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第五十章 臭完了
    李云逸的声音不大,熊俊龙陨和几个统领福公公小安子他们却都听清楚了,众人面色变得不自然起来,就连福公公都低下头去。

    在众人看来,李云逸这就有些过分了。神机弩速度多么快,而且是同时射出来,江小蝉能劈飞七根弩箭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这也做错了?还要罚她?

    这小道姑单纯得像一张白纸,外加外形娇小可爱,穿着破旧的宽大道袍,看起来就是一个小可怜。小道姑虽然猎杀过不少野兽凶兽,很明显没杀过人。强迫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去杀人,还是和她没有任何仇怨的人,这就很过分了。

    而且李云逸的话语非常冷漠,非常无情。

    不杀人,就不要她了,江小蝉可是有怪病,不跟着李云逸,下次犯病那只能活活病死。

    江小蝉听到李云逸的话低下了头,眼眶中泪水在打转,最终没忍住簌簌落下,小肩膀一抖一抖的,非常委屈。附近鸦雀无声,熊俊他们虽然心有不忍,却不敢求情,李云逸的性格他们都很了解,上次小安子在门外跪了一夜,李云逸无动于衷,越是去求情,事情怕是越坏。

    吴刑面色变化几次,他有些羞怒,盯着战车说道:“李云逸,要杀我就你自己来杀,让一个娘们来杀,算什么本事?我瞧不起你。”

    “啪~”

    熊俊一巴掌扫了过去,吴刑牙齿都被扫飞了几颗,嘴里鲜血狂飞。熊俊从旁边军士身上撕出一块布,直接将吴刑的嘴给堵上。他打了一个眼色,附近几个军士行动起来,将其余几个将军的嘴给堵上,免得他们乱说话。

    熊俊看了一眼还低着头催泪的江小蝉,他走过去说道:“丫头,闭上眼,一剑砍下去就行了。这群都是坏人,你也看到了,他们先来攻击我们的,如果不是我们强大,我们都要被杀。你就把他当做畜生宰了就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江小蝉抬起头,随后又抬起手中的剑,但很快又放下了,她身子颤抖起来,似乎在鼓起勇气。她不断抬起剑,不断放下,如此反复了十几次,最终她流着泪,闭着眼,长剑猛然刺了进去,长剑刺进了吴刑的胸口。

    长剑抽了出来,吴刑面容扭曲起来,眼睛死死盯着江小蝉,胸口的鲜血迸射而出。小道姑手中的剑吓得扔在了地上,身子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小脸上都是惊惧,眼中泪水蜂拥而出,将道袍都给打湿了。

    吴刑身子不断颤动,他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他之前叫嚣着是以为李云逸不敢杀他。他老爹是镇南将军,是景国最有权势的封疆大吏之一,他自己也是二品军侯,这在景国律法上没有国主的旨意谁也不能杀他的。

    他没想到李云逸杀了他,还是如此轻描淡写让一个小道姑结束了他的性命。这让他无法接受,他到死眼睛都鼓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其余五位将军慌了,吴刑都敢杀,李云逸还会留他们性命?几个将军立刻支支吾吾起来,似乎想说些什么,眼神也不断朝熊俊哀求着。

    熊俊眉头一皱,扯开了杨虎嘴里的破布,杨虎朝李云逸的战车说道:“逸王殿下饶命,饶命啊。我等以后愿为殿下效命,唯殿下马首是瞻。”

    其余几位将军也都连连点头,在死亡面前他们没有那么淡定。主要是李云逸也是王子,跟着李云逸也不算丢脸,也不算是投敌叛国,只是换了一个主子罢了。

    “不需要!”

    李云逸冷漠的声音传来:“小安子你去杀三个,春芽,秋葵,你们分别去杀一个。和江小蝉一样,你们不杀,以后就不用跟着我了。”

    “啊?”

    小安子吓得身子一颤,面色也一下变得惨白起来,春芽和秋葵花容失色,三人身子都颤抖起来。

    小安子手抖了几下,一脸哀求的望着李云逸道:“主子,奴才,奴才就没必要了吧?”

    李云逸冷冷瞥了一眼过去,说道:“连个人都不敢杀,我要你这样的奴才做什么?”

    小安子身子再次一颤,望了李云逸冷冰冰的脸。他咬牙走下了马车,拿起了小道姑的剑。他双手握剑,剑身不断抖动,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走路感觉双腿有万斤重。

    “殿下!”

