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只能穿越一半 > 第六章 考了好成绩
    她浑身的杀气,还略带狰狞的对这些嬉笑怒骂完全不放在心中的学生们吼道:“都给我收收心!”

    “知道下周是什么日子吗!年前的最后一场考试!”

    “知道翻过年来的六月份又是什么日子?”

    “高考!高考!!”

    “2005年就要这么过去了,明年也就是2006年的6月!”

    “你们不过大半年的时间,就要去参加全国统一的考试了。”

    “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那个时候你们能考到多少分?”

    “别到时候,连艺术生的分数线都没考过,成为专业通过,文化课落榜的四中第一人才是啊!”

    “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也别说是我的学生!”

    “我四中没有一个连艺术生的文化课分数线都考不过的学生!”

    “所以,现在你们大家都必须以沈度作为学习的标准。”

    “他学习的时候你们学校,他休息的时候你们才能休息!”

    “所以,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就翻开课本第89页,跟着我一起看新的课文!”

    班主任这是发了什么疯,上一节课的时候还不这样的啊。

    但是转念再一想,这群学生的脸就绿了。

    他们瞧着旁若无人如同与他们隔绝开来的那个人的背影,只剩下自我欺骗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当初在高一那一年里,就因为那位能学习的班长带动着,他们班级的整体学习氛围都特别的浓郁。

    在整整一年两个学期四次重大的考试之中,他们班级竟然呈现出了虽然是在学校的中下游徘徊,但是学习成绩绝对是拿得出手并对某些普通班级的普通生呈现出碾压的趋势。

    但是这高二一年与学习无关的生活让他们飘了。

    让他们在高三重返校园的时候完全忘记了,学生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现在,他们即将面临一个最恐怖的时刻。

    那就是全员点滴,并让学校的其他学生们知道,何为艺术生。

    而这个名头就是因为一个接着一个的如同他们一样的学生所树立起来的。

    完了,全完了。

    并且因为这缺课一年的缘故,他们最大的希望,曾经引以为傲的标杆,现在也要从顶尖的行列跌落下来,并且因为他们的拖累,而变成了‘瞧啊,那群学艺术的’中的一员。

    他们对不起自己的班长啊!

    可是没办法了,就剩下一个星期了。

    正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不是?

    他们努力学习一个星期,也不多了,起码多得个十分八分的,别让试卷的分数太难看了。

    想到这里的同学们,包括那些为了保持最佳的竞技状态每天下午还要去训练的体育生们,都纷纷的拿起了课本。

    至于他们的口号是:为了沈度?

    行吧,日子就在这种逗逼的自我感动之中过去了。

    然后镜面中的画像就跳跃到了四中总榜公布的日子。

    对于已经算是放假的孩子们来说,今天尤其的不同。

    因为他们将会回到学校去接受老师们的审判,并且将一份并不怎么美妙的成绩单带回家中。

    而这份成绩单将会把他们在高三最后度过的一次新年给搅合的并不怎么美好。

    他们都可以想象的到,当他们的家人见到这份成绩之后会有多少的长吁短叹以及多大的愤怒震惊。

    他们的零花钱将会减半,他们过年的压岁钱将不复存在。

    他们仅存的假期将会变成补习的盛宴,而他们还要受到学校里那些想要装逼炫耀成绩的所谓的好学生的全方位的嘲讽。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整个学校的氛围带上了一些哥特的风格。

    沉重,阴暗,灰蒙蒙的。

    可是当他们被迫去瞧向那个象征着喜报的前百名的总榜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的去搜寻一个曾经的传奇的名字。

    沈度。

    他在哪里?是含泪隐退还是奋起直追?

    大家的目光全都放在了一百这个安全的位置,并且用自己悄无声息的阴晦的小眼神一点点的往上方推进。

    一共两页纸的红榜,50-100的单子里边没有。

    当大家都失望了只是顺便瞧瞧前五十的时候,却在光彩熠熠的第三十一名的位置看到了沈度的名字。

    “沈度!三十一!”

    “我靠,牛叉啊!”

