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无心诀之翩若惊鸿 > 011 师徒回归绝情谷,各路人马齐登场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过凉州,经瓜州,淌疏勒河,过玉门关,就进入了茫茫沙漠之中。大漠内十分荒凉,只三人三马晓宿夜行,走了十来天终于出了沙漠,来到了伊吾。

    这绝情谷乃是西域大派,势力盘根错结,江湖上但凡有点名声的邪魔外道均已臣服,门下高手如云,远非中原各派所能比拟。绝情谷先后共设了一十三家分堂,称为内三堂和外十堂,此外麾下还有一个分支帮派“圣水宫”。要说起这圣水宫来,那也可是大有来头的,乃是百年前江湖邪教中的翘楚,堪与如今的中原八大派相提并论。只是如今逐渐势微,不在江湖露面,成了依附于绝情谷的附属。

    这时只听得前方马声蹄蹄,一队人马叫咤着来到了眼前,欧阳霸天便冲惊鸿说道:“来的正是内一堂堂主尚老大,外号‘夜来香’;内二堂堂主尚老二,外号‘独行客’;内三堂堂主尚老三,外号‘胖狐狸’。内三堂虽说与外十堂并无多大区别,可数年来跋扈惯了,尚家老大更是以首堂堂主自居。”他声音看似漫不经心,可聪明如惊鸿,却也听出他话中对尚氏兄弟的不满。马队说话间来到了眼前,为首的三名汉子率领众弟子集体下马下拜道:“属下恭迎二爷回谷。”

    欧阳霸天点头笑道:“各位兄弟辛苦了,请起。”惊鸿探目望去,只见三人都是一样的装束,第一个文质彬彬、相貌不凡。第二个其貌不扬,拄着拐棍是个跛子。第三个则胖得出奇,一脸福像。趁着他们寒暄当口,惊鸿便冲云清耳语道:“师父好像不怎么喜欢他们吧?”

    云清奇道:“你怎么知道的?师父虽然对尚氏兄弟不满,可也从来没撕破脸,人前人后客气极了,你能猜到真是厉害!”他四下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他们两个小孩子,便更加压低了声腔说道:“我听我父亲说过,师父当年能够打败众位师叔伯、顺利继任掌门,除了得到我父亲率领的暗卫支持外,尚家兄弟把持的内三堂也出了大力气。他们自持有功,除了师父外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嚣张跋扈至极。”

    惊鸿了然:“我在分舵也听说过尚氏大名,真是如雷惯耳呢。”

    大队人马向前浩浩荡荡走去,晚上借宿在附近一座小城,第二天天明上路后又走了大半天,才终于来到了绝情谷。谷口设有二层哨楼,十几名守哨弟子守卫在此。又竖一块界碑,上书“绝情谷”三个大字,旁边还有一行小字“擅入者死”。进谷须下马步行,一路上机关暗哨防不胜防,若是有外人闯进,当真是难得活命。

    一路上云清完美扮演了话唠角色,向惊鸿介绍各处情况。绝情谷比想象中还要大,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区域。东、西两区分布着绝情谷主要建筑物,弟子们也多在这两处活动。南区是禁地,除了历代掌门任何人不得踏足,北区则是安葬着历代掌门的墓园以及绝情谷祠堂所在。

    走了一程山路,前方突然一亮,几座气势恢弘的宫殿映入眼帘。三四十名黑衣女子静候多时,正是依附于绝情谷的圣水宫弟子。这圣水宫创派历史悠久,以毒药闻名于世,当年也曾让中原正派忌惮不已,第一任宫主五毒圣母更是武林第一人。只可惜在她之后再无弟子能继承她的太志,中原正派趁机围剿,存亡之际为绝情谷所救,圣水宫从此成了绝情谷附属,再不踏足江湖一步。

    人群中为首的是个三十多岁女子,看着容颜姣好、颇有姿色,却满脸冷绝,见到欧阳霸天只面无表情下拜,口中说道:“圣水宫弟子恭迎二爷回谷。”

    云清便对惊鸿介绍道:“她是圣水宫第六任宫主穆晓华,我们都叫她穆姑姑的。”

    惊鸿听着,心中飞如轮转。穆晓华的名字师父一早便提起过,她曾是绝情谷婢女,本来不会武功,后来才拜师于圣水宫。十余年前师祖姜寻仙逝,他的五大弟子为了争夺掌门尊位而自相残杀,二爷欧阳霸天取得了最后胜利。而奇怪得是,在他继任掌门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了并不出众的穆晓华为圣水宫宫主。弟子们纷纷猜测她定是二爷同谋,否则如何一跃而身居高位?

