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无心诀之翩若惊鸿 > 103 奇巧机关助脱逃,亡命天涯奔东西
    “快走。”

    随着一声大喝,就在断无敌的凌空一掌就要击向惊鸿的时候,一个敏捷身影突然窜到了他身后偷袭,却是连湛。断无敌觉察到背后异样,正欲闪避,惊鸿动作也很快,瞬间抛出了腰间玉萧,疾向他的面门打来。

    “该死!”断无敌腹背受敌,只得生生收回了杀招。左手重手推出挡下玉萧,右手握拳与连湛对上。连湛精通拳法,绝情谷的死亡夺命拳也是一绝。然而仅仅一招,连湛就全面溃败飞了出去。他落地后狂吐一口鲜血,被一群龙门弟子扑上去制住。

    “二哥?”云清、叶明轩大惊,正要上前相救,连湛却厉声喝道:“不要过来,走。”

    “二哥……”惊鸿顿时明白了什么,望着连湛坚毅面容,她点了点头。“走。”惊鸿右手一挥,戴在手上的掌门指环弹出,准确镶嵌进了一棵大树上。广场正中间一块石板应声开启,云清和叶明轩还在愣神,已经被惊鸿一脚一个踢了进去。

    这一切发生太快,待其他人反应过来时,惊鸿三人已经消失在广场上。所有人都愣住了,广场上面静悄悄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说什么好。这些人中也不乏有精通机关密道的,凑上去察看那块石板,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断无敌脸色铁青,走近那块石板,冷哼道:“相传绝情谷是由百年前的机关大师鲁摇所建,鲁大师鬼斧神工,果然不同凡响。”

    有弟子为他捧来了绝情谷掌门指环,他拿在手中把玩了几下,回头看着连湛道:“这就是你所期望的?所有人都跑了,只有你留下等死?”

    连湛被一群龙门弟子持剑逼着走过来,他生性淡薄,仿佛生死都不在他考虑之内:“我死后,总会有人替我报仇的,我死得其所。而你不同,余生你都将活在恐惧之中。”

    断无敌笑出了声:“好,好,果然是欧阳霸天的弟子,我佩服你。杀了他。”

    “是。”龙门弟子高声应着,七八个人同时出手,七八把剑同时刺向了连湛。

    绝情谷广场上尸横遍野,宛如人间地狱。断无敌自故走开,其他几派掌门迎上来问道:“断盟主,接下来怎么办?竟然叫姚惊鸿这个魔女跑了?”

    断无敌环顾四周,见少林派和尚们已经开始为亡者念经超度,他按捺住心中不满,哼道:“派人出去找,姚惊鸿,问羽杭,这些人一个也不能放过。”

    “是。”

    绝情谷还剩下二三十名残兵败将,都是分堂弟子,被人看管着,此时正抱头蹲在广场角落里。断无敌走过去看了看这些人,皱眉道:“怎么还有活口,斩草除根,全都杀了。”

    “阿弥陀佛,断盟主不可。”无悯及时出现,双手合十道:“断盟主,今晚杀戮太多,佛祖也会怪罪的。况且这些人都是魔教普通弟子,业已投降,还是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断无敌看着这个总是与自己唱反调的老和尚,不满道:“大师慈悲,可是斩草除根,不杀了这些人,只怕将来魔教卷土重来,继续祸害武林。”

    无悯叹道:“今晚我们中原八大派杀了这么多人,行径与魔教又有什么区别?这些人不过是小角色,罪不至死吧?”

    断无敌顿了顿,良久方道:“好,大师慈悲为怀,断某也不能不给您这个面子。来人,将这些人暂且关进地牢。”

    “是。”

    ----------我是分割线-----------

    “大哥,你先带素女走,我跟红泪掩护你们。距离此地五里有一家医馆,里面的人可以信任,你带上我的信物快去。”

    天已经亮了,眼见后面追兵始终甩不掉,青奴当机立断,从怀中掏出一枚圣水宫令牌递给了问羽杭。问羽杭摇头:“不行,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我不能让你们冒险。”

    “大哥,七姐耽误不起了,你快带她走吧,我们没事的。”红泪也劝道,她一路杀出来,浑身浴血,只一双眸子还闪着精光:“我可不是从前需要人保护的上官红泪了,这些人想要抓住我,没那么容易。”

    问羽杭看着怀中依旧昏迷不醒的素女,叹了口气:“好吧,你们都要小心,天黑后在医馆会合。”

    他说完几步跃出去没影了,青奴看着红泪笑道:“你这丫头现在也长能耐了?来吧,后面那群家伙,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好咧。”

    问羽杭抱着素女一路疾驰,很快就来到了青奴所说的医馆。见到圣水宫令牌,开门的小厮二话没说,便将人引到了内室去。内室坐了一个女人,四目相对的一刹那,问羽杭吃惊不小,穆晓华,竟然会是当年被逐出绝情谷的圣水宫宫主穆晓华。

    问羽杭不由惊道:“你……怎么会是你?”

