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世界光梭 > 第九百三十章 意外的出手
    而这种事情的发生,那恰恰不是丘明阳他想要的,那会将他自己给纳入到险境之中,对于他是非常的不利的。

    丘明阳他就是这样,在这些佛教弟子之中,那是进行不断的周旋,就连他自己那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被其他佛教弟子给察觉到。

    丘明阳他只是看着众多的佛教弟子,全部都往这边飞来了,至于,这到底是干什么的,他还真的是不清楚的。

    然而,丘明阳他也就是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只见,在那最高位之处,一道闪着金色光芒的高大身形,那正是矗立在上面。

    这么明显的一个人物,丘明阳他自然也就是一眼,便是看了出来。

    只不过,丘明阳他可不敢随意的去动用自己的神识,来查探这高台之上的人,究竟是什么修为!

    毕竟,丘明阳他现如今那可是处于佛教之中,他要是在这里稍微的有那么一点的动静,那恐怕也就是会被察觉到了。

    如此事情真的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后果恐怕将会是非常的严重的。

    就算是丘明阳他已经将从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他那里得来的几件通天仙宝,以及从那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他们这些人手中得来的五件通天仙宝,给彻底的融会贯通了,那恐怕也是讨不了什么好处的。

    那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存在,丘明阳他可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的,那就是担心被那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给察觉到了,那可就是非常的糟糕了。

    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那可是和这在天庭当中的太上老君,那都是齐名的存在,必然不会是等闲之辈的。

    那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存在,丘明阳他可不会小看,这在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的。

    这处于高台之位的人,除了那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恐怕再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毕竟,在这佛教之中,除了那如来佛祖是高高在上,再也没有其他人能够占据那个位置了,这一点那是显而易见的事情的。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是陆陆续续的有佛教弟子赶来,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如来佛祖,那也终于是发话了。

    “众弟子各就其位!”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那是高声说道。

    “是,佛祖!”下面的佛教弟子听到了如来佛祖的这番话,那也就是随即答应道。

    紧接着,这些佛教那就是好像是一道道的流星一般,开始在这大殿之上,那是飞天窜地。

    而这个时候的丘明阳,那可就是非常的尴尬了,因为他根本就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不过,丘明阳他到底也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面对着现如今的情况,那自然也就是很快便是想出了对策。

    在丘明阳他想来,等到这些佛教弟子全部都各就各位之后,那必然也就是会剩下一个空位,到了那个时候,他在飞过去那也就是了,必然就是可以不露痕迹了。

    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丘明阳他也就是已经想到了这个对策,估计这也就是最为有效的对策了。

    毕竟,除了这个方法之外,其他的那些方法,在这种情况之下,那真的是很难能够行得通的。

    很快,其他的这些佛教弟子,那也就是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丘明阳他看准了时机之后,那也就是直奔最后的一个空位而去。

    丘明阳他可不想太过于显眼,也免得引起了这在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的注意,那可就是非常的好在了。

    好在,一切进行的那都是非常的顺利,丘明阳他自认为应该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也就是开始讲经了。

    到了那个时候,丘明阳他早就是已经明白,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将这么多的佛教弟子给招来,那就是为了讲经而已。

    丘明阳他可真的是有些欲哭无泪了,他之所以扮作那佛教弟子,那可是来探探这佛教的虚实的,可不是为了听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在这里的高谈阔论的。

    然而,现如今丘明阳他既然是已经来了,那想要再离开,那可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毕竟,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可不是一个傻子,在这种情况之下,丘明阳他若是露出了一点的痕迹,那恐怕登时之间也就是会被,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给察觉到了。

    那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存在,丘明阳他现如今那还真的是不敢进行擅动的,免得被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给发现了。

    如此一来的话,丘明阳他也只能够是继续的待在这里了,当然了,关于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所讲的经丘明阳自然是一点也听不进去了。

    毕竟,丘明阳他可是不愿意去修什么佛法的,相反的,他一向可是最烦这个了。

    那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存在,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在讲解佛经的时候,丘明阳他可是直接屏蔽了自己的双耳。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的讲经那还是在继续进行的。

    而丘明阳他仍然是处于屏蔽双耳的状态,关于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所讲的经,丘明阳他是一点想要知道的意思都没有的。

    原本丘明阳他以为,只要等到了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讲经完毕之后,那一切也就是结束了。

    然而,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讲起经来那就好像是无边无际一样,感觉是讲不到头了。

    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的这般做法,那可真的是让丘明阳他有些不耐烦了。

    有时候,丘明阳他甚至想过,直接在这佛教的大殿之上,好好的大闹一番,也好过在这里受这个窝囊气啊!

