真的不勉强……”

    慕容宛如的目光在赫连宇的脸上游离着,眼底又泛起泪光,“几年不见,王爷……的变化并不大……不像我……变得苍老了许多……”

    “宛如,在本王的眼里,你还是当初那个扬着马鞭,骑着骏马奔驰……在草原上的那个小姑娘,本王过一段时间就想来……看看你,每当看见你在这里生活的很平静,本王真的觉得很欣慰……”

    赫连宇的声音哽咽着,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目光也一直停留在慕容宛如的脸上,这张脸曾经是他最深刻的记忆,如今,这张脸洗尽铅华,拥有更多的是平静与淡泊。

    “可惜,当年我们无论如何都回不去了……”慕容宛如又一抹眼泪,然后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望向古悦。

    “外面都谣传是王爷休了我,然后赶我出府,我无处容身,所以才栖身在这慈云寺的后山,可事实上恰恰相反,是我逼着王爷写下休书,然后不顾他的挽留,离开王府,我本来是打算一走了之的,可是终究舍不得凤儿和隶儿,所以才留在皇城里……

    王爷一直不澄清这个谣言,其实是想维护我的清誉,可是却让王爷成了一个无情无义,抛弃结发妻子的坏人。”

    “宛如,你不能这么说,在本王的心目中,你一直是清清白白的,你是被本王给连累了,本王欠你的这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烈女不侍二夫,我有了第二个男人,就是对王爷的不忠,王爷宽宏大度,既往不咎,让我过了十年幸福的生活,我真的很知足,也很感激王爷……”

    古悦内心一震:不忠?

    在这个封建的时空里,女子的清誉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