    经年不见,穆晓华老了许多,她淡淡一笑,看着素女道:“先别问,快将七姑娘放下吧,她看起来很不好。放心,既然是六姑娘让你们来的,你还不信我吗?”

    问羽杭心中有很多疑问,终是暂且按捺住了。穆晓华入内替素女细细把过脉像后,又吩咐下人去抓药,这才抬头看着问羽杭怒道:“大公子,你也太大意了,她有了身孕你都不知道吗?七姑娘也是,都是做母亲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她真的怀孕了?”问羽杭后怕不已,叹气道:“怪不得,她这段日子总说不舒服,原来是有了身孕,是我不够关心她,她现在要不要紧?”

    “大人还好,只是孩子保不住了。还有就是……”穆晓华顿了顿,继续说道:“她这次小产损伤了身子,只怕……只怕以后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问羽杭愣了愣,长久没说话。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苦笑道:“我知道了,这事你不要告诉她。”

    穆晓华走到外室坐下,从桌上拿起一串佛珠道:“我说这个干什么?中原八大派攻打绝情谷,这里也不安全,你们休息会就快逃命去吧。”

    问羽杭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又不是绝情谷,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孙穆人、邱宁中毒而死,不是你干的吗?”

    穆晓华听到这两个名字明显停顿了一下,点头道:“没错,他们是我毒死的。半年前中原的武林盟主派人找到我,希望我能帮他们对付绝情谷,我答应了。”

    她看着问羽杭,抢在他发怒之前又说道:“昨夜八大派攻打绝情谷,盟主府事前也派人找过我,我没有答应。我知道他们不会放过我,所以才找了六姑娘,是她安排我躲在这家医馆里的。”

    问羽杭上前怀疑道:“覆灭绝情谷,不是你生平所愿吗?你为什么不答应?”

    穆晓华笑道:“大公子,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吗?我自幼在绝情谷长大,老主人对我恩重如山。我只想杀了欧阳霸天,杀了他的弟子,替五郎报仇,绝对没想过要覆灭绝情谷。”

    她长叹一口气,起身道:“五郎也死了快三十年了,我若做下背叛绝情谷之事,他也不会答应的。”

    “他真的不会答应吗?”问羽杭眼神十分奇怪,穆晓华一怔,还没来及说话,就听见门外有动静,小厮慌慌张张跑进来道:“姑姑不好了,有几个人闯进医馆,拿着剑,凶神恶煞的。”

    “是找你们的,你先带七姑娘躲到暗门里去。”穆晓华急忙引着问羽杭从暗门走,待她转回来时,房间中已经闯进了十几个陌生男子,为首的正是龙门副门主宫剑侠。她忙用当地语言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是你?”和宫剑侠四目相撞的那一刻,两人都在心中吃了一惊。宫剑侠容貌其实变了许多,但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你是寒剑?”穆晓华低呼出声,宫剑侠躲闪不及,被她认出了真实身份。他眼疾手快,抢在她继续说话之前一剑划破了她的喉咙。

    “大姐。”宫剑侠伸手揽过她跌倒的身体,穆晓华痛苦扭曲,惨笑道:“你、你真是寒剑?你不是早就死了吗?你……”

    宫剑侠淡淡道:“二十多年前寒剑就已经死了,我现在是龙门副门主,宫剑侠?”

    “龙门?”穆晓华十分聪慧,很快就明白了:“你现在为龙门做事?你是绝情谷弟子,你怎么能带着外人屠戮了绝情谷?你还是人吗?”

    宫剑侠凑上前在她耳边低语道:“大姐,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公子。我们是为了报仇,明白吗?”

    穆晓华的眼睛因为惊恐而瞪得老大:“五、五郎?不,不……”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推开宫剑侠,很快倒地身亡了。

    “大姐,对不起。”宫剑侠看着这个被自己亲手杀掉的女人,竟然有些悲伤了。他回头望一眼跟自己一起进来的几名龙门弟子,面上凶光一闪而过。他重又拔剑一招封喉,那几名弟子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已经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