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吾乃财神 > 011 三八婆,我咒你倾家荡产
    下午,城市下起了蒙蒙细雨。

    细雨没能持续多久,就化作倾盆雨幕,为这座海边的城市增添了些许精彩。

    对于有闲暇的人来说,雨天是调剂心情的好日子。

    而对于靠给人搬家为生的老李来说,每一个雨天,都代表着他的收入要大减。

    名苑小区,六号楼楼下出入口。

    “赵老弟。”

    一身泥土的老李递来一根烟,苦笑着开口:“你看,这天气谁也想不到,明明报的是小雨,结果却下那么大。”

    “我不抽。”

    赵朗没接烟,摆手道:“你想说什么,不用拐弯抹角,直接说吧。”

    “嘿嘿……”

    老李讪讪一笑,收回烟道:“那什么……,你看这天气,搬家的价钱是不是再谈谈?”

    “不是提前说好的吗?”

    赵朗皱眉,他不喜欢跟人斤斤计较,不过说好的价钱到了地方又反悔自然也不喜。

    “搬一次家二百块,这是看在咱们都是一个小区的邻居份上。”

    老李也有苦衷,当下双手一摊:“但现在我下一趟生意不能做了,要早知道这种情况二百块肯定不成。”

    “下雨天三百,这是我们这一行的惯例。”

    “哦!”

    赵朗点了点头:“所以说,你这是要临时加价?”

    “不,不!”

    老李双手前伸,连连摆动,道:“我没想加价,就是你给个正常价就行。”

    “我不要下雨天该有的价钱,老弟是不是也别让我损失太多?”

    “这样。”

    对方说的客气,赵朗也无意纠缠,随即开口:“那你想要多少钱?”

    “二百四,加四十就行。”

    老李来回搓动满是老茧的大手,讪笑道:“不好意思,实在是小本生意亏不起。”

    “明白,明白!”

    赵朗随意的摆了摆手,拿出手机:“几十块钱的事,无所谓了,我扫你。”

    “好,好。”

    老李面上带笑,连忙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叮……”

    在他背后,电梯门打开,一个急匆匆的身影也随之冲了出来。

    “让一让!”

    娇喝声带着急促,老李虽老却反应敏捷,一个灵活的跳跃就腾身通道边。

    而正低头输入钱款的赵朗却没他那么幸运,被来人笔直撞了个正着。

    “哎!”

    “小心!”

    “啪!”

    好在赵朗也算是身经百战,临危不乱,身子一抖一弹就站定当场。

    只可惜手里的手机不幸遇难,离开他的手掌飞向外面的雨幕。

    同时还有一道红色的身影踉跄跌倒在地,随身带着的文件也洒了出来。

    “小姐,你没事吧?”

    老李客气的询问,同时飞快跑进雨里把赵朗的手机给捡了回来。

    “屏幕坏了点,不过还能用。”

    在身上擦了擦,他把手机递了过来。

    “谢了。”

    赵朗接过手机,皱眉朝正挣扎着爬起来的女人看去:“干嘛那么急?没看到有人啊?”

    闻言,女人的身影一顿。

    随后豁然转首,大声怒吼:“你没长眼啊!好狗不挡道,堵着路口让别人怎么过去?”

    “……”

    赵朗、老李一呆。

    倒不是惊讶于对方的靓丽长相,而是这种蛮横不讲理的态度。

    “我说……,刚才是你撞过来的!”

    赵朗自不会惯着对方的臭脾气,声音当即一扬:“你撞坏了我的手机,还有理了是不是?”

    “你手机值几个钱!”

    女子一身火红长衣,里面衣服贴身,隐见让九成九女人艳羡的身材。

    只可惜,长相好、身材妙,不代表脾气就好。

    恰恰相反,明明是自己撞了人,女子却是一副自己占了理的态度。

    “你知不知我手里的文件值多少钱,如果要是毁了你赔得起吗?”

    说话间,女子脸色一变,急匆匆弯腰收拾起地上的文件。

    一旁的老李也过来帮忙。

    他先把靠近雨幕的纸张捡起来,同时缓声开口劝道:“别生气,别生气,都是楼上楼下的邻居,这点磕磕碰碰不值当的生气。”

    “这不是气不气的事!”

    赵朗却有些认死理,伸手一指女人:“她撞了人就这种态度!不说别的,我的手机坏了她是不是应该赔钱?”

    “赔钱?”

    女子豁然起身,一双美眸满是怒火:“你一个大男人,手机碰着点算什么,不是还能用吗,你知不知耽误我今天签合同的话会丢掉多少钱?”

    “这我不管。”

    赵朗扫了对方一眼:“事情是因为你发生的,要不然咱们打电话叫警察过来评评理?”

    “你……”

    女子表情一滞。

    她倒不是怕警察,而是实在耽误不起。

    “臭男人、死男人,赔你钱是不是,给你!”

    口中咒骂的同时,女子也打开了自己的随身女式包,扯了几张百元钞票就朝赵朗甩了过来。

    “拿着,留着在下面慢慢用吧!”

