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仙宫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血月教徒
    叶天继续前行,双手分别拿着一枚上品灵石,快速补充体内枯竭的灵力。

    不曾想,离开苍梧秘境的方式竟然这般诡异,回想起那些守在祭坛周围的修士,显然不少门派早已知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若怪也只能怪自己掉以轻心,否则岂会落得如此狼狈?

    叶天深吸口气,化为一道流光疾驰而去,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已然不见踪影。

    他刚飞出数十里远,眼前的天空蓦地阴暗下来,仿佛有一张无形巨网自空中撒下,不过片刻的功夫,叶天已然身处一片幽暗的空间里,而且丝毫感应不到外界的灵力。

    “隔绝灵力的阵法!”叶天剑眉微蹙,轻轻拍了一下腰间的葫芦,几只蚀骨灵蚁悄无声息地钻了出来,朝不远处的结界屏障飞去。

    与此同时,青诀冲云剑也自储物袋中飞了出来,盘旋在叶天的头顶,泛着冷冷青光,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叶天,你逃不掉的。”就在此时,一道洪亮的声音自左侧传来,一位手持阵盘的黑袍男子闪现,目光冷冽如刀地盯着他。

    “教主有令,务必让我等取了你的人头回去。”而在阵法的右侧,走出来一位穿着黑袍的美妇,腰细如柳,肌肤胜雪,娇艳不可方物。

    叶天目光凝重,这二人的修为自己全然看不透,说明对方的修为已超过了结丹初期。血月教主为了除去自己,竟然一下子派出了两名结丹期修士,而且还布下了一套颇有规模的阵法。

    这番待遇还真是超乎寻常!

    不过自从从北方异变之后,天地间灵气大增,叶天开始遇到的结丹期修士就愈发的多了起来。

    叶天苦涩一笑,手中法诀瞬间变幻,青诀冲云剑立刻分成两道青色的虹光,冲向了大阵左右两侧的黑袍人。

    左侧的黑袍男子面色阴沉,口中念念有词,就见他手中的阵盘一阵晃动,阴暗的天空突然闪过一道明亮的光芒,接着一道胳臂粗细的雷霆轰然而下,直接落在了青诀冲云剑上。

    同一时刻,右侧的黑袍美妇信手一指,手中不禁多出一座尺许长的六层宝塔,自上而下分布了六种光芒,其中最底层的黄色光芒闪烁,一道数丈高的土墙顿时自地面升起。

    那土墙极为厚重,青诀冲云剑撞在其上发出一声巨响,仅仅在土墙上留下了一道二指深的痕迹。叶天见二人身手不凡,整个人的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起来。

    自青诀冲云剑祭炼出来,一向无往不利,还从未在结丹期修士面前受过如此大辱。青诀冲云剑一分为二之时,可轻易斩杀结丹中期的修士,眼下却无法靠近二人分毫,对方势必有所依仗。

    叶天招手收回青诀冲云剑,目光看向左侧的黑袍男子,却见他的脸上浮现一抹森寒的笑意,手中的阵盘瞬间发生变化。

    阴沉的天幕陡然天雷轰鸣,紧接着白色的光芒在空中不断肆虐,一道道胳臂粗细的闪电,最终穿梭交汇在一起,化作了一道庞大的闪电,朝叶天猛地劈了过去。

    “去!”

    叶天冷哼一声,对身前的青诀冲云剑信手一指,就见青诀冲云剑分化成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排成一字长龙的队伍,径自迎向了天空中落下的闪电。

    电光轰然落下,击打在前方的青诀冲云剑之上。

    与此同时,位于后方的青诀冲云剑竟然冲着黑袍美妇召来的土墙冲了过去。那一百零八柄青诀冲云剑早已连成一排,直接将那道威力惊人的天雷导入到土墙之上。

    霎时间雷光闪烁,土墙逐渐瓦解。

    旋即只听“轰隆”一声,在雷霆之力的狂舞下,整面土墙顷刻间失去了灵力的支持,轰然倒塌。

    就在这当儿,那黑袍美妇手持的六层宝塔,最下面一层黄色的塔身突然急速闪烁,一股雷电之力顺着塔身,以排山倒海之势传入到了黑袍美妇的身上。

    雷光“噼里啪啦”作响,黑袍美妇手中的六层宝塔,其余五层同时闪烁着光芒,附在黑袍美妇身上的雷电之力终于被化解掉了。

    黑袍美妇呼吸急促,不免有些心有余悸。若是迟了一步,只怕自己就要身陨于此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禁令那黑袍男子面色大变,那臭小子竟然用飞剑牵引着雷电,然后将那股汇聚起来的雷霆之力,传导给了黑袍美妇。

    血月教二人彼此对望了一眼,目中满是疑惑之色,叶天的飞剑为何可以引导雷霆之力?

    二人不知,那青诀冲云剑乃是由一百零八颗撼灵神木炼制而成,可以说青诀冲云剑的材质非金非石,故而遇到雷电不会有任何反应,而它内部对灵力有着特殊的疏导作用,致使它可以当做媒介传递诸多能量。

    叶天自然不会说出青诀冲云剑的秘密,迅速掐动指诀,青诀冲云剑瞬间合而为一,化作一柄青色虹光,眨眼间就从黑袍美妇的头顶呼啸而过,其中有一大缕头发被生生斩断,随之缓缓飘落在地。

    眼看青色虹光再次疾驰而至,黑袍美妇目光露出一抹骇然之色,旋即银牙紧咬,双手抱紧六层宝塔,就见六层宝塔最下面的第二层,突然发出一道绿色的光芒。

    绿光闪烁不止,一片绿叶自六层宝塔的第二层钻了出来,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生长,当青诀冲云剑落到绿叶之上时,整片绿叶已然将那黑袍美妇护在了其中。