    “一年没来学校,直接参加高三中期的考试,还能拿到这个成绩!”

    “沈度!牛逼!沈度!最强!”

    这一声吼,将那些总是出现在第一版本的红榜之中的好学生的心神全都拉了回来。

    他们其实早就看到了这个神奇学生的名字,只不过他们的自尊心让他们强烈的忽视了这个人的存在。

    仔细想想,是多么大的耻辱啊!

    对方整整一年,都在著名的艺术类集训学院里边封闭式的练习绘画准备艺考。

    真的只是凭借着他的女发小高三一班的阮柔的各科笔记就考出了这个成绩。

    这是文理分科之后,大家对此相对沉默的原因。

    因为沈度若是文科生的话,大家也就不说什么了。

    问题是这位丢分的恰恰就是语文,英语这种相对文艺的科目啊。

    他的数理化以一种近乎于满分的分数让他的总分排在了前列。

    让一种专注学习的理科生们,只觉得阵阵的汗颜。

    而就是沈度的这个成绩,让他迎来了接下来的欢呼与庆祝。

    他们班级的那些基本上凭本事考进了黑榜的同学们,在此时将其团团围住。

    “班长,聚会吧!”

    “备考前的最后一次放松了!”

    “我们发誓,这次聚会过后,我们一定会紧起自己的皮子,认认真真的学习的。”

    “对啊班长!咱们艺术班的学生聚在一起的机会是真的少啊!”

    “天南地北的跑着,培训着,不像是他们普通生,天天日日年年在一起刷题。”

    “所以,一起嗨一下吧!”

    “我们去麦颂吧?超级大的!新开的多功能厅特别的棒。”

    “对,去那边,底下还开了一个烤肉自助呢,特别适合学生吃!”

    “新店开业28元一位,酒水免费,等到过了酬宾期就要涨到58一位了!”

    “去不去?我请客啊!”

    沈度那学表演的同桌,难得的大方一回,往沈度所在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却被人强行的塞了一嘴狗粮。

    因为此时的阮柔正在与沈度‘眉目传情’

    阮柔:想吃烤肉!

    沈度:真的假的?那就去了?

    阮柔:去!

    其实是这位女发小想要给自己找个跟沈度凑在一起的机会呢。

    毕竟2005年的西客站附近那时候可没开通7,9,10号出了火车站就是地铁站的便捷路线呢。

    那个时候的北京西站最近的地铁就一个一号线,还是必须朝北走到军事博物馆的那种。

    待到他们玩的嗨一点,再等的晚一些了。

    那他们两个人就要坐夜班汽车回家。

    依照沈度这个大事儿上绝对不含糊,骨子里绝对是个体贴的绅士的性格,他是一定会送自己回家的。

    然后,对自己此次成绩还算满意,再想想这些功劳有大半都要依赖阮柔那细致到跟录音笔拷贝没什么区别的笔记上边,沈度就觉得,通过蹭自己同桌一桌饭来还阮柔的人情,这件事儿也没什么毛病。

    于是,沈度就在全班同学急切的眼神之中比了一个OK。

    跟着又在大家嗨到了极致的时候,说了一句让大家保持冷静的话语。

    “那咱们说好了啊,等到聚会完毕了,咱们回家就开始制定学习计划。”

    “我在班级的QQ群里边会建立一个学习小组。”

    “根据咱们艺术生的学习进度制定一个学习计划。”

    “每天要学习到那个阶段,需要做多少习题,在这个阶段我们需要做的练习题的类型以及相关的习题试卷。”

    “任务发送后,第二天我会准时上网来查验一下诸位的进度的。”

    “毕竟你们可是说好了的,要跟我一起进步的。”

    “所以,事儿就这么定了啊,那么现在咱们玩的时候就好好的玩儿。”

    “刚才你们说的那个地方在哪?还没说除了烤肉为什么要选那个地方呢!”

    得了,这群被沈度说出来的话吓傻的同学就这么被裹挟着去了西客站的综合娱乐中心。

    在去往那处玩耍之地的路上,这群人才慢慢的缓了过来。

    哎呦我去,还玩就好好的玩儿呢。

    就您老人家说了这么一番话了之后,还让他们怎么玩儿!

