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只能穿越一半 > 3 酒不醉人人自醉
    车子的副驾驶上,坐着的正是他心心念着的阮柔,而开车的师父,正是局里与其搭档了多年的范师傅。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沈度离开,在一声叹息之后,阮柔扯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师傅,走吧。”

    并不曾点燃发动机的范师傅,有心再劝一次:“真的想好了?确定要去吗?”

    而阮柔则收起了这个难看的笑容,表情变得逐渐的坚定。

    “是的,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其实我早在递交自己的资料,进行初次选拔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最终的决定。”

    “而我今天过来,只是想借着某个理由,给自己的单恋来上一场终结罢了。”

    “若是结果是好的,我们两情相悦,十个月的时间,不过弹指之间。”

    “若是结果不好……”阮柔自嘲的摊开双手:“就像是这样,也算是了了一个心结,就可以无牵无挂的去出这次的任务了。”

    “我清楚……”阮柔眺望着沈度离去的方向:“他终是不喜欢我这样的女人的啊……”

    无需自怜,她阮柔还有事业呢!

    迅速的调节好情绪,这位姑娘就朝着范师傅擎起了拳头。

    “师父!咱们出发!给我送到集合地!让我成为咱们警局的骄傲,将华国警察的威名,弘扬到世界之中!”

    这中二的动作……

    瞧得范师傅是连连摇头,拧开钥匙,就将这破车驶向了他们此行最终的目的地。

    再见,沈度。

    我的初恋。

    再见,沈度。

    一十六年的青春。

    ……

    两辆车,一左一右,仿佛一男一女的感情,越行越远。

    对此一无所知的沈度,在不知道被罚了多少分儿之后,终于抵达了阮柔上班的警局。

    他熟门熟路的闯入到咨询大厅,朝着那个熟的不能再熟的警员小赵询问的时候,就得到了对方一个相当诧异的表情。

    “什么?阮柔姐已经去报道了啊!”

    “上面发来的调令,局里为此还特别为她举办了一次欢送宴会呢!”

    “怎么?阮姐没跟你说?不会吧!!沈哥,你逗我……玩儿……呢……”

    小赵的声音越说越低,他瞧着沈度越来越青的脸,慢慢的就没了声。

    不是吧?

    阮柔姐真的没跟沈度说啊。

    那他这么回答了,会不会坏了阮柔姐的事儿啊。

    就在小赵担忧不已的时候,沈度却是一把就抓住了对方的肩膀,焦急的询到:“那你知不知道阮柔要去哪里报道呢?”

    “我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听到这里,小赵是疯狂的摇头。

    “沈哥,我是真不知道。”

    “那什么,报到地点也只有阮柔姐她自己知道啊。”

    “再说了,这调令是早几天就下来的,难道阮柔姐没跟你们说吗?”

    没啊!

    前几天他出国际秀,这不才刚回国吗?

    在沈度急的就要原地爆炸的时候,小赵的一句话,就让他塌了下来。

    “沈哥,退一万步,就算是我知道地址,可你赶过去也没有用了。”

    “因为这是上级的调令,是必须执行的任务,阮柔从报名的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被征集的准备了。”

    “所以啊,哥,你现在做什么都没用的了。”

    是啊,做什么都没用了。

    可是,就算是离开,也有心花怒放的欢快与刻骨铭心的仇恨……这样巨大的区别啊。

    而自己,就是给予了阮柔最致命一击的那个混蛋啊。

    一个认识了十六年却对对方的感情一无所知的混蛋。

    想到这的沈度,颓丧的放下了双手,如同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慢慢的转身,缓缓的离开。

    当他站在警局门前的停车场时,茫然前望的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向何方。

    那个总是追在自己身后的女人彻底的离开了,而他自己,也跟着失去了所有的动力。

    没有目的的沈度遵循着身体的意志,拉开了车门,一脚油门,再次回归到了他刚刚落地时所选择的酒店。

    在经过酒店楼下的便利店时,还顺手买了一大袋子的解忧之酒。

    让在便利店收银的小姑娘,对着空荡荡的货柜,懊恼的捂住了脑袋。

    又要补仓!还要售货!

    酒店门前的便利店的酒水价格有多坑爹,你不知道吗?

    哪个二傻子给她增加工作量呢?

    而被定义为超麻烦的大傻子客人沈度,却对自己对一个小姑娘所造成的伤害毫无知觉。

    他面无表情的刷开了自己的房门,甩开鞋子,将所有的酒瓶摆成一排,依次打开,依照着啤,红,白的顺序,一罐罐,一瓶瓶的往自己的嘴里倒去。

    若是此时,阮柔还在这个房间的话,她一定会惊讶于,这个因为早期喝的太多,伤了胃戒酒多年的男人,竟然再一次的拿起了酒杯。

    而人的酒量就是如此。

    哪怕你曾经三斤不倒,在长期的不喝之后,你的酒量也会退化到自我怀疑的程度。

    一心买醉的沈度,对自己那叫一个狠。

    可当他的大脑做出了醉酒的反应的时候,他才刚将自己面前的啤酒……给灌完。

    晕晕乎乎的他,将手伸过去,想要握住距离手边最近的那瓶红酒的时候,却发现,他竟然接连两次都抓了一个空。

    “嗯?混蛋!这么多瓶子,我就不信我抓不住一个!”

    眯着眼睛的沈度,正努力的对准聚焦呢,突然,他所在的那个房间的落地窗户前,飘过来了一个挂着长条横幅,呈现飞机形状的广告气球。

    当它成为被聚焦的红酒酒瓶的背景墙时,喝多了的沈度就注意到了它的存在。

    “灰,灰机?!”

    “是小柔的飞机哎!嘿嘿!小柔,是你来找我了吗?”

    沈度傻笑着,从地毯上站起来,往落地玻璃的所在走去。

    “小柔,我来了!你可别再生气了哈……”

    “砰!”

    下一秒钟,沈度的额头就与擦得透亮的玻璃窗框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巨大的反冲力将沈度一下子反弹在地。

    让这个醉鬼疼的捂住额头,神智终是有了一丝清醒。

    “呵呵……”

    “是玻璃窗啊……我还真是喝多了……”

    这是苦涩又无奈的自我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