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豪门逆袭:暖心总裁不好撩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再起波澜
    动静越闹越大,几乎整个设计部工作室的人都来到宛晨曦和小组长周围。

    甚至有其他部门的人也围观在设计部工作室的门口,除了一些岗位上的人对这些事情司空见惯,毫无兴趣理会这些勾心斗角之外,基本上都在看热闹。

    “朱设计师,就算你是带我的设计师,你也没有权力不分青红皂白地就让我道歉,如果你这样不明事理,我觉得我也没有必要跟着你学习,你也教不了我什么,难不成学你们不分对错地打压新人?若是这样,不学也罢。”宛晨曦冷冷地说道。

    说实话,就算是朱设计师对宛晨曦爱答不理的,把宛晨曦打发到做杂七杂八事的地方去,宛晨曦也对她毫无怨言,甚至对她毕恭毕敬,完全将朱设计师当成是自己的老师。

    可今天的事情让宛晨曦觉得,这样的人不值得她尊敬,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这件事就是小组长自己的责任,完全就是欺负她是新人。

    小组长冷笑,暗道宛晨曦这个愣头青,仗着一股子冲动劲,不仅得罪自己,还把带她的师傅都得罪了,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朱设计师,你也看到了,这个小丫头简直目中无人,连你这个师傅也不放在眼里,你觉得我她还能留在设计部吗?”小组长对着朱设计师笑道。

    “太目中无人了,组长,你放心,我一定会和总监说,让这个不知好歹的臭丫头滚出设计部,我们设计部不需要这样不懂人情世故,没有半点教养的员工,就算她现在求我,我也绝对不会带她。”

    朱设计师的反应早已在小组长的意料之中了,别人她还不敢说,这个朱设计师不仅脾气暴躁无比,更是东海市乃至全国也是不可多得的珠宝设计师,眼高于顶,从宛晨曦进入到设计部后根本就看不上宛晨曦。

    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顶撞她,对她不尊重,而且这个朱设计师还和小组长有着亲戚关系,不然以朱设计师的为人,说不定还真的会维护宛晨曦。

    可宛晨曦不知道呀,就算是她知道朱设计师和小组长之间的特殊关系,她也不会害怕,甚至还会反驳得更激烈。

    “谁要你带啊?说得好像是我求着让你可怜我一样,就算没有你带我,以后我也不一定就比你差。”宛晨曦鄙夷道。

    就算这个朱设计师有真才实学,就冲她那不分青红皂白就训斥自己,不讲是非曲直,宛晨曦就绝不会继续待在她身边学习。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和她这样的人在一起,说不定自己也会被她影响到,让自己和她同流合污。

    “朱设计师,你看这个臭丫头新人,完全没把你放在眼里,你真的能忍得了吗?要是我,不把她赶出公司决不罢休。”小组长火上浇油地对着朱设计师拱火道。

    “这又有你什么事呀,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宛晨曦又怼向小组长。

    要不是小组长在一旁拱火,一直在火上浇油,说不定朱设计师也不会那么生气,甚至还有可能就此作罢,最多离开这里,不插手这件事。

    可小组长不仅火上浇油,还不断地刺激着宛晨曦,其阴险之心昭然若揭。

    在场的所有人基本上都能看出小组长打的什么算盘,但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为宛晨曦这么一个新人得罪小组长,甚至还有可能得罪朱设计师,谁会那么傻呢?

    平时就连一些主管都不敢太过于得罪小组长和朱设计师,他们背后或多或少也有着刘副总的影子,有刘副总做靠山,确实能够让他们在设计横行无忌了。

    其他人不敢得罪小组长和朱设计师,但宛晨曦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别人都欺负到鼻子上来了,难道还要舔着笑脸让他们欺负吗?

    宛晨曦不是这样的人,别人敬她一尺,她还别人一丈,但若是别人欺负她一次,就决不允许有第二次。

    “你说的对,这样没有教养的新人,必须让她滚出设计部,不仅要滚出设计部,还要让她从公司里滚蛋,我要让她在珠宝设计行业别想混下去。”

    朱设计师色厉内荏,一张涂满脂粉的老脸扭曲成一团,看着就觉得吓人。

    “对就这样做,不然她还不长记性,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招惹的。”小组长嚣张地笑道。

    “这是‘诺言’,不是你们的家,凭什么你们说了算,就算是开除我,也轮不到你们做主。”宛晨曦气急的盯着小组长大声说道。

    “是呀,这样欺负新人太过分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这么为难她吧,看着人家也没做错什么,至于这么狠吗?”

    “唉,谁让这个新人小姑娘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呢,朱设计师可是睚眦必报的人,那个组长背后好像有刘副总撑腰呢!”

