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第二十一章 像一个傻逼
    天南郡城南部百里有一个小镇,这个小镇在两日前突然进驻了几百军队。这几百军队非常霸蛮,一进来就封锁了整个小镇,只准进不准出,镇内百姓也严禁在街上行走,搞得镇上人心惶惶,怨声载道。

    这几百军士自然是李云逸的军队,抵达这里后李云逸让部队在这驻扎,也没有说什么时候走,下一步要做什么,自己带着两个侍女住进了一个富户人家,优哉游哉的。

    富户人家房屋挺多的,这货人家都被集中安排在一个角落住着。熊俊在这里整整布置了五十名好手,专门负责保护李云逸。

    在镇上巡视了一番,熊俊进入了李云逸居住的房子,他看到李云逸悠然的在看书,撇了撇嘴说道:“殿下,我们什么时候走啊?这继续封锁下去,镇上很多百姓都要饿死了。”

    饿死有些夸张,不过怨声载道倒是真的,熊俊在镇上走着都感觉无数人在背后无声的诅咒他。熊俊是一个还算有正义感的军人,欺负老百姓感觉有些于心不忍。

    “等!”

    李云逸头也不抬,只是说了一个字,熊俊若有所思问道:“殿下在等丁瑜回来?”

    丁瑜离开熊俊知道,但丁瑜去做什么,熊俊却不知道。李云逸摆了摆手道:“滚出去,别在这挡着光线,封锁几天饿不死人的,丁瑜应该快回来了,到时候带他来见我。”

    “喏!”

    熊俊摸了摸脑门,又摸了摸头发,感觉油乎乎的,他想了想对着跟随的亲卫说道:“走,去附近找条河洗头去。”

    “将军!”

    一名亲卫笑眯眯说道:“属下觉得将军与其洗头不如将头发给剃了,然后戴上一副面具,这样感觉会霸气威猛许多。我听人说西晋有一个人屠将军,身材和将军一样壮实,就是光着头戴着面具,提着青龙偃月刀,威风不可一世,和他对阵的敌军看到他都心惊胆寒呢。”

    “宋人屠吗?”

    熊俊一愣,脑补了一下形象,伸出大手在亲卫后脑勺猛然一拍道:“你小子这主意不错,走,去整一个。”

    ……

    日落时分,熊俊再次来了,丁瑜回来了,他走进院子内,李云逸正在院子内看着西边的晚霞发呆。熊俊第一个进来,李云逸看了一眼,微微一怔,随后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熊俊将头发刨了,变成一个大光头,另外那张丑脸上戴着一块用猪皮制作成的面具,配上他那巍峨的身躯,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傻逼。

    “殿下,丁瑜回来了!”

    熊俊还有些洋洋自得,拱手禀告。李云逸和丁瑜点了点头打招呼,随后盯着熊俊说道:“你这个傻逼,把脸上的猪皮摘下来。本王还没吃晚饭呢,看着恶心。”

    “呃…殿下,不好看吗,不够威猛吗?”熊俊取下面具,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丁瑜在后面想笑却不敢笑,李云逸没有搭理他,目光投向丁瑜问道:“事情办得如何?”

    “殿下神了!”

    丁瑜满脸崇拜的说道:“今早上吴奇出城了,率领六千大军朝景城方向去了。末将留下两人盯着,快马回来禀告。”

    “吴奇出城了?”

    熊俊愣住了,原本他还想着有一场恶战,他要亲自对上吴奇。这些天他都很是担忧,毕竟吴奇可是多年前就达到九品上的境界了。

    “做得好!”

    李云逸微微颔首道:“你的人多久会有消息回报?等吴奇带着大军离开两三百里,我们就可以出动了。”

    丁瑜想了想说道:“吴奇看起来赶路挺急的,估计两三天后就会有消息传来。殿下,你信上写了啥?为何吴奇轻易就被骗出城了呢?传闻吴奇不是非常多疑的吗?”

    “没写啥!”

    李云逸淡淡笑着说道:“我只是模仿李云宇的字写了几个字,吴奇不多疑的话还不会中计,正是他多疑的性格才会多想。”

    想要去天南郡城取药,那就必须调走吴奇。

    否则以虎牙关的军力和熊俊丁瑜的战力,绝对打不下天南郡城。李云逸之前想过几个办法,比如让分兵一路假装蔡国军士或山匪,引诱吴奇率领大军围剿,亦或者假传太尉周宪的军令等等。

    最终李云逸选择了伪造李云宇的书信,吴奇是李云逸的绝对支持者,吴奇的堂妹是李云宇的生母,当朝的贵妃。李云宇登基吴奇和吴家才有足够的利益,如果四王子登基等待吴奇的结局绝对不会太好。

