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抢救大明朝 > 第1071章 格格救命
    盛京,大清皇宫

    这里的景象已经是最是仓惶辞庙日了!

    宫廷内外,进进出出的人们,脚步慌乱,崇政殿外,已经有大股大股的黑烟升起,一份份的文稿书信,都开始焚烧。站岗的白甲兵也一个个垂头丧气,脸孔上的惊惶神色都没有办法掩饰了。

    大清摄政豫亲王多尼,就站在廊前看着他身边的几个笔贴士忙着烧毁“罪证”——其实他的罪行根本没法掩盖,要真落在明军手里,就是死路一条!

    不过现在关外东北这边可是冰天雪地,根本不是打仗用兵的季节。所以在把多尼赶回沈阳后,明军并没有攻城,而是大兵屯于辽阳,以一步驻守沙岭墩,结束了洪兴十一年的战事。

    对了,在双方主力展开大会战的同时,山海关、宁远、义州、锦州、黑山堡、金州、复州、盖州、海州等地,已经相继被明军攻拔。

    昔日明朝的辽东总兵辖区(辽东都司辖区),只剩下沈阳、抚顺、铁岭、辽海等地,还在清朝的控制之下。

    当然了,辽阔的奴尔干都司属地,大部分还被清军掌控着。

    不过地盘看上去蛮大的大清国,实际上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因为在洪兴十一年初冬的战斗中,多尼这个不会打仗摄政王已经把大清朝最后的本钱折腾干净了。现在只剩下两万余人的可战之兵,其中真正的老满洲不足一万,其余都是汉人、索伦人、巴尔虎人......

    事到如今,多尼也没什么办法了,召集诸将军议,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只商量出了两个办法。

    一是跑路。

    沈阳是守不住的......抚顺、铁岭、辽海全都是守不住的,只能退到抚顺关以东,依托山区,以赫图阿拉城堡为前沿,以兴凯湖畔的建州和黑龙江为大后方,和明军继续周旋。

    当然了,这个跑路方案也只能躲一时。因为明军的战斗力太强了,特别是那些从辽河口登陆的明军,简直不是人啊!就算躲回山里,靠着不足两万的兵马,也挡不住这群如狼似虎的明军。

    而且多尼落到今天这般田地,还有多少人愿意追随呢?大家伙再跟着他,岂不是要死绝算完?

    所以跑路是跑不长久的,这仅仅是为第二个方案争取时间的。

    而第二个方案,当然就是格格救命了!

    格格当然是东莪格格,多尼这些人都知道东莪受宠,而阿吉格总是挨罚......好像就是个受气包,所以求她是没用的。只有求东莪格格救命了!

    多尼现在也不要辽东、辽西了,连建州和黑龙江都愿意割让其一,只要让他当个建州都护或黑龙江都护,他就心满意足了。

    一个多尼的心腹亲兵从外面跑了进来,到了多尼跟前行了个打千礼:“王爷,通用大和尚到了。”

    多尼道:“快快有请!”

    原来是阿济格来了,多尼的这个叔叔现在是努尔哈赤硕果仅存的儿子了,这段时间正忙着挖坟——不是倒斗,而是在挖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的坟......得把他们的棺椁挖出来,运到长白山云顶附近的某处福地重新安葬。

    这事儿不仅是大工程,还得秘密进行,要不然走漏了风声,明朝说不定会派人上云顶掘墓的!

    现在忙完了挖坟埋人的活儿,阿济格终于得空回了沈阳,刚一入城就被多尼请进宫。

    而多尼请他入宫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拜托他走一趟朝鲜,去求朝鲜的摄政女王东莪出面向大明天子朱慈烺求情了。

    得了多尼请托的阿济格不敢耽搁,第二天就带着几个小沙弥出了沈阳,不顾大雪封山,绕道赫图阿拉山区直奔朝鲜国的义州,终于在洪兴十一年末,和那个从金州黑山堡跑路的巴哈纳一块(巴哈纳跑路到了鸭绿江边上,后又渡江进入朝鲜义州,在义州遇到了阿济格)抵达了朝鲜王京汉阳。

    “格格......多尼这次可真是输惨了,兵马损失了好几万,辽东、辽西也丢了个干净,现在只剩下两万多人的兵马,地盘倒还有不少,不过人口奇缺,壮丁更缺,实在是亏大发了!您看看,现在该怎么办?天朝能不能饶了咱们?”

    昌德宫的宣政殿内,大和尚阿济格正唉声叹气的在和跪坐在上首的朝鲜摄政女王东莪说着软话。

    东莪格格面无表情的听着,似乎在听一件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等到阿济格说完,她又是好一阵沉默,才淡淡的开口:“十二叔,你说的咱们当中,有没有多尼这个罪魁祸首?”

    “怎么?”阿济格皱眉,“多尼不能饶?”

    东莪格格道:“十二叔你自己都说事情闹得大了......这一仗打下来,人总要死十几万吧?”

    阿济格点点头:“怕是有的......即便现在没有,回头少不了闹饥荒!唉,死了那么多壮丁,真是造孽啊!阿弥陀佛!”

    “不该有个罪魁祸首?”东莪问。

    “是该有的......”阿济格道,“可是这个罪魁祸首还掌着权,要是天朝不放过他,只怕还要死人!”

    “天子会在乎?”东莪反问。

    “自然是不在乎的,可是天子能不在乎黑龙江之地吗?”阿济格说,“罗刹国可觊觎此地久矣,全靠满洲精兵守御。如果满洲灭亡,谁为天子守黑龙江之土?”

    东莪点了点头:“这倒是个理由......但是,多尼还是不能留!要不然天子颜面何存?后来人也不知道吸取教训,等个二三十年,复了元气,说不定还会再乱!”

    “这......”阿济格摇摇头,“除了多尼,谁能代替之?岳乐吗?”

    东莪摇摇头道:“你还想让爱新觉罗家的人掌控两藩之地?”

    “那......让鳌拜出任都护?”阿济格又道。

    东莪哼了一声:“天子是为瓜尔佳氏兴兵的?”

    “这个......”阿济格想不出来了,“那谁能执掌两藩之地?”

    “自然是天家血脉了!”东莪格格道,“阿吉格已经有了身孕......”

    “什么?”阿济格一愣,“格格,您是说......天子想要在安东、黑龙江之地立两个亲藩?”

    东莪一笑:“十二叔,你觉得我是这么当上朝鲜摄政的?”

    也对啊!

    阿济格终于明白,东莪格格怎么可能那么神通广大?背后一定有朱慈烺在使坏啊!

    朱慈烺让东莪格格摄政朝鲜,不就是为自己的儿子出任朝鲜王铺路?东莪的儿子有朝鲜王当,阿吉格的儿子当个藩镇之主又有什么不可以?

    东莪格格接着说:“十二叔,如今天子子嗣日多,得有地方安排啊!他是要学太祖皇帝广置塞君,环卫皇室的......所以安东、黑龙江两藩将士总有出路,没有出路的只是多尼一门!

    至于十二叔您,还怕没有一个护国法师可以做?如果大明没有护国法师,我朝鲜也可以有一个护国法师,而且还可以让十二叔的子孙世袭!”

    “可是......”阿济格犹豫了一下,“可是要除掉他也不容易啊!”

    东莪道:“不容易吗?十二叔......阿吉格在贾布斯的贾乐市行存了50万两白银,都可以给十二叔拿去运动,只要多尼一门,可够了?”

    阿济格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显然满意了,“只是多尼一门,倒是可以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