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豪门逆袭:暖心总裁不好撩 > 第二百二十章 错综复杂的关系
    雪蜜儿和张寻之间的感情问题是一个无解的题。

    张寻喜欢了宛晨曦整整十多年,中间愤慨的那十年他也没有改变过,再次重逢后一直守护在宛晨曦身边。

    而雪蜜儿也是通过宛晨曦的关系才认识的张寻,她也喜欢了张寻好几年。

    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愿意,那就是宛晨曦至始至终都把张寻当成是她的好哥们,完全没有往男女朋友方面去考虑,甚至也把张寻对她的好理解成是哥们之间的义气。

    现在宛晨曦有了喜欢的人,那就是上官秋寒,也已经和上官秋寒在一起了,两人很恩爱甜蜜,张寻的一番真情可以说付诸东流。

    但这一份感情不是说不要就不要的,张寻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要放弃对宛晨曦的爱,哪怕是宛晨曦已经和上官秋寒在一起,只要他们还没有结婚,那他就还有机会。

    让张寻头疼的是,以后该怎么面对喜欢他的雪蜜儿,雪蜜儿还是宛晨曦的闺蜜,有了这几重关系,着实让他烦恼不已。

    就像是张寻和宛晨曦相亲,宛晨曦带上雪蜜儿一起去的,张寻看上了宛晨曦,而宛晨曦则对张寻无感,心中早已有了意中人,只是为了应付才和张寻相亲。

    但作为陪同宛晨曦一起去的雪蜜儿却一眼相中了张寻,偏偏张寻连正眼都没看过雪蜜儿,这样的关系着实让人感到唏嘘。

    听到张寻说雪家的危机已经解决,雪蜜儿就再也不用担心雪家的事,反而对以后该怎么和宛晨曦以及张寻相处纠结起来。

    宛晨曦还好说,毕竟她早就知道自己对张寻有意,可张寻这个大木头不知道呀,之前送给他的东西,还以为是宛晨曦送的,雪蜜儿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难道直接告诉张寻,以前宛晨曦送给你的小玩意都是我亲手做的,只是让宛晨曦帮我送给你,只要说出这话,说不定张寻会立马将那些东西一股脑地都还给自己,那她就真的颜面无存了。

    雪蜜儿现在有点犹豫,该怎么和宛晨曦说,雪爸爸想要邀请她和上官秋寒去雪家做客呢?毕竟那天雪爸爸说的话太过分了。

    想到这,雪蜜儿睡意全无,爬起来在房间里,手中拿着手机撑着下巴,来回走动着,脑中不断地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想了许久,雪蜜儿还是没有决定该怎么和宛晨曦说,只好先起床洗漱收拾了一下。

    既然雪家危机已经解决,该是放飞自我的时候了,那些烦心事到时候再说,现在再想也只是徒增烦恼,还理不清头绪。

    打扮收拾完毕,雪蜜儿对着镜子眨了眨眼,有梳理了一下柔顺的秀发,微微蜷曲的大波浪用手轻轻拂起又往脑后轻轻一扬,在半空中泛起一阵空气中的涟漪,又落到了她的秀肩上。

    红唇如血,小琼鼻微挺,带着点点星痕的蓝紫色眼影为她增添了一抹青春的靓丽姿态。

    “好久没化妆了,还不错,嘻嘻,本小姐要出山啦,哈哈哈。”雪蜜儿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挎上小包,打开家门向东海市最繁华的大街上而去。

    ‘诺言’珠宝设计公司。

    宛晨曦跑上跑下,现在她已经是设计部的一名助理设计师了,由于宛晨曦的坚持,上官秋寒没有强行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做助理。

    既然宛晨曦的梦想是做一名顶级的珠宝设计师,那他作为宛晨曦的男朋友,应该全力支持宛晨曦的事业,尽量在她的梦想之路上提供一些方便。

    不过由于宛晨曦还是一个新人,没有拿到专业珠宝设计师的证书,所以还不能正式成为‘诺言’珠宝设计师。

    只有等宛晨曦将珠宝设计师的执业证书拿到手之后才能正式入职,现在先把她安排在设计部,当做是助理设计师,其实也就是个打杂的。

    上官秋寒当然不想宛晨曦这么辛苦,让别人指使得到处忙碌,但宛晨曦的态度很坚决,就算是给别人端茶倒水都愿意待在设计部,设计部的氛围让宛晨曦觉得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在设计部,她能学到她想学的东西,现在她也只是一个新人,能够留在设计部也是对她未来完成梦想的一种帮助。

    “宛晨曦,你把这个去打印十份,一会总监开会要用,动作麻利点,别磨磨唧唧的,要是耽误了总监的大事,你就从设计部滚蛋。”

    对着宛晨曦指手划脚的正是之前和宛晨曦有矛盾的胡佳怡。

    之前胡佳怡和设计部的总监还商量着该怎么为难宛晨曦,可是等了一个月,愣是没有见到宛晨曦的影子,后来听说训练营的一个新学员才刚去训练营没几天就被开除了。

    胡佳怡上下打听了下,那个被开除的正是宛晨曦,高兴得她好几天没睡着,后来又在人事部遇到宛晨曦,更是让她大吃一惊。

    甚至将宛晨曦的人事资料扔进了垃圾桶,打算接下来一定要对宛晨曦打击报复,后来宛晨曦又被上官秋寒送到训练营,胡佳怡没找到人,这才偃旗息鼓。

    在宛晨曦被送到训练营的那个月里,胡佳怡又和新任设计部总监好上了,这才会又被调回设计部。

    回到设计部后,胡佳怡又开始了耀武扬威的校长生活,胡姐的大名更胜从前。

    连续两任设计部总监都和这个女人有着特殊的关系,怎么能不让设计部里的人对胡佳怡的手段另眼相看呢?

