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无心诀之翩若惊鸿 > 第十四话
    后山竹林是历代掌门闭关的地方,等闲不会有弟子进来,偌大的院子显得十分萧索。一个黑衣中年人坐在蒲团上,留着长胡须,颇有些仙风道骨,正是衡山派掌门甄龙隐。想想几个时辰前他还在山下和妖女私会,被腾云撞见后命令自己灭口,自己转身又潜回山上装模作样闭关,姜寻不禁在心中喑骂了一声老东西。面上却是不显,上前恭谨道:“师父,弟子回来了。”

    甄龙隐点头,对徒弟的办事能力丝毫不怀疑,因而也不问腾云之事。姜寻知道他还在介怀被人撞破与妖女私会一事,便上前悄悄将萧忘月之事说了,甄龙隐果然转怒为喜,说道:“若真是萧忘月,那可太好了,腾云倒替我们衡山派做了一件好事。留着这厮可以给我们带路,你怎么反倒杀了他?”

    姜寻道:“萧忘月手中有我衡山派至宝天命剑,天下第二宝剑谁不想得到?为避免不必要的纷争,这个消息绝对不能让外人知晓。”

    甄龙隐醒悟道:“你说得对,我一时高兴倒是糊涂了。”他叹口气,回忆起往事,脸上闪过一丝痛楚:“当年玄教大规模进犯衡山金顶,那是最难的时候,我们都挺过来。等到师父杀死玄教教主,衡山派一度成为江湖第一大派,风光无限。唉,谁知道、谁知道萧忘月这个叛徒,她竟然杀害恩师,盗走了天命剑。师兄弟二十几人,一路追杀,也全部死在她手上。那一战太惨烈了,衡山派从此衰败。不亲手杀了这个叛徒,难解我心头之恨!”

    姜寻道:“据腾云说是在西域沙漠里见到的萧忘月,那边是圣水宫地盘,我们贸然前去只怕不妥,此事还要请师父定夺。”

    “圣水宫?”甄龙隐沉吟片刻:“五毒圣母十分厉害,我们还是不要招惹。此去西域诛杀叛徒必须小心行事,你小子机灵,可有主意?”

    姜寻笑道:“眼下倒是有个机会,洛阳龙门下月召开英雄大会,若弟子所料不错,他们是想号召各派联合起来一起对付圣水宫。我们可以一起去,再暗中寻访叛徒下落,正好掩人耳目。”

    甄龙隐赞道:“不错,是个好主意。不过洛阳龙门为什么要召开英雄大会?我久不行走江湖了,龙门怎么还是一样喜欢多管闲事?”

    姜寻鄙夷道:“洛阳龙门一向以天下第一帮派自居,不多管闲事,怎么显得他们重要?师父,迷花宫主出身圣水宫,我们若要跟随龙门一起远赴西域讨伐圣水宫,会不会引起误会?”

    他口中的“迷花宫主”正是与甄龙隐私会的妖女,甄龙隐神情不自然,干咳一声道:“没事,迷花宫主正要返回师门,让她替我们解释一下也就是了。衡山派无心与圣水宫作对,此去西域只为清理门户。你去传我的命令,选一批武功好的弟子待命。我会提前出发,我们在西域会合。”

    姜寻知道他想跟迷花宫主同行,强忍住心中不屑,躬身道:“是。”自从那个叫迷花的妖女出现后,甄龙隐越发离谱,丢下衡山派一应事务不管,整天只知道和妖女厮混,姜寻这个大弟子便趁机掌握住了衡山派大权,倒还真是好事呢。

    甄龙隐想起一事又道:“既然我们要跟随洛阳龙门一起去西域,那英雄大会就非去不可。你带一封我的亲笔信去见段明辉,年轻时我跟他有点交情,萧忘月的事你可以告诉他,他会帮助我们的。”

    姜寻好奇道:“师父认识段明辉?”

    甄龙隐点头:“年轻的时候见过,那也是一场英雄大会,他赢了,我输了。他这个人身上有很多秘密,你见过就知道了。萧忘月的下落不能明说,但告诉他是无妨的。他这个人自视甚高,对天命剑也没有兴趣,不会跟我们惹麻烦。”

    天命剑是衡山派至宝,被誉为天下第二宝剑。姜寻愣了愣,怀疑道:“段明辉姓段……他是当年金陵段氏后人?千魔剑在他手上?”

    “千魔剑是天下第一宝剑,当年师父将天命剑赐予我,可惜我还是败了。”甄龙隐想着当年与段明辉比武落败往事,犹自带了一丝不甘:“段明辉是金陵段氏后裔,当年他在英雄大会上一鸣惊人,洛阳龙门门主玉麒麟招了他为婿。不久玉麒麟去世,他便继承了龙门。他这个人其实很有本事,但不知为何远离江湖多年,无怪乎你们这些小辈对他不熟了。”

    “师父说他身上有很多秘密?”

    “他的武功很好,但那不是金陵段氏该有的武功。”甄龙隐哼了一声道:“当年英雄大会上便有人看出来,当时就有流言,但都被玉麒麟压下来。玉大侠是江湖第一大侠,侠名远播,他说不是,很多人也就信了。但你师祖不信,他后来告诉了我,段明辉内功奇特,绝非中土武学,也绝不是金陵段氏该有的。”

    姜寻惊奇不已:“不是中土武学?那是什么?”

    甄龙隐摇头:“你师祖也说不出来,那之后不久段明辉也从江湖消失了。他虽然继承了龙门,但从不理事。他不再显露武功,这些流言蜚语自然也就没有了。”

    姜寻心思多,在心中转了又转,对洛阳龙门更加好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