    所以李云逸写的信含糊不清,让吴奇自己去脑补,另外让驿馆的人送信也是为了帮助吴奇自行脑补。如果吴奇不多疑,是一个古板保守的将军的话,那肯定会先去证实信的真实性,越是多疑,想的越多,反而越容易钻牛角尖……

    李云逸其实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也就是试一试,没想到还真成了。吴奇既然率领六千大军离开,那短时间肯定不会返回,最多在半路醒悟,或得到消息。等那时候,他事情已经办完返回虎牙关了。

    “行了,你们下去吧,等得到确定的消息后,我们去天南郡城取药。”

    李云逸摆了摆手,熊俊和丁瑜领命下去。走出去后,熊俊连忙询问事情经过,丁瑜将所知的告知,熊俊竖起大拇指道:“我们这位殿下以前也没见有什么军事才华啊,竟如此厉害?随便一封信就将吴奇给调虎离山了。”

    丁瑜也感慨不已,熊俊摸了摸脑袋,又将猪皮面具套上,问道:“真的很丑?”

    “丑倒是也不是特别丑……”丁瑜瞥了瞥嘴道:“就是你戴上感觉不合适,小镇没有打铁匠铺吗?去打一块铁的面具会更好看一些。”

    “有道理,走!”

    熊俊大步离去,现在也没啥事做。熊俊战力飙升,人也有些飘了。想着将外形弄威猛些,成为景国的人屠将军,让敌军闻风丧胆,小儿止啼。

    时间再次过去两日,小镇内的百姓一些都断粮了,民情激愤。只是面对明晃晃的大刀和长枪,百姓们只能有苦难言。今日终于有消息传来了,丁瑜留下的军士回来一个,吴奇的大军日夜兼程,已离开天南郡城两百多里了。

    “开拔!”

    李云逸果断下令,军士上马,李云逸进入战车,大军离开了小镇。

    熊俊如愿以偿戴上了一副铁制的面具,看起来没有那么傻逼了。身穿铁甲,黑色披风,光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黑色铁面具有模有样的,倒是多了几分气势。

    全军全速前进,路上只是休息了半个时辰,晚上也只睡了三个时辰。在第二天下午时分,天南郡城已遥遥在望了。熊俊控制战马靠近战车,询问道:“殿下,接下来怎么办?如果天南军攻击我们怎么办?”

    “直接进城!”

    李云逸打开窗户上的帘子低声交代了几句,熊俊不断点头,随后骑乘战马去了最前面。

    “咚咚咚~”

    几百军队靠近,天南郡城那边很快有了反应,城墙上鸣起了警钟。很快城门关闭,吊桥收起,一队队军士登上城楼,无数长枪和军弩架起。

    熊俊得到李云逸授意,控制军队继续靠近。城外本来有一些百姓进出的,现在都朝两边奔逃,生怕被牵累。等靠近城墙千米时,熊俊让军队停止前进,同时挂出军旗,他策马提着长刀朝前面缓缓走去。

    “来者何人!”

    吴刑在几名将军拥簇下,站在城楼之上,他看着军旗上的“熊”字,眉头微微皱起,这军队从南边来的,难不成是虎牙关的军队?

    “小吴将军!”

    熊俊取下面具,一脸正色拱手说道:“我是虎牙关牙将熊俊啊,之前我们见过的。”

    “熊俊!”

    吴刑扫了几眼,发现果然是熊俊,他对熊俊这张丑脸印象深刻,曾还取笑说整个景国最丑的武将就是他了。吴刑并没有掉以轻心,问道:“你不在虎牙关镇守,没有军令擅自调兵,你长了几颗脑袋?”

    熊俊拱手道:“小吴将军,不是末将擅离职守,是逸王殿下要回景城,末将只能亲自调兵护送。”

    “逸王?”

    吴刑目光投向远处五百军中那辆战车,他眼中露出嘲弄之色,轻声喃喃起来:“李云逸脑子有病?这个时候回景城,他就不怕摄政王弄死他?”

    见吴刑没有回话,熊俊等了片刻又大声说道:“小吴将军,快将城门打开,殿下身体抱恙,一路舟车劳顿,急需休息。如果拖久了,怕是会雷霆大怒的,末将可担待不起。”

    “抱恙?”

    吴刑嘴角再次露出嘲弄之色,李云逸娇生惯养,还双腿残废,这一路走来的确很辛苦。他也没太在意,城内可是有四千军队,这五百人能翻起什么浪花?

    当然,他也不是一个白痴,他沉喝道:“逸王自然是能进城的,不过你们的军队不能进城,在城外驻扎吧。你带上几个亲卫即可,开…城门!”

    听到开城门三个字,熊俊骑乘战马转身,脸上都是讥讽之色,轻声笑道:“呵呵…傻逼,吴奇怎么留下他这个白痴儿子镇守郡城?逸王的面都没见到,就随便开了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