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只能穿越一半 > 182 夭寿了
    因为那些成箱的科罗娜是要钱的。

    在K歌的钱柜当中,它们一瓶要卖到15块钱。

    沈度家的生活条件虽说已经有了明显的提高,但是还远远达不到可以随意挥霍的地步。

    曾经辛苦过,现在换成父母辛苦的沈度,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浪费钱的举动的。

    听到了沈度这般肯定的回答,走在前面的沈耀军嘴角微不可查的翘了一下,待到他再转过头来的时候,那一丝笑意早已经被他平复的一干二净,反倒像是一个老父亲一般,特别的可靠。

    沈耀军对沈度说到:“既然你没喝酒,那就没什么大问题。”

    “你已经是高中生了,跟同学出来唱歌,只要不耽误你的学习成绩,不耽误你对绘画的学习与热情的话,去唱唱歌也没什么不好啊?”

    可是随着沈耀军这么一摊手,沈度一下子就愣在了当场。

    坏了,他怎么就把这茬给忘记了呢?

    说好了开学之后,他的美术课照常进行的啊。

    “爸!现在几点了?”

    “七点四十五,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赶紧回家啊!

    他的美术课开课已经有十五分钟了!

    听到儿子催促,沈耀军也跟着晃过神来,他们一前一后的上了三蹦子,顺着小路直奔家门而去啊。

    至于晚上因为吃到又挨了多少骂,阮柔因为担心为了看上沈度一眼,而一直待在沈家没走的事儿,咱们就不多说了。

    只说说第二天一早,为了他们这些人又重新开了一次的周会,就够沈度受一壶的了。

    在此次大会上,沈度他们班级的人,不但被全校点名批评,作为这个班级的班长,沈度还背了一个偌大的黑锅。

    在班级同学组织不符合高中生形象的活动时,不但没有起到规劝的作用,反倒是跟着大家一起去。

    无论是从班长的职责还是担当来说,都是不称职不合格的。

    经过校方的决定,不但剥夺了沈度刚刚当选的十二班班长一职,还要当着大家的面,为此事件在大会上做出深刻的检讨与反省。

    于是,梦境之中的沈度就看到了这幅场景,原谅他对于这个场景无法感同身受吧。

    因为从未上过重点高中的他,压根就感受不到在这种高中的大会上公开发表检讨是个什么感觉。

    正因为毫无感触,他才会有一秒钟的迟疑。

    沈度觉得,这一次的改变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啊。

    可是等到他瞧着小沈度做完了检讨,从台子上走下来了之后,那种不美妙的感觉就渐渐的凸显了出来。

    学生们好奇又略带鄙视的目光,教师们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同班同学失去了尊敬,甚至还有些偶像崩塌后的微妙感觉,让此时的沈度觉得难受极了。

    “原来是这样的嘛?”

    “高中生,好学生也有这样的烦恼啊。”

    幸亏不是什么脑残校园剧,否则这个时候的小沈度,他的身边还要再自带一些悲惨曲目做背景音乐,而本应该乖乖的做背景墙的同学们,则会用社会人的眼光盯着你,对你抛出:‘垃圾,果真是艺术班的垃圾啊!’

    ‘呵呵,学习成绩再好有什么用?还不是自甘堕落去了艺术班?’

    诸如此类的垃圾话。

    所以,此时的小沈度只是特别安静的回到了他的位置,并且极其安静的过完了这一天。

    可是梦中的沈度只是瞧着,心里就会莫名的难过。

    感觉沈度前面做了那么的努力,取得了如此好的成绩以及一个相当完美的开端,全都因为一次可以避免的聚会而全部被毁掉了。

    那么,当时的自己,做出的那个阻止他的举动,果真是太正确了嘛!

    一下子,大沈度的心情就好了许多。

    睡梦之中的他还以为这就是结束了。

    谁成想,这个梦还继续了下去。

    只是这一次的他,回归到了因为他的阻挠,小沈度没有答应于风轻的邀请,反倒是要跟阮柔一起回家的车棚。

    但是这一次,他们的运气依然不太好,曾经帮助他们逃离的沈度并不曾出现。

    小沈度与坐在自行车后座的阮柔,被几位老师前后包抄,当场给按在了学校门口。

    “你们两个给我过来!”

    然后就被带到了校园一侧的小树林的长廊之中。

    “说说吧,哪个班级的?你们两个人应该不是一个班的吧?”

    “你一个男同学为什么会骑车带着这位女同学?”

    吓得沈度与阮柔对视了一眼,就一人一句的把各自的关系给交代了。

    “这是我发小!”

    “这是我发小!”

    “我们家跟他们家是世交!”

    “我们两家的父亲也是发小!”

    这话都是一起发声,说的还挺有理有据的。

    但是错了就是错了啊,就算你们没有谈恋爱,那也是骑车带人了啊。

    这不,教导主任跟着又问了:“那骑车带人也是不对的啊?”

    “更何况,有你们这样的发小吗?你们不是两个男同学,那是一男一女性别不同的学生啊。”

    这哪里能叫发小,这不就是青梅竹马吗?

    “然后呢?”沈度是真的没弄明白这有什么可以惊讶的,他指着身旁的阮柔跟教导主任说到:“你说阮柔跟男孩子有什么区别啊?”

    说完还把自己养了一个暑假没出去的胳膊伸到主任的面前,试图让自己的说辞更加的有理有据:“你看我这肤色,你见过有比男同学还黑的女生吗?”

    “老师,您再瞧瞧她这个头!”说到这里沈度还用手掌在他与阮柔之间比量了一下,一个一米七二,一个一米六八,再加上女孩瘦高特别的显个头,两个人站在一起,压根就看不出来身材的差距。

    “她这个个头你跟我说要注意男女有别?”

    “老师,您能别逗我了吗?”

    得嘞,逗的教导主任都笑出了声,跟旁边的几位领导对视了一眼之后,挥挥手,还真就将两个人给放了。

    不过在两个人离开学校大门的时候还是追出去特意的嘱咐了一句:“那也要注意影响,咱们四中的校风严谨,学生很少有带人上下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