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无心诀之翩若惊鸿 > 第二十二话
    大漠里的夜晚十分寒冷,趁着众人熟睡,段明辉悄声离开了篝火群,慢慢向远处踱去。轩辕顽石等候多时,开门见山问道:“你怎么看这事?”

    段明辉背手而立,叹气道:“你不是已经有了结论,还问我作甚?十几年前会仇家后就一病不起,不就是当年被何前辈和我娘联手击败的那次吗?想不到她因没杀得了娘报仇,竟心灰意冷至此,十几年都没大好。”

    轩辕顽石怒火中烧:“当年她来找你娘报仇,师父出手相助,虽然赢了,自己却也惹下了杀身之祸,十七年后为她所害……我本来还不敢确定她就是凶手,现在却不得不信了。五毒圣母,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告慰我师父在天之灵!”

    段明辉还在犹豫:“可那丫头也说了,五毒圣母已经十几年不出宫门一步,宫中大事都由徒弟处置,想来不是她亲自动手……西圣母,好奇怪,为什么江湖上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她大概才是害死何前辈的人罢?”

    “不是老妖婆亲自动手,她就不算凶手了吗?”何疏影忽然出现,厉声喝道:“事情已经再清楚不过,定是老妖婆恨爹当年打伤她,才派徒弟暗杀了爹的。段大哥,我爹是因为你们母子才惹上圣水宫的,他的死你就一点责任也没有吗?你口口声声维护那个老妖婆是什么意思?”

    段明辉大惊道:“疏影?你、你知道当年来找我娘报仇的人是谁了?谁告诉你的?”

    疏影冷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瞒得了谁啊?你娘和五毒圣母渊源颇深,根本就是邪教中人,是不是?”

    “别说了,你跟我过来。”眼见疏影情绪不稳,生怕她再说出什么不得了的事,轩辕顽石忙将她给拉到了一边,嘱咐道:“这事你给我烂在肚子里,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玉珍珠,知道吗?”

    疏影委屈道:“我凭什么替他瞒着,他到现在还维护着老妖婆,他值得我们这样做吗?当年要不是爹多管闲事,帮段府出手打退老妖婆,又怎么会惹来杀身之祸?”

    轩辕顽石哼道:“凭什么?就凭师父当年不顾师叔伯反对,也定要相助他们母子!你想过没有,师父一生行侠仗义,在知道段夫人真实身份后为什么还要与她来往,还要帮助她打退五毒圣母?因为他们有情,因为师父钦慕于段夫人!”

    疏影惊骇不已,连连后退:“爹和段伯母?这、这怎么可能?我不信。”她说得理直气壮,却是一点底气也没有。她很清楚记得爹曾对年幼的自己絮叨段夫人贤德,又问自己希不希望爹再娶,难道……

    段明辉因为疏影刚才的一番诘问很是不安,难堪道:“疏影妹妹,你别激动,我没有维护五毒圣母的意思。如果何前辈真是被她杀害的,我也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疏影还沉浸在爹与段伯母的事情上,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只转身踉踉跄跄走了。段明辉长叹,责备道:“你怎么能把娘与何前辈的事告诉她,她受不了的。”

    轩辕顽石倒是不担心:“从前可能她会受不了,现在不会的。其实要不是师妹当时年纪小任性,说不定师父真会娶了你娘,成为我师母的。”提起小时候的快乐时光,轩辕顽石也不禁展开了笑颜,兄弟间的嫌隙似乎也烟消云散了。

    经过这番折腾,天很快就亮了。龙门、乾坤门、衡山派三家弟子一起上路,往沙漠深处走去。玉珍珠拿着那张路线图看着,点头道:“看来圣水宫防卫并不严密,看看这里,几乎没有守卫弟子,我们就从这攻上去,这次我们一定可以大获全胜。”

    段明辉道:“不可轻敌,圣水宫以毒药闻名于世,大家都得小心一些。”

    “算算时间,其他几派应该也到了,我看还是先去汇合吧。”姜寻说着却见前方半空中燃起两种颜色的烟雾弹,脱口道:“是华山派和雁荡山派,他们遇见麻烦了。”

    “快走。”玉珍珠也看见求救信号了,神情一变,连忙招呼队伍向前赶去。走不到一刻钟,便闻见了浓浓血腥味,宛如一个巨大的修罗场,人人都在忘我厮杀。华山派,雁荡山派数十人中了敌人埋伏,人越打越少,快要支撑不住了。

    “是圣水宫妖女秋海棠。”轩辕顽石一眼看见对面的红衣女人,拔刀恨恨道:“让我来会会她。”

    秋海棠是圣水宫年轻一辈弟子中的佼佼者,声名在外。听见身后动静,她回头微微一笑,很快就跟轩辕顽石战在了一起。援军到来,场上局势瞬间逆转,华山派长老钱树林、雁荡山派二弟子孙志敏被人搀扶着走上来,激动道:“段大侠,玉女侠,多亏你们及时赶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段明辉与玉珍珠忙客套道:“二位言重了。”

    段明辉有些心不在焉,与疏影一起,一直密切关注着还在跟妖女打斗的轩辕顽石。饶是玉珍珠不喜这个人,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武功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