    但是,丘明阳他也只是想想罢了,并不能够真的这样去做的,只因为,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那可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主。

    对于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丘明阳他并没有太多的了解。

    在这种情况之下,丘明阳他可并不想要造次的,免得引起一系列的麻烦,那可就是非常的糟糕了。

    那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存在,丘明阳他也只能够是进行忍耐了,而不能够是去做他心中所想的事情。

    而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丘明阳他的情况稍微的有那么一点不在状态之中,这是非常危险的一种状况。

    然而,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在这无形之中,那也就是意味着,丘明阳他可是并没有察觉到这一切的,那可就是非常的危险了。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原本正是在进行讲经,结果却是突然的出手了。

    只见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手中的钵盂那也就是直奔着丘明阳这边而来。

    这钵盂刚刚从这如来佛祖手中飞出,便是瞬间的变大了,带着金色的光芒,携带着强大的气势冲着丘明阳而来。

    而这个时候的丘明阳,他正是处于烦躁之际,那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存在,丘明阳他并没有察觉到这突如其来的危险。

    然而,丘明阳他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已经修炼到了大罗金仙的存在,对于危险那可是有一种天生的直觉。

    那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存在,在最关键的时候,丘明阳他还是醒转了过来。

    丘明阳他对于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突然出手的行为,虽然是非常的不屑,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也已然是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念及于此,丘明阳他也是顾不得再去隐藏自己的身份了,直接就是将从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他手中得来的通天仙宝金刚镯,给快速的使了出来。

    在这种千钧一发之际,丘明阳他除了使用从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他手中得来的通天仙宝金刚镯,恐怕已经是没有了其他的办法了。

    伴随着丘明阳他将从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他手中得来的通天仙宝金刚镯,给快速的使了出来。

    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所掷出来的钵盂,便是直接被丘明阳他从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他手中得来的通天仙宝金刚镯给制住了。

    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所是使出来的钵盂,虽然具有强大的威力。

    然而,不管怎么说说,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所使出来的钵盂,那也只不过就是通天仙宝罢了。

    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所使出来的钵盂,那对于丘明阳而言,可真的是对上头了。

    丘明阳他从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他手中得来的通天仙宝金刚镯,那可是专门克制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所使出来的钵盂。

    那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存在,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所使出来的钵盂,不但没有对付得了丘明阳。

    相反的,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所使出来的钵盂,反而是被丘明阳他给收走了,成为了丘明阳他又一件缴获的通天仙宝。

    这一切那可以说,只是发生在了这短短的一瞬之间,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根本就是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他所使出来的钵盂,便是已经被丘明阳给收走了。

    而当丘明阳他使出了从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他手中得来的通天仙宝金刚镯之时,便是立刻被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给察觉到了。

    毕竟,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对于这在天庭当中的太上老君,那可谓是非常的熟悉了。

    这在天庭当中的太上老君,他手中的金刚镯,拥有何等强大的能力,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然而,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这个时候就算是已经意识到了不妙,那也是已经来不及了。

    只因为,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已经是使出来了钵盂,并且还被丘明阳给收走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便是立刻开始感应,他刚刚所使出来的钵盂。

    然而,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在一番感应之下,那可谓是顿感不妙。

    只因为,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完全是感应不到了,他刚刚所使出来的钵盂,就仿佛他的钵盂已经是从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又哪里能够想得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是有世界珠这种神奇的宝物。

    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毕竟没有办法离开这个世界,那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存在,这才限制了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脑海之中的想法。

    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虽然是已经感应不到他使出来的钵盂了。

    但是,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却是非常的清楚,这一切必然是丘明阳所做出来的事情。

    虽然,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并不清楚丘明阳那是做了什么手脚。

    然而,那位于高台之上的在这佛教之中的如来佛祖,他却是非常的清楚,他所使出来的钵盂,必然是已经落入到了丘明阳他的手中了。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