    但是吧,十六七岁的孩子,忘性就是大。

    等到他们进了这个中心,从底层一层层的往上边玩儿的时候,就忘记了沈度刚才的那一番话语了。

    大家是打球,吃饭,K歌,玩的是不亦乐乎。

    颇有些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洒脱风范了。

    当然了,出来玩儿嘛,谁还不偷着喝点酒呢?

    到底是还算有些分寸的好孩子,哪怕是几个体育生也只是开了几瓶科罗娜应应景。

    可就算是这样,也让很少喝酒的沈度有些上头了。

    没办法,他虽然在院里也偷过老爸的啤酒喝过。

    可从未曾像是今天这样的,每个人都过来敬他一杯,让他在假期的时候高抬贵手的。

    哪怕沈度意思性的抿上一口,喝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了。

    待到他跟阮柔两个人携手回家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脚底下像是踩了一团棉花一样,一脚深一脚浅的……发软。

    阮柔瞧着这样的沈度,特别自然的就充当了对方的拐杖:“你都这样了,咱们打车回去吧?”

    先前还拉着阮柔往汽车站的沈度,嗖的一下转过头来,用一种从未有过的认真的表情看着阮柔,说到:“你是不是认为我喝多了?”

    “我告诉你啊,我可是对瓶吹过两瓶的酒量!”

    “我没醉!”

    阮柔瞧着自说自话并以8的形状前行的沈度:……

    然后这位发小在此时又用极快的速度转过头来,给了阮柔一种她从未见过的诡异的表情。

    “这……这回又怎么了……是,你没醉……咱们坐公交回去……”

    这是什么扭曲的表情啊,有些人喝了酒之后就会性情大变到自家的妈都不认识了。

    沈度不会就是这样的人吧?

    啊!妈妈救命!沈度不会打我吧?

    温柔人设转变过来不就是暴力狂吗?

    阮柔的脸就像是开了染坊一样的变幻莫测,她在想着自己是跑呢还是跑呢的时候,突然,沈度动了……

    “呕……我要上厕所……我憋不住了!”

    哎呦我去,你可千万别在大街上尿啊!

    这虽然是半夜三更的,可是这里是西客站啊。

    哪怕车次少一些,还是会有往来的旅客的啊。

    吓得阮柔也顾不得想人设的问题了,她是拽着沈度就往一旁相对隐蔽的绿化带的方向跑啊。

    “那里!”

    “那个地方不错!”

    “你!快去!像是一个工地,没人的封住了的!你快给我进去!”

    说完,阮柔一把就将沈度搡进了这片一瞧就特别荒凉的施工现场,而她自己则是往路边唯一的一个小路灯的底下一站,让自己能看到主干道上零星的行人,给自己在这种偏僻阴森的地方找寻一点小小的胆量。

    “嗝!那阮柔我去尿尿了啊!”

    “我可是要找个树尿尿的男人,我告诉你啊,就算你是我发小,你也不能偷看的!”

    说的自己站在这里明知道没有别人的阮柔,感觉……特别的羞耻。

    她捂着脸把身体彻底的转到了有人气儿的地方,打算完全无视掉从她身后远传越远的声音。

    当初自己是怎么喜欢上这位小爷的呢?

    大概是那天的天太蓝?他正好穿了我喜欢的白衬衫?

    想到这么文艺的字眼的阮柔打了一个冷颤,沉浸在了自己的回忆之中,完全忘记了沈度只是去尿个尿为什么会这么久的问题。

    呃,这里没有树,这里也没有树……”

    晃晃悠悠的沈度等同于闭着眼的摸索着就往工地的深处去了。

    他这里一无所知呢,一旁跟着大沈度在梳妆镜前面一起看镜像的大阮柔的眉头却是渐渐的皱了起来。

    这个位置……

    她嗖的一个起身,从门厅那挂包的挂钩上将自己硕大的背包给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