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世界光梭 > 第七百九十三章 重拳出击
    不过,这阎罗王他恐怕那也是根本就是想不到,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身上的封印,竟然能够被人给解除的。

    而阎罗王他自己那之所以能够解除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身上的一部分封印,那自然是通过一些特殊的方式获得的。

    而这种方式那其实也是非常的简单的,自然是和对付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可是一样的方式的。

    虽然现如今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能够撑到了现在,却是没有丝毫的屈服。

    但是,这主要还是因为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还没有受到真正的酷刑折磨罢了。

    没错,现如今这阎罗王他所使用东西,不管是这炼魂鞭,亦或者事噬魂烙,那其实都只是一些小玩意罢了,这根本就是算不得什么,真正可怕的东西,这阎罗王他根本就是没有拿的出来的。

    现如今这阎罗王他用来对付,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的炼魂鞭和这噬魂烙,那根本就是一点开胃菜罢了,完全那就是算不得什么罢了。

    所以,这阎罗王他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心的,他打算慢慢的玩下去的,一直将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给直接折服才行的。

    这一点,那可是阎罗王他早就是已经做好的准备了,他根本就是一点也是不害怕这持久战的。

    反倒是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应该是担心这一切才是的。

    毕竟,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才是受到折磨的人,而阎罗王他才是享受者。

    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和阎罗王他们之间的待遇,那是完全不同的,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可比性的。

    可是现如今的情况,那就是截然不同了,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已经是被解除了封印,这阎罗王她却是根本就是没有丝毫的察觉的。

    阎罗王他现在那还是一心沉浸在,折磨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的快感之中,根本就是没有察觉到这其中的不对劲的。

    而反观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可就是非常的不同了,他们两个人在这里被阎罗王折磨的这么长的时间,那就是对这阎罗王他已经是恨之入骨了。

    所以现如今,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已经是恢复了法力,那自然是打算对付这阎罗王了。

    这个时候的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根本就是不在去关心什么境界的问题了。

    虽然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的修为那只是金仙之境,和阎罗王他的太乙金仙之境相比,那可是天差地别的,两者之间那是完全没有丝毫的可比性的。

    若是再平日里的时候,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自然是会想到这其中的差距的。

    但是,现如今的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却是非常的不同的,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对于这阎罗王那已然是充满了恨意的。

    所以此时此刻,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根本就是顾不得那么了,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现在只想要除掉这阎罗王的。

    不然的话,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自然是不会甘心的。

    现如今,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对于这阎罗王他的恨意,那早就是已经到达了顶峰,自然是不愿意再继续的忍受下去了。

    现如今的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现在只想要,去除掉这阎罗王,以解除他们两个人对于这阎罗王他的心头之恨的。

    紧接着,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就是瞬间开始运转法力,而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的气势那也是在不断的进行着增长的。

    而伴随着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的气势浑身在不断的增长,这一旁的阎罗王,他也是注意到了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身上的变化了。

    这一点那根本就是这阎罗王他始料未及的,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便是已经悍然出手了。

    不过,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的兵器那早就是已经被收走了,所以,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也只能够是赤手空拳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便是纷纷的握起了拳头,冲着他们的仇人阎罗王,那便是直接愤然的出手了。

    “轰!”

    “轰!”

    两道惊天动地的炸响声,便是在这一瞬间,那就是突然的传来了,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紧握的铁拳,那便是已经狠狠的打在了这阎罗王他的身上了。

    这阎罗王虽然是太乙金仙之境,论修为那自然是要远远的高于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的,而阎罗王他的实力,在正常情况之下,那自然也就是会远远的强过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

    可是,现如今的情况,那却是有些截然不同了,这阎罗王他一心是沉浸在了折磨,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的快感之中。

    不仅仅是如此,再加上这阎罗王,他根本也是没有想到,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竟然是会冲破封印的。

    所以,阎罗王他自然那也就是悲剧了,在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的全力攻击之下,那也是根本就是没有反应过来的,直接那就是中招了。

    阎罗王他深中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的重拳,那也是轰的一声,便是倒飞了出去。

    不仅仅是如此,这阎罗王他的嘴角处,那自然也就是流出了鲜血了,显然这阎罗王他在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的攻击之下,那自然也就是已经受到了伤势。

    这一切虽然是听起来不可思议,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以金仙之境竟然就是将是太乙金仙修为的阎罗王,给一击重伤了。

    但是,严格说起来的话,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也只是占了偷袭的优势,这才会一击之下,那就是将这阎罗王给打伤了。

    怪只怪,这阎罗王他实在是太过于大意了,这才会在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的连手一击之下,就受到了重创的。

    这阎罗王他也不愧是太乙金仙的修为,虽然是受到了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的联手重创,但阎罗王他还是很快那就是反应了过来的,这一点那也是难能可贵了。

    而阎罗王他反应过来之后,那也是看向了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这边。

    只见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浑身气势大涨,周边法力萦绕,这分明就是法力已然恢复的表现了。

    阎罗王他见到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竟然是已经恢复了法力,那也是不由得就是大吃一惊的。

    因为,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身上的封印,那可是由守护在凌霄宝殿外面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亲自进行封印的,一般人根本就是不可能解除封印的。

    这一点阎罗王他是非常的清楚的,别看他自己那也是太乙金仙的修为的,若是没有得到独门的解除封印的方法,就算是他自己有着太乙金仙的修为,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破解封印的。

    但是现如今的情况却是,这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守护在凌霄宝殿外面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已然是破解了封印,这是不争的事实,一切根本就是没有丝毫的怀疑性的。

    阎罗王他带着这满心的疑惑,当即就是冲着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大喝道:“凌学和巴鹏,你们两个人究竟是如何解除封印的,还不快从实招来,若是你们两个人可以说出实话,本王或许可以考虑放过你们一马的!”

    而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面对着这阎罗王他的话,那也就是立刻冲着阎罗王他冷哼了一声,那随即就是冲着这阎罗王开口说道:“阎罗王,你这个卑鄙小人,违背玉帝的命令,私底下残害天庭之人,我等就是拼着一死,那也要将你的所作所为揭发出来,让人身败名裂,不得好死!”

    阎罗王他听到了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所说的话,那也是不由得就是一阵的紧张。

    只因为,他自己所做的事情,那可都是见不得光的,若是这件事真的传了出来,那恐怕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

    但是,阎罗王他转念一想,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只不过就是金仙的修为,刚刚能够伤到他,那也就是占了偷袭的成分。

    现如今,他自己那可以已经有了充足的防备了,那自然也就是不会让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在一次能够伤到他了。

    而且,这一次只要他能够将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给拿下,那一切自然也就是还在他的掌握之中的,根本就是不用去担心什么泄露的事情。

    “哼!真是差点就被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给忽悠住了,真是岂有此理,等到本王将他们二人拿下,定然要好好的炮制一番的!”

    阎罗王他想清楚了这一切之后,那便是瞬间就是冲着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冷言冷语道:“凌学和巴鹏,你们两个人那也太天真了吧,别忘了,这里是谁的地盘的,你们两个不过区区金仙的修为,别想要妄想逃出去了,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个人究竟是怎么破解封印的,但是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都得给本王留下!”

    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在一开始的时候,见到一击重创了这阎罗王,那也是自信满满的。

    可是等到这阎罗王他的话音落下之后,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那也是陡然之间明白,以他们两个人的实力,那确实是没有什么办法威胁到这阎罗王的。

    这一点,这凌学和巴鹏他们两个守护在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他们两个人在这一瞬间那也是已经想的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