    如此神奇的一幕,饶是叶天也对黑袍美妇手中的六层宝塔产生了兴趣。

    他可以判定,此物绝非一般的法宝。先前抵御青诀冲云剑的第一击,六层宝塔使用了土属性的灵力,此次抵御青诀冲云剑的第二击,那碧青油绿的叶子分明就是木属性的灵力。

    由此观之,六层宝塔上面的颜色,自下而上分别对应了土、木、水、火、金,至于那第六层的紫色塔门,叶天尚且还想不出来是什么属性。

    六层宝塔可以动用六种属性,品质非凡,甚至可能和镇岳龟山图一样,皆是上品法宝,那六层宝塔上对应的六种属性攻防一体,可发挥的威力只怕犹在镇岳龟山图之上。

    那血月教主为两个黑袍人布置了那么多手段,看来是下足了老本要让叶天命丧黄泉,然而想要真的除掉叶天,也并非一件易事。

    叶天盯着那片护住黑袍美妇的绿叶,手中法诀迅速变幻,就见青诀冲云剑瞬间分化成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青色的光影瞬间遍布黑袍美妇四周,纷纷冲落而下。

    黑袍美妇似乎也注意到了防护有缝隙,深吸口气,对着巨大的绿色叶子喷出一口精血,只见绿色的树叶瞬间膨胀变大,而在六层宝塔的第二层塔门处,一根根绿色的藤条瞬间包裹住黑袍美妇,使得其无懈可击。

    “落!”

    霎时间,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蜂拥而至,纷纷斩在了碧绿的藤条之上,锋利的剑刃在上面划下了半指深的伤痕。

    腥臭的绿色液体自藤条中流出,一滴一滴地落下来,脚下阵法形成的阵法屏障,瞬间就被腐蚀出一片黑色的烟雾。

    不过很快,那道屏障就冒出一阵灵力波动,然后迅速愈合,恢复如初。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再次飞起之时,那黑袍男子手中的阵盘已然变化了多次,整个天空都充满了血腥之气,脚下阵法形成的灵力,瞬间变得犹如奔腾的江河,层层波浪,起伏不定。

    庞大的灵力上下翻涌,波涛澎湃,随后形成一道高达十丈的巨大浪潮,散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势,铺天盖地而来。

    叶天低喝一声,镇岳龟山图瞬间出现在身前,变得犹如亭子一般大小,进行抵挡。阵法形成的灵力浪潮落在镇岳龟山图上,就见镇岳龟山图登时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光芒。

    不多时,此处的阵法已然变得黯淡,那些落在镇岳龟山图上面的灵力浪潮,全都没入了镇岳龟山图之中。

    “怎么会这样?”左侧的黑袍男子骤然脸色大变。

    叶天也没想到,镇岳龟山图竟然可以吸收掉阵法的能量,而且在苍梧秘境中受到的损伤,此时也在迅速恢复。短短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镇岳龟山图上面的威势已经比先前强盛了许多。

    转眼间,镇岳龟山图化为了一只小巧的龟壳,其上缭绕着碧绿的光芒,隐约可以看出龟壳之中的骨骼脉络,最终静静地悬浮在叶天的身前。

    由于整个阵法的能量被镇岳龟山图吸收了一部分,原本足以覆盖方圆数里的结界,此刻不过只能笼罩百丈的范围。

    “叶天,这是你逼老娘的!”黑袍美妇额上青筋暴起,周身的藤条不知何时已经尽数崩断,而那只碧绿色的巨大叶子,此刻也变得只有巴掌大小,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黑袍美妇挥手扫落周围的藤条,另一只玉手探出,直接抓住六层宝塔第二层塔门处生长的叶子,连根将其拔起,然后放入口中咀嚼起来,神色颇为怪异。

    六层宝塔失去了绿色的叶子,塔身一阵颤抖,紧接着它最下面两层的灵力缓缓流逝,尽数被最顶层吸收走了。

    而在这时,黑袍美妇身上的黑袍直接迸裂,白嫩的肌肤完全变成了墨绿色,原本不足六尺的身高顿时拔高到丈许,整个人的身体都暴涨了一圈。

    她浑身的血管与经脉,此刻全都被方才包裹在周身的藤条所取代,俨然变成了一个怪人,哪里还有什么妩媚动人?

    早已合在一起的青诀冲云剑,在叶天的法诀变幻中,自天空中瞬间化作一道剑芒,猛然斩向了怪人的右边手臂,锋利无比的剑身直接没入怪人的肩膀中。

    怪人被青诀冲云剑深深刺入,疼痛令她发出一声非人非兽的嘶吼,接着就见她用左手握住青诀冲云剑,直接将其从肩膀上拔了出来。

    浓绿色的血液从怪人的伤口流出,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

    那名黑袍男子呆呆地出了神,旋即目中闪过一丝犹豫之色,咬牙操控着阵盘在身后打开了一个缺口,转身冲出了阵法结界。

    与此同时,几只潜伏在阵法结界上的蚀骨灵蚁,悄无声息地跟着黑袍男子一起离开。

    尔后阵法中立刻布满一道道惊雷,白色的闪电将整片天空照得极为明亮,无数细小的雷电在阵法结界上游动汇聚,不一会儿就编制成了一张雷霆大网,撒向了叶天和怪人。

    雷霆大网缓缓地落下,镇岳龟山图化作一个护身铠甲,彻底地护在了叶天的胸前部位。而在这时,那个怪人突然朝着悬浮在他面前的六层宝塔拍了一掌,就见第三层的塔门瞬间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