    圣水宫四周遍植花卉,形成了一个圆形的花海,看着恍若仙境,惊鸿却知道这花海里种植得都是杀人的毒药。花海中有一名长发赤足少女正在采摘鲜花,阳光照射下来,映衬着她有如九天仙女。惊鸿本来颜色姣好,与她比较起来,顿时就有些黯然失色了。

    看见欧阳霸天,少女一阵风似得跑过来,嘻嘻笑道:“师父,您回来了?”又看着云清道:“五哥,你可太没义气了,自己跑出去玩,都不带我。”

    云清笑着向惊鸿介绍:“这是你六姐凌青奴。”

    青奴喜笑颜开:“哦,你便是新来的小师妹?我听说过你,你叫姚、姚……”

    “姚惊鸿,六姐。”惊鸿微微一笑,直到很多年以后,凌青奴才后知后觉,这天惊鸿第一次叫她姐,也是最后一次了。

    绕过圣水宫宫殿群后又行了将近一盏茶的功夫,前方豁然开朗,宽阔的广场一眼望不到头。绝情谷弟子人数不少,分为一十三家分堂。其中有三堂弟子居住于谷中,称为内三堂。剩下的十堂则呈包围状分布于绝情谷外,无事并不进来,称为外十堂。此时正值晚课时间,内三堂除当值外的一百余人齐聚场上练功,叫咤声不绝于耳,果真一支威武之师。

    前方远远瞧见了有三座富丽堂皇的大殿,正中的是主殿“无极殿”,左侧为执法殿,右侧是执事殿,广场两边建有成排的房舍,却是众弟子的住所。

    执法长老元宝接到通报早已迎出等候,见到欧阳霸天含笑道:“二爷,您可算是回来了,此去中原一年,可把我急坏了。”

    欧阳霸天哂笑道:“有你这个执法长老坐镇,还会出什么乱子不成,我可是放心得很哪!”

    元宝无奈道:“您是出去躲清闲了,执事长老云四爷俗务繁忙长年不在谷中,绝情谷上下大小事全落我一人身上,没处说理去。”

    元宝与尚氏兄弟不同,乃是欧阳霸天自小一起长大的侍剑,身份非比寻常。绝情谷掌门之下设有执法、执事两位长老,地位崇高。元宝如今位居执法长老之位,负责管束一干弟子,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欧阳霸天对他的抱怨毫不再意,只“哈哈”一笑置之。他环顾着四周,低声问道:“我听四爷说,这一年多以来那三个越来越不大安份?”

    元宝脸色极不好看:“四爷说得不错,您不在这一年,尚家兄弟可春风得意太久了。要不是我还担着个代掌门名头,可连我也要压过去了。”

    欧阳霸天叹道:“我老了,已无意争夺权势,这才由着他们将势力一步步扩大,可他们永远学不会知足!”

    元宝道:“二爷还是及早防备为妙,听说他们已经开始插手外十堂事务,想将外十堂弟子也纳入尚氏旗下。”

    欧阳霸天道:“这事我已经知道,羽杭年纪不小了,这几年在外面也该玩够了,我准备让他理事,外十堂便归入他属下。绝情谷将来总是要交到他手上的,也该学着了。他应该已经回来了吧?”

    元宝点头:“大公子只比您早回来几天,他也的确到了该理事的年纪了。”他似有些诧异,笑道:“说起来这几年大公子一直不肯回谷,前几天突然回来还真吓了我一跳。”

    欧阳霸天叹道:“回来了又怎样,这孩子长大了,心思也越来越重,这几年他都对我避而不见,我也管不了他了。”

    元宝十分清楚他们师徒间的矛盾,却不好说什么,只能陪笑道:“二爷不必忧心,我看这次大公子回来后懂事了许多呢!”

    “这孩子……唉,是我对不起他……”欧阳霸天略有一丝伤感,正说着却听见耳边一声娇笑,一名盛装贵妇人走上前来笑道:“二爷回来了?”

    云清后退一步,规规矩矩行礼道:“母亲。”却是他的生母云夫人,娘家姓苏,闺名小媚。她年已四十余岁,却保养十分得宜,看起来倒是比实际年纪年轻许多。她摇摇摆摆走来,直接无视了儿子云清的行礼,只掩面含笑冲欧阳霸天道:“数着日子盼了这么久,可算是把二爷盼回来了。”

    欧阳霸天瞥她一眼道:“云夫人,你来得正好,这是惊鸿,是我在江南收的徒弟。我看一路上她跟清儿很是投契,如今谷中没有多余房子,就让她先暂时住在你那边罢!”

    “二爷放心,小媚知道了,一定照顾好惊鸿姑娘。”苏小媚的声音依旧娇媚,只是远行归来的亲生儿子云清就站在旁边,她却并不再意,一句话也没有过问,母子二人形同陌路。惊鸿回头望一眼躲在身后的云清,又细细打量了一番苏小媚,若有所思。云四爷看起来比她大很多,这家人的关系真是微妙啊。

    青奴对此早已见怪不怪,眼珠一转,冲云清道:“五哥,师兄妹们应该都在后山练功,我们带小师妹进去吧。”

    “好。”惊鸿转身跟随云清青奴往后山去了。穿过无极殿内隔断前后的巨大屏风,便来到了后山无为居。这里是师父欧阳霸天的住所,与前面各处富丽堂皇的风格不同,这里装饰得十分简朴。无为居后院便是绝情谷后山,几个人在练剑,两名青年男子对坐在石桌旁对弈,看见惊鸿过来,左边男子抬眼笑道:“回来的挺快。”正是问羽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