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只能穿越一半 > 175 又来了!别抓我老师!
    “走咯!咱们感受一把风驰电掣!”

    随着他猛的这一蹬,阮柔特别自然的就抓住了沈度的后腰摆。

    因着新校服要穿三年的的缘故,买的时候号有点儿大,阮柔抓的过虚,这身子跟着车后座的节奏就大摆了一下,吓的她赶忙就将双手掐在了沈度的胯骨之上,待到这车子行起来,稳稳当当了之后,她这手也舍不得从上边挪开了。

    咳咳咳……

    反正大度哥哥也没啥感觉。

    那直男一点没把男女的界限给分开呢。

    而骑在前面的沈度还真就没当回事。

    开玩笑呢,苗伟庭那样不要脸的大黑塔也死皮赖脸的让他载过,那腰都快被那可以空口套马的汉子给箍折喽,这边被阮柔楼着个腰又咋地了吧!!

    没觉得怎么地的一男一女,随着沈度将他那拉风的小车往外一蹬,就嗖嗖嗖的离开了这人流湍涌的校园。

    他们以为自己是新生,应该引不起什么注意的。

    这沈度的自行车蹬起来又疯,通常都是嗖的一下,就从大门口穿过去了,没什么人能看到他们的真容的。

    殊不知,这四中吧因为就在这内城胡同最密集,车流最交叉的地方占了一大块的风水宝地,校门口就像是菜市场一样的,没个遮拦,学生安全问题就成为了这个学校特别重视的问题。

    每到上学或是放学的时间,这学校里边特别尽责的教导主任了,年级组的组长了,有时候负责学生安全普及的副校长,都会站在校园的门口,带着一个街道办的红袖箍,就站在那维持治安,组织交通呢。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那所有人都知道要给学生们做个好的示范啊。

    于是,高中三个年级组的组长,学校教导主任,以及抓学生工作的副校长全都搁在校门口那站着呢。

    他们也是鸡贼,不挡着门口,也不拦着关卡,就一人守着一门边的石头柱子,铁栅栏什么的,就趴门口那瞧呢。

    要是偶尔走过去一个学生看见他们了,能吓他们一跳,嘿,这几个老师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那脸上就特别的得意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远远望过去没什么情况的沈度才敢在校园里边带人啊。

    再加上当初的他可是204中学的心肝儿宝贝。

    别说是在校园里骑车带人了,他就是在校园里烤个白薯,偷摸一些的不被别人发现,那老师说不得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将沈度给放过了。

    这就是随意惯了,还没适应呢。

    这不,他前头带着阮柔……嗖嗖嗖……

    那与他这辆红色闪电擦身而过的老师们就……哎哎哎啊!

    追!必须追!

    抓!往死里抓!

    几个体态已经不婉约的男人,那是伸开了臂膀就往沈度离开的地方捞啊。

    专心朝前的沈度真就没瞧见边上发生了什么,他只听到了阮柔在他的后座上发出了一声大事不妙的尖叫:“啊!!!”

    然后他的所有心力全都转移到自己的脚丫子上了。

    这是又怎么了呢?

    那股子神秘的力量又出现了。

    这次出现是干嘛呢?

    不是薅的袄领子了,改踩在他脚丫子上帮他一起蹬车了啊。

    “啊啊啊!!”

    这是沈度接下来发出的惨叫。

    在他惨叫的同时,他握住自行车把的双手也失去了自我控制权。

    现在的沈度就像是被人按在地上的王八,手脚四条用小木头棍子完全的固定住了,如同制作好的标本一般的,被人拖住了来回的溜呢。

    至于沈度为什么会叫成这样?

    他疼的啊。

    你被一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四的男人用最大的气力踩住了脚掌,按住了手背,还帮着你控制着自行车,蹬着车蹬子,你不叫一个试试。

    于是,沈度就这么嗷嗷嗷的一骑绝尘,在五位老师的全方位立体式的围堵之下,三拐两绕的,就逃出了升天了。

    这人流涛涛,车水马龙,俩小孩儿不一会就没入人群失去了踪影。

    让五个目瞪口呆的大老爷们面面相觑,以其中最年轻的高一年级组组长的一句特别不为人师表的:“我靠”落下了帷幕。

    “咳咳咳,我不是想说我靠,我只是想说,这是哪个班的小孩儿啊,这够可以的啊。”

    “不但疯狂飙车,你瞧见没,他车子的后车座上还坐着一个女同学呢!”

    “哎呦我去,现在的高中生早恋起来都这么的明目张胆了吗?”

    “今儿个才开学的第一天呢,这二位就敢这么着。”

    “他们是不是整个暑假都用来确定彼此的恋爱关系了啊。”

    “还有,还有那个女生,肯定是看见咱们几个了,你说她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呢?”

    “光顾着嚷嚷,好歹也让人先把车子给停下来接受一下批评啊。”

    被高一年级组组长的这一通点评给说乐了的教导主任哈哈一笑,指着早就没影的地方说到:“那男生肯定是个刺头儿,就算是他骑得快没看见门口有老师吧。”

    “但是你说谁后边带着个人呢,那人都死命的吆喝了,他自己不停车瞧瞧发生了什么,反倒是更加的兴奋和开心,还跟着后头的人一起嗷嗷嗷的叫唤呢?”

    “我觉得啊,咱们四中以前就没这么有性格的学生,这一定是新入学的新生。”

    “大家可都注意点这个人,说不得啊,这位同学以后就成了咱们四中的新异类了!”

    说到这里大家十分赞同的就点点头。

    像是他们这种教学为主的学校,最讨厌的就是明目张胆的破坏规矩了。

    其实四中的教学氛围特别的宽松,对于拥有一技之长以及学习好的学生特别的宽容。

    但是你最起码要做到面子上循规蹈矩,别让人瞧了笑话才是。

    这同学连面子情都不维持了,不抓你典型还抓谁。

    想到这里几个人又确认了一下:“既然这是个新生,那这新生到底是哪个班的啊?”

    “你们瞧着这学生的脸没?”

    只这一句问,从副校长开始到高一的年级组长,大家都相对无言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