    “你……”

    赵朗面色一变,还未等他开口,女子已经一把夺过老李手中的文件,塞着公文包就冲进了雨里。

    看得出,她确实很急。

    但……

    “死三八,竟然敢咒我!”

    赵朗气的浑身发抖,面色发青,自己可是堂堂正神,掌控世间钱财、福运的财神。

    俗称,财神爷!

    这个凡人女子,竟敢……

    对着雨幕里匆匆奔走的窈窕身影,赵朗踮起脚尖,双手拢在面前高声大喊。

    “三八婆,我咒你倾家破产!”

    “呃……”

    一旁的老李一脸呆滞。

    “老弟,不值当的。再说那女人看上去真的有急事,犯不着这么生气。”

    “哼!”

    赵朗有些傲娇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哎,这还有钱哪!”

    老李急忙在后面招呼。

    “送你了,那三八婆的钱,我才不要!”

    赵朗朝后摆了摆手,留下有些不敢相信的老李,迈步进了电梯。

    …………

    1404。

    “咔哒……”

    房门打开,一脸笑眯眯的莫小兮就映入眼帘。

    不过待看到赵朗的一脸怒容,立马跟着变了脸色:“老板,谁惹你生气了?告诉我,我替你在网上出气!”

    “一个三八婆。”

    赵朗哼了一声,这才看到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位。

    是位七十来岁的老太太,打扮利落,身子有些佝偻,两眼略显无神。

    “这位就是二房东吧?”

    赵朗迈步走去,伸出手去:“我是新来的房客赵朗,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吃糖,吃糖。”

    老太太傻呵呵的一笑,同时从兜里掏出来几颗大白兔奶糖塞到赵朗手里。

    “二房东客气了。”

    对方态度这么热情,赵朗心中因刚才的事起的怒气也散了下去。

    当场剥开一颗糖放进嘴里,连连点头。

    “这糖不错,好吃。”

    “老板,老板!”

    莫小兮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伸手轻轻拉扯赵朗的衣服。

    “怎么了?”

    赵朗回首看去,一脸的疑惑。

    莫小兮看他的眼神也是带着些许怪异:“老板,你难道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吗?”

    赵朗扫了眼全场,一脸茫然:“哪里不对?”

    “江奶奶。”

    莫小兮悄悄一指旁边一直呵呵傻笑的老太太,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她这里有问题,你难道没看出来?”

    这么明显,老板你这反应也太迟钝了吧?

    莫小兮在心中默默吐槽。

    “……”

    闻言,赵朗再次转首打量着老太太,尤其是那双呆滞的双眼上。

    “老年痴呆啊!”

    “嘘……”

    莫小兮双眼一睁,急忙拉住赵朗,更是把一根手指放在唇前。

    “小点声,别刺激到江奶奶。”

    “是,是!”

    赵朗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有不解:“不对啊!她这样子,怎么能当二房东?”

    “二房东是月姐姐,江奶奶是月姐姐的奶奶。”

    莫小兮叹了口气,回道:“月姐姐是个苦命的人,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从那以后她就跟着爷爷奶奶过。”

    “等她上了高中,爷爷去世,奶奶也得了老年痴呆。那些年,她一边照顾奶奶一边上学,十分辛苦,后来她还考上了好大学。目前,月姐姐一年的工资有三十多万哪!就是太忙了些,整天见不到人。”

    看得出,莫小兮对二房东、也就是那位月姐姐十分佩服。

    不过,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位二房东确实不是一般人。

    “确实了不起。”

    赵朗也点了点头:“这些年老太太一直跟着二房东住?前几天我怎么没见到人?”

    “最近这两年江奶奶一直住在疗养院里。”

    莫小兮解释道:“只有月姐姐休息的时候,才会把江奶奶接回来。”

    “这样啊!”

    赵朗恍然:“二房东哪,她在哪里?”

    对于这么一位女子,他也是有些好奇,想看看长什么模样。

    “月姐姐公司遇到了点急事,所以刚才走了。”

    莫小兮引着赵朗来到餐厅位置:“不过走之前月姐姐已经做好了菜,就为了庆祝你这位新来的房客。”

    “这么好?”

    看着餐桌上那色香味俱全的六菜一汤,赵朗也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那怎么好意思。”

    “不过既然二房东不在,那咱们就开始吧,老太太,您这边坐。”

    “好,好!”

    江奶奶在莫小兮的搀扶下,哆哆嗦嗦的来到赵朗身边,又抓了一把糖出来。

    “小伙子,吃糖,吃糖。”

    “老太太客气了。”

    赵朗接过糖,毫不客气的揣进兜里:“不过咱们还是先吃菜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糖可以等下再吃。”

    “对,对!”

    江奶奶面色笑意不减,拿起筷子就朝赵朗碗里夹去:“吃菜,吃菜。”

    “我自己来,自己来!”

    赵朗慌忙拦下。

    “老板,江奶奶对月姐姐身边的男人都很客气。”

    莫小兮眯起双眼:“你就别让了,她是劝不住的。”

    “对了。”

    她扒了一口米饭,想到一个问题:“老板你不是说有下一个视频的想法了吗,我们拍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