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的游戏世界旅行 > 第168章 大计已成,神族族灭?
    “将呼吸再放平稳些,注意好灵的流动,观察好灵力,你有大把天赋和悟性,别总是想着碌碌无为的,用好他们。”

    一阵苦口婆心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健身房,这里已经被白封尘与刘可儿两人给包场,再怎么寻找,也只能看到游泳池边刘可儿与白封尘两人的身影,很是空旷。

    白封尘此时面对水池盘坐着,闭着眼睛,呼吸略有些粗犷,要说为什么,他已经盘坐了快一个小时了,看过去就连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几分。

    而刘可儿此时就站在白封尘的身旁,看着满身大汗的白封尘,神色略有几分担忧。

    “注意水中的灵力流动,灵力本是无形之物,达到一定浓度就能液化甚至固体化,但是能最形象简单表现出灵力流动的,还是这种无形。”

    可即便刘可儿想点明白封尘,白封尘却还是紧闭着双眸冥思,好像根本无法明悟刘可儿所讲述的东西一般。

    这可让刘可儿焦心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是自己给他的修炼方式不对吗?可是这也是所有灵师入职都用的方法,灵脉全开且到了十岁就能感受到灵力了啊。

    刘可儿依旧是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披散着长发,只是经过刚才内心不久的一阵焦虑之后,平复下来的如一面湖面般的镜子,光滑的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在肆意的低吟。

    就算封尘你没法修炼下去,我也会一直陪着你。刘可儿温柔的看向了白封尘,偷偷攥紧了自己环绕在胸前纤细臂膀的手掌心。

    孰不知,白封尘并非无法明悟刘可儿所讲述的,那是他早早淘汰在垃圾箱的东西,让他苦思的,实另有其它。

    控制灵力的流动,就是能运用灵力的证明,不过这灵力为何能储存在人体,人又是怎么运用起来的?

    重心不在点上,白封尘在想的是原理,根本不是修炼,可不管白封尘想什么,他都把刘可儿暂时的游离在了自己思想的围栏里,没有注意到刘可儿的焦虑,白封尘继续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很奇怪,为什么灵力能储存在人体里,并且滋养人体,是共存吗?可是人的身体也就那么大,灵师也根本不用丹田的存在,更何况丹田那么一点又是怎么存放那么多东西的……

    这份思绪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连夕阳都已经升上了天空,刘可儿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靠在了白封尘的肩膀上,熟睡的像只小猫在打呼。

    回想起来,貌似刘可儿一直在白封尘的身旁,有那么一寸看到刘可儿很无聊的坐到了白封尘的身旁,双脚轻踢着水面,只是造成了滑动,回过头来,也就出现了这番情景,只是白封尘直到现在才发现也是个奇迹。

    “师傅,师傅。”

    白封尘感觉到了肩膀上的麻木,像压着什么东西,虽然很轻很软,但是依旧有了酸疼,也不知是压了多久。

    睁开眼,向肩膀偷瞄了过去,就看到了自己的师傅正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这不,正轻声呼喊着刘可儿,却没有反应,白封尘一时也没办法,见自己师傅睡得这么熟也不忍心喊醒。

    金红的眸子看向了这不大的游泳池,带着金色光芒的阳光也已经渗透了玻璃,成功沐浴进了这片空旷,他们很是配合,将这片小天地洒满了金黄。

    自己与师傅的关系一直都是很微妙,虽说自己将自己师傅当成姐姐看,白封尘也道不清醒,到底哪里不对,不过五六年下来也已经习惯了。

    而关于“师傅”这一个称呼,为何不用“师父”,两者之间是有区别,师父一词叫的亲切,师傅又喊的尊敬,这也代表着白封尘对于刘可儿的尊敬,也正因如此才用了“师傅”而不是“师父”。

    对于刘可儿的敬意,白封尘一直将它摆放在心里,当然,这不代表白封尘与刘可儿就不亲切,正因为太过亲切,白封尘才喊刘可儿一声师傅,来提醒着自己对师傅的敬意,想来刘可儿也明白,不过再怎么说吧,两人或许真的就如同兄妹一般。

    这是白封尘心里所想的,外貌上也占了一定的上风,刘可儿也一直给了自己一种姐姐的气质,再加上白封尘是个不会考虑你曾经的人,总的就是把刘可儿当成了姐姐看。

    夕阳西下,灿烂的曙光也已经渐渐的消亡,天边的那轮旭日已然不见,却仍留着一刹嫣红,仿佛在提醒着他的存在。

    阴暗渐渐的袭来,就在不知不觉中,蔓延到了白封尘与刘可儿的身边,刘可儿还在靠着白封尘的肩膀,两人的影子却已逐渐的拉长,变浅。

    今天的太阳很是挣扎,直到月亮印在了天空,皎洁的在与炎日争辉,也不忍完全消散他的光芒,红色的线条沿着地平线,就那么从一边的高窗上射来,迎上了水面。

    “咳咳……”