    杨虎慌了,正想再次说几声,熊俊用破布捂住了他的嘴。小安子越来越近,他手上的剑也抖动得越来越厉害,等走到杨虎面前,小安子牙齿都开始打颤了。

    “动手!”

    李云逸冷漠的声音响起,小安子受到了刺激,他闭上眼睛对着杨虎胸口猛然刺去,连刺几剑后,又朝旁边的两个将军刺去,疯狂的刺了十几剑,将这三个将军刺得一身都是血洞,他才将剑一扔,趴在地上呕吐起来。

    “春芽,秋葵,轮到你们了。”

    李云逸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两个侍女知道今日这一关必须过了,否则李云逸绝对说到做到,会将她们扔下。她们想到一旦被扔下,她们都不知会有什么结局,春芽第一个拿起剑闭上眼,直接将一个将军给刺死,接着秋葵哭着将最后一个将军刺死。

    熊俊龙陨他们看到小安子春芽秋葵小道姑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他们也不明白为何要将杨虎他们杀死,杨虎他们都表态要追随李云逸了。杀死就杀死吧,非要逼着这几个从没杀过人的动手,这样有啥意义呢?

    “福公公!”

    李云逸没有理会江小蝉小安子他们,沉声说道:“你去一趟郡城西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会有一辆马车驶出,马车内坐着一个美貌小姐,苏家六小姐。如果有此人的话,你帮我拿下她,带去将军府。”

    “喏!”

    福公公身子飘然而去,像是一个幽灵。熊俊他们有些跟不上李云逸的思路了,苏家六小姐?是那个天福药铺的掌柜吗?那个苏家六小姐不是走了吗?李云逸怎么判定她在郡城?而且还会朝西门走?

    李云逸声音再次响起:“熊俊,打扫战场,敌方尸体就地掩埋,吴刑他们几个脑袋割下来。我方尸体集中厚葬,名字记录下来,家属十倍抚恤。然后将所有俘虏押解回城外的军营,打乱整合,编成新军,调你手下五个统领过去统帅。”

    “喏!”

    熊俊领命,内心却又有些想不通,天南军战斗力不强啊,收编起来有啥用?难道回头拿去当炮灰吗?临时收编,没有经过整训,战斗力会更弱,几乎没啥用啊。

    一番忙碌,一个多时辰之后,大军返程浩浩荡荡朝天南郡城行去。此战虎牙军全胜,只是死了十一个,天南军战死五百多,三百多受伤,外加吴刑和五位将军被杀,十名神秘九品高手被射死,战果可谓非常辉煌。

    在回城的路上,熊俊他们想通了几件事。比如这边明明有宗师,可以直接让宗师偷袭杀死吴刑他们,这样那十一名撼山营军士都不用死了,李云逸却还是下令打了这一战。

    之前他们想不通,现在都明白了,这一战必须打。

    训练和实战是完全两回事,只有在实战中军阵才能完美的磨合。这一战中熊俊和一切统领校尉们都发现了一些问题,军阵转化的时有一些瑕疵和漏洞,以后不断调整,军阵的威力会更大。

    这一战,让撼山营军士们看到了军阵的威力,现在军心士气达到了顶峰。如果不打这一战,军士们不知道他们具体有多强,这军阵威力这么大。

    另外还有为何要杀杨虎他们,这事熊俊他们也想通了。

    李云逸要整编天南军,这些高层就必须不能留,这些高层都是追随吴奇多年的老将,留下的话是一颗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让整编的天南军出问题。既然吴刑都杀了,那还在乎多杀几个将军吗?

    让小道姑和小安子春芽秋葵去杀人,这更好理解!

    以后跟着李云逸,肯定会爆发无数战斗,这几个人是一路跟随的,如果连人都不敢杀,那只能是几个累赘,迟早会坏事。虽然李云逸手段过于残酷冷血了一些,但最终还是为了她们好。

    “唉,此事怕是隐藏不住啊,同室操戈!事情传开殿下的名声怕是会…臭完了。”

    杀了吴刑和几位将军,事情肯定瞒不住。熊俊有些忧愁起来,李云逸名声臭了,那还如何登基为王?李云逸不成为国主,他们这些老部下怎么有封侯拜相之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