    “真的?那这个新人估计惨了,被这样两个人记恨上,以后在珠宝设计这个行业真的很难混下去了。”

    “谁说不是呢!可怜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了。”

    周围员工同事纷纷小声的议论着,基本上都在为宛晨曦抱不平。

    也有少数人是站在小组长和朱设计师这边,他们认为宛晨曦作为一个新人,就应该低调行事,不该和小组长和朱设计师这样的老员工发生冲突,老老实实认错不就好了,干嘛要那么认死理呀。

    宛晨曦看向四周围观的同事们,没有一个人敢对上宛晨曦的目光,都在闪躲着,唯恐和宛晨曦牵扯上点关系,得罪小组长和朱设计师。

    “在这里我就能说了算,就算是总监也会给我几分面子,你不过就是一个刚来几天的新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你就继续嚣张啊,等着吧,会有你哭的时候。我可好心提醒你,报表要是丢了,不仅你要丢掉饭碗,公司还会追究你泄露公司机密的责任,那可是机密数据。”小组长阴冷的笑道。

    好心?是不安好心吧?想看自己倒霉,也不想想这是谁的责任,就算自己倒霉,你们也逃脱不了干系,宛晨曦轻啐一口。

    “哼,让开。”

    宛晨曦弯下腰,将被小组长弄得散乱的设计稿文件一份一份捡起来,排列整齐后不再理会阴险狡诈的小组长和已经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的朱设计师,准备给会议室送过去。

    “宛晨曦你...”朱设计师无法忍受宛晨曦竟然无视她的存在,气急的想要继续斥责。

    小组长连忙拦住朱设计师,冷笑道:“朱设计师,何必跟这个不是抬举的新人生气呢?反正她也在这里呆不久了,你说是吧,走,去我那,我那里有一盒好茶,请你品品?”

    “好吧。”

    朱设计师被小组长被推半就的拉走了,两个年纪都不小的女人聚集在一起,肯定又是免不了对宛晨曦的一番讨伐,不过宛晨曦才不会在乎她们在背后怎么编排自己。

    其他好事的同事见事情就这么简单解决了,悻悻地散去,不过他们都很同情宛晨曦这个新人,才刚到设计部没几天就要卷铺盖滚蛋了,可能在珠宝设计这行都没法混下去,着实令人唏嘘不已。

    宛晨曦抱着设计稿文件急匆匆地向会议室赶去,她不是担心自己会挨骂,甚至被赶出设计部,而是她怕耽误了上官秋寒的正事。

    刚走出设计部,宛晨曦就看到胡佳怡怒气冲冲地向她走来,一见到宛晨曦就想要一巴掌向宛晨曦打来,幸好宛晨曦一出门就看到了胡佳怡,看胡佳怡的样子一定是来找她麻烦的,心里有了戒备,这才没被胡佳怡打到。

    “胡主管,你干嘛,为什么动手打人啊?”宛晨曦气愤的问道,胡佳怡太可恶了,一见面就想打人,真以为她好欺负呀。

    “你还有脸说?我让你打印设计稿文件,给总监送过去,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胡佳怡恨透了宛晨曦,本来她就耽误了时间,想着让宛晨曦送过去,要挨骂也是宛晨曦挨骂,没想到宛晨曦是把文件送过去,但送的却不是设计稿文件,而是销售部的报表。

    就在刚才,总监当着寒总的面把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完全没有给她留半点面子,甚至要她为这件事作出解释,胡佳怡没有办法,这才和总监解释,是她监管不利,让手下人拿错了文件。

    可看寒总的脸色,明显对这件事很不满意,也对,怎么会满意呢?

    在百忙之中特意抽出时间来视察设计部的设计稿情况,参加设计部的会议,原本上官秋寒还以为这次的设计能够让他满意,可拿到手一看,竟然是销售部的报表,怎么能不气呢?

    胡佳怡从会议室出来,实在气不过,这才气呼呼地跑来找宛晨曦,她要质问宛晨曦,为什么会把销售部的报表送到会议室,设计稿文件呢?

    除了她要找宛晨曦问清楚为什么要“故意”送错文件,还有就是胡佳怡被总监斥责尽快把设计稿文件送到会议室。

    针对这件事,上官秋寒并不关心,这是设计部自己内部的事,他一个总裁哪有那闲心来管这种送错文件的小事,他要的是看到设计稿文件,他今天到设计部来,很大的原因也是想要了解设计部对于新设计方案的进展情况。

    除了这样的乌龙,上官秋寒也很生气,但如果就这样拂袖而去,未免显得他太不大度,设计稿文件他可还没看到呢,也不好走,不然今天就白来了,他必须了解到底设计部有什么问题。

    就算今天他没有看到满意的设计稿文件,那他也必须要知道到底是为什么,设计部的人到底都在干嘛,连一个好点的设计方案都拿不出来。

    若是真的设计部的人消极懈怠,那么上官秋寒作为‘诺言’总裁,必须对设计部进行一番清理。

    国际珠宝展对于‘诺言’的重要性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诺言’重新在开辟国外市场的又一重大机遇,他决不允许任何人出什么纰漏。

    离国际珠宝展开幕式也没有多久了,也就还有一个来月,必须在这几天就把设计方案确定下来,不然加上选料,采购,制作,加工,调整等繁杂工序的时间,可能会赶不上珠宝展的开幕式。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亲临设计部的会议,实在是这件事对‘诺言’来说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