    小孩似的声音在这日月争辉白热化时袭来,清灵,巧合般的劝说着两边的势头,这也奇迹般的成功的起了效果,只是坚强的一抹红光即便没了月光的挤压,仍是再被黑暗一点一滴的吞噬,渐渐的消散着。

    而此时的一番景象,若是被一些有心人看到了,定然会引起一阵渲染大波,看向那室外,就在这存在于郊区某处的健身房,那一抹金红色的一缕线,顽强的在已经黑尽了的天地下,迟迟没有消失,硬是点向了健身房的一道光的通道。

    “……”

    只是在健身房里的两人,迟迟都没有开口打破这良久的沉寂,透过红光与月光,隐约的看到了两个独坐着的身影。

    终于,金红色的光芒再也坚持不住,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坚持,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能知道,他没有被多少人看见,偶尔的有几个人,看见了他,并且给他留下了一个剪影——相片。

    而在某个山头,一位失意的摄影师,靠在草地上,沉思着自己的人生,寥是被天空吸引,他就是喜爱这一片片美景,才想出道摄影工作,即便再失意,他也不会失了这份心意。

    或许是被他的这份心所感动,奇迹般的他,在奇迹的位置,奇迹的时间点,看见了这一幅神奇的图景,不多想,抓起了他自己珍惜的相机,就疯狂而又迅速的找到了一个绝妙的位置,拍下了这最后一线,当然,在他按完快门的那一刻,那一条线也消散了。

    怯怯的伸出头——从相机,看向了那曾几何时产生的瑰丽,没有看到什么,又复杂的看向了相机里的那张图片,久久不能回味。

    或许有了这张图片,他能在事业上有所转机,但是他内心真实的,更爱着这天地的美,他看着手中机器里的图片,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念头,神奇的他正朝着删除键按去。

    我不能因为我的一点失意,就拿上你去投资玷污,混杂于尘世,世间的肮脏我已经看遍了,看腻了,我宁可让你完美的消散,也不要让你有丝毫污染。

    内心的独白在绽滥着,随着确定的按下,摄影师看向了天际,倒是一道闪电犹如回应一般的闪向的刚刚地平线消失的位置,雷声久久才回旋到了摄影师的耳里……

    回到白封尘的身边,两人依旧迟迟没有话语,刘可儿还在担心着白封尘不能修炼怎么办的事,在思考着今后怎么办,她不知道怎么开口,怎么做,这是一个原因。

    而白封尘,师傅不说他也没法知道自己师傅内心在想什么,只是这有些尴尬的气氛让白封尘也一时开不了口,只是一双金红的眼眸在月光配合的映射下显得额外深邃。

    深邃的眼眸正看着这一池水,陪着池水一起安静的晶莹着,却也能因为短短几个字,陪着繁星闪烁起来。

    “封尘,你今后有什么想做的吗?”

    刘可儿的语气配合着清灵的声线,一直很温和,不管在何时,都没有对白封尘置以温和以外的语气,即便是偶尔的训告,吐槽,也一般带着温和,打心底的对着白封尘温柔着,白封尘不明为什么,但是对于师傅的唯一已经死死的扎根在了白封尘的心底。

    所以在此时,白封尘没有想刘可儿为什么说出这番话,只知道刘可儿想要什么,便会给她回应。

    “虽然我一直都是那样碌碌无为的生活,但要是硬说想做的事,还是有。

    师傅,我想遨游在这片星空,无边无际的穿越着,没有束缚,没有忧虑,做自己想,看自己想,去自己想,得自己想。”

    说这番话时,白封尘不知哪儿冒出来了师傅的身影,虽然只是一闪脑海,但白封尘还是诧异了刹那,只不过下一秒,师傅对于自己的唯一性就成了自己的解释了。

    “更想和师傅您一起去。”

    没有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种感觉让白封尘不要说,说了就会失去什么的感觉。

    而刘可儿听了之后,神色略显忧伤,细心的白封尘再怎么粗心还是观察到了这一点,缓缓思考了自己师傅的一阵行为,与一阵言语表情……

    “师傅,我会靠自己的能力实现,不借助任何的外力,如今有了这修炼手法,也不难形成了,我想也用不了多久,师傅,要不您到时候来一起陪我玩玩怎么样。”

    刘可儿对于白封尘这番话起初是有些诧异,但是细细一想,再配合白封尘看自己此时温和的笑容,莫非是自己误会了?

    仿佛放下了一担沉重的包袱,此时轻的像一根羽毛一样飘浮在了空中。

    我就奇怪,他那么绝伦的悟性怎么会悟不开。

    “你刚刚到底在想什么,担心死我了。”

    一阵责备声极其温柔,不是在诉苦,不是在斥骂,刘可儿只是在开心,当然,这点两人明白就好。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脑回路有点奇怪,就在纳闷为什么人能修炼。”

    “……”

    确实,白封尘思考的东西不论方向种类总是很奇怪,傻的很奇怪,对于白封尘以前的奇异行为刘可儿甚至不想过多赘述。

    只是若非如此的傻到奇异,也不会遇上你了吧?