    没有几个人敢去招惹胡佳怡,要是胡佳怡哪天看他们不爽,一个小黑状就足以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在设计部里举步维艰。

    可让设计部的人更为纳闷的是,胡佳怡这么一个在‘诺言’里关系通天的人物,竟然会对新来的宛晨曦各种刁难。

    怎么说宛晨曦也是名正言顺被安排进来的助理设计师,可胡佳怡利用自己被提拔成主管的身份对宛晨曦是大加打压。

    什么活最繁琐,什么工作最累,什么工作最能折腾人,全部都交给了宛晨曦。

    而宛晨曦呢?也是抱着刚到设计部要和同事们搞好关系的心理,一副任劳任怨的模样。

    她不想刚到设计部就被别人指着鼻子说她就是一个走后门进来的,所以她比谁都更努力,只是这几天一直做着杂活,根本和她想象中助理设计师的工作不一样。

    在她看来,助理设计师就是跟着一个正式设计师身边,有时候帮帮忙,做做设计师交代给她的任务,并且有时间就可以学习设计师在工作上的经验。

    可好像来了设计部几天以后,分配到带她的那个设计师基本上都没理会过她,每天不是帮这个人买买咖啡就是送送资料,还有不关她的事也会让宛晨曦去做。

    就在刚才,明明是总监让胡佳怡去打印的资料,也被胡佳怡交给了宛晨曦。

    宛晨曦还不是很了解设计部同事之间的错综复杂关系,更不知道胡佳怡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设计部,她之前在人事部的人员名单上看到了胡佳怡的资料,可一转眼,胡佳怡又成了设计部的主管,真是莫名其妙。

    她知道胡佳怡让自己做这些无用的杂活不过是想为难自己,反正已经来到了设计部,况且她也不想给上官秋寒添麻烦,还是勤勤恳恳地做事吧。

    反正她也早已习惯做这些杂活了,只是让她感到难受的是,不能跟着正式的设计师参与他们的设计工作,倒像是一个被边缘化的临时工。

    有一点,她始终坚信,有付出就一定能有回报,她只要加倍努力地工作,一定能够让他们看到自己的优点。

    拿着胡佳怡交给她的要打印的文件,宛晨曦悻悻地想打印机走去。

    打印完了还要给会议室送过去,这可要抓点紧,刚才除了胡佳怡交代她要打印的这些文件,还有其他同事交代她帮忙去给他们买咖啡。

    虽然休息室有咖啡机,可以随时煮咖啡,但他们没空去煮咖啡,反正有宛晨曦这个免费的劳动力在,只要吩咐一声,害怕宛晨曦不去吗?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每次宛晨曦买咖啡的钱都是她自己垫付的,本来想要和同事们说,也提醒过喝咖啡是要付钱的,但他们就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一般,根本就没提过要给宛晨曦钱。

    甚至有一个设计师见宛晨曦提醒他们要付钱,还嘲讽宛晨曦:“不就是几杯咖啡嘛,没几个钱,你先垫付上,我们要是有时间,不会白喝的,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宛晨曦又能怎么办呢,她刚到设计部,总不能就嚷嚷着让他们还钱吧?

    一杯咖啡二十多,每天好几杯咖啡,再这样下去,宛晨曦这个月的工资就只能给他们付咖啡钱了,宛晨曦暗暗生气,想道,一定要找个时间让他们明白,这几天喝的咖啡都是自己垫付的,以后要喝咖啡自己帮忙买可以,但要付钱。

    有一个同事理解宛晨曦的苦处,好心提醒她不要以来设计部就和那些鼻孔朝天的设计师们闹出不愉快的事,不然以后就没法在设计部里混了。

    提醒她的这个好心同事其实也是一个新人,不过比宛晨曦早来了那么几个月,并且宛晨曦现在做的事是她之前的工作。

    正是有了这个同事的提醒,宛晨曦才会勉为其难地没有和那些设计师要钱,在外面兼职上班,当上官秋寒的助理的时候,她也没觉得原来同事之间的关系这么复杂,这让她一个小白如何能够适应呢?

    不过这些事她从来不会和上官秋寒抱怨,本来就是宛晨曦自己要求来的设计部,遇到一点困难就马上找上官秋寒,这不是显得她无能吗?

    好强的宛晨曦可不是一个那么容易被打倒的人,她要在设计部里立足,首先就是要处理好和设计师们之间的关系,不然她以后还怎么做一名顶级的设计师呢?

    有了坚定的信念,宛晨曦不理会来自胡佳怡的冷嘲热讽,做自己的事,让胡佳怡去妖言惑众吧。

    “宛晨曦,你在这刚好,我这里也有一份文件要打印,你也一起打印了,我一会过来拿。”设计部的一个小组长匆匆来到打印机旁,交给宛晨曦一份报表后,直接就离开了。

    “组长,这...我还要...”宛晨曦无语了,什么鬼嘛,胡佳怡交待的事还没做好,这又来了一份,真当她是专门打印的呀。

    人善被人欺,他们就是看着宛晨曦是新来的,好欺负,这才会把他们自己的工作交给宛晨曦来做。

    打印好这两份文件,宛晨曦分类放好,刚放好后,那个小组长就急忙走过来,拿起其中一叠文件就直接想销售部去了。

    宛晨曦无语,小声嘀咕着,连一句谢谢都没有,真没礼貌。

    “哎呀,得赶快送到会议室去,总监他们开会时间就要到了。”

    宛晨曦暗骂一声,连忙拿上文件,急匆匆地把文件给会议室的总监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