    不带隐藏的,刘可儿将微笑挂在了脸上,看向了白封尘,与白封尘对视了起来,那双眼眸,总是让刘可儿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完全与白封尘相反的人。

    或许,你就是你,他就是他吧。

    短暂一番只有刘可儿听到的话,也让刘可儿站了起来。

    “走吧,去天域了。”

    “嗯。”

    没有任何的问号,只要是刘可儿的话,白封尘几乎都不带疑问的实行,甚至就像刚刚一般,只有回答完,做完之后才会因为某些情况去思考。

    这种信任的牵连,让白封尘甚至不想去想,死扔在心外,只因为,白封尘觉得,这背后的答案很恐怖,自己已经在逃避了——但是逃避又怎样,自己不想,那就不会去想。

    两人走到了回家的路上,迎着月,刘可儿没有开车,而是打算带着白封尘走山路,白封尘想,师傅大概是要给自己讲什么了,毕竟下午的时候才让自己观察好灵力——刘可儿将去天域的传送点设在了家,自己当然可以随时随地去,但是白封尘暂时必须依靠传送阵过去。

    “封尘,你觉得,灵是什么呢?”

    白封尘只是仔细回想了一遍问题,就开始了自己的侃侃而谈,跟边说边想差不多。

    “灵是一种形式,我们万物生灵都有灵魂,并且存在着,影响着其它,就算是一粒不起眼的石头,他依旧在影响着你的思考,依然进入了你的视线,灵力或许就是将这种影响通过某种手段放大化,将破坏力也放大,总之就是将各种方面各种形式的放大……”

    白封尘还打算说,却被刘可儿挥手制止了,对白封尘的偏题有点无视,貌似是习惯了白封尘的答非所问,只是毕竟白封尘喜欢边想便是,这样也无可厚非。

    白封尘也自然意识到不对,连忙接了起来。

    “灵的存在牵连到了生命的奥义,死死的靠在存在两个字上面,我暂时还没法想明白灵是什么,为什么存在。”

    白封尘缓缓的说着

    “但是灵的存在就不是常理,等同于仙魔之道,不能用常理去想象估计,他存在的本身完全就是一种超越的规则,或许说天道殷勤,是冥冥之中给予一些人的馈赠。

    是一种打破规则公平的存在,只是我觉得,再不是常理,也会有原理,不然也就不会产生出现存在了。”

    白封尘牵强的回答着,这些问题直到如今年份,甚至古来圣贤,不管中外,都没法解释,就像爱因斯坦,还曾研究起了神学,你可以想象这些东西究竟有多百思不得其解。

    而这些东西,也暂时不会多做赘述,为什么会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问题,那个我思故我在,白封尘觉得甚至有些牵强,因为无法解释了,只能给自己一个能说服安慰自己的回答罢了。

    白封尘正放脑想着,却能被刘可儿轻易就打破了自己的思索意境。

    “封尘,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规则并不完整,从来都没有人能够顿悟,因为没有规则可以给你顿悟。

    但是,我们可以自己整理一条规则,不过却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全身脉络是否适合修炼灵力,虽然规则缺失,但是这个世界,灵非常的强盛,所以我们可以在规则缺失的情况下修炼灵力。”

    “师傅,那就是说要修炼下去,就必须得有自己的道,我对灵力的理解是刚开始,只有自己不断的发掘,才能继续的修炼下去,灵就是一个修炼的媒介,一个代替道来走的媒介吗。”

    有些惊讶白封尘的理解能力,刘可儿点了点头。

    “对,大概就是这样。”

    “有时候我会去想生死,却会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打昏了一样的感觉,突然就无法继续想下去,这便了规则的流失么。”

    白封尘对于世界有一定的规则是死认的,刘可儿陪在白封尘身边这么久,自然也明白,所以大概如此解释,白封尘是最好认同的了。

    至于为什么白封尘会死认下去,你要让白封尘解释,那就是冥冥之中,所有人都在进行等价交换,只是你自己没有发现罢了,换个角度看看,别想失去,只想得到什么试试?

    “所以,我们就是依靠灵来自己制造自己的道,灵是媒介,其实也就是一种臆想,到底存在不存在,我解释不出来,直观点说,就是你玩游戏时,一个系统默认的bug,这灵,或许就是世界规则存在的bug。”

    “可以踩着他形成道。”

    “对,所以就是,自身为道。”

    “自身为道。”

    白封尘口中重复了一遍,随后瞻仰上了天上的无限繁星。

    “简单直观点就是,你系统没有或者损坏的程序,我自己制造一条用用。”

    刘可儿再次解释

    “是啊。”

    白封尘相信着规则的存在,死死的相信着,至于为什么修炼灵力能获取力量,白封尘的想法是,你领悟了道,并且是自己的,就能控制打破平衡,白封尘暂时也只能思考到这个地步,至于更多的问题,白封尘心想着,或许修炼下去,能发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