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三界主角群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小子,我来给你说吧!”

    就在那名弟子的长老师尊陷入沉吟之中时,另一边的一位崆峒派长老却是邪魅的一笑,让的那名弟子浑身一个激灵。

    这崆峒派虽然也是华夏九大宗门之一,但却是邪修门派,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而在这些邪修门派之中,崆峒派绝对可以称得上最邪性的门派之一。

    能够在邪修门派之中成为长老的武者,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之辈。

    被这样的邪修门派长老盯上,饶是陈辰已经半只脚踏入宗门之门,仍旧是觉得有些惧怕。

    “这……那就多些前辈解惑了。”

    看着近在身侧的师尊,陈辰心里顿时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拱手道。

    那名崆峒派长老见状,也只是阴阴的嘿嘿冷笑一声,便是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小子,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是暗劲大成了吧。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宗师之位。那你应该知道,要成为宗师,从暗劲到宗师之境,必须要贯穿天地二桥,使自身内息从丹田纵贯外天地吧?”

    “小子,我来给你说吧!”

    就在那名弟子的长老师尊陷入沉吟之中时,另一边的一位崆峒派长老却是邪魅的一笑,让的那名弟子浑身一个激灵。

    这崆峒派虽然也是华夏九大宗门之一,但却是邪修门派,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而在这些邪修门派之中,崆峒派绝对可以称得上最邪性的门派之一。

    能够在邪修门派之中成为长老的武者,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之辈。

    被这样的邪修门派长老盯上,饶是陈辰已经半只脚踏入宗门之门,仍旧是觉得有些惧怕。

    “这……那就多些前辈解惑了。”

    看着近在身侧的师尊,陈辰心里顿时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拱手道。

    那名崆峒派长老见状,也只是阴阴的嘿嘿冷笑一声,便是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小子,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是暗劲大成了吧。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宗师之位。那你应该知道,要成为宗师,从暗劲到宗师之境,必须要贯穿天地二桥,使自身内息从丹田纵贯外天地吧?”

    “小子,我来给你说吧!”

    就在那名弟子的长老师尊陷入沉吟之中时,另一边的一位崆峒派长老却是邪魅的一笑,让的那名弟子浑身一个激灵。

    这崆峒派虽然也是华夏九大宗门之一,但却是邪修门派,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而在这些邪修门派之中,崆峒派绝对可以称得上最邪性的门派之一。

    能够在邪修门派之中成为长老的武者,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之辈。

    被这样的邪修门派长老盯上,饶是陈辰已经半只脚踏入宗门之门,仍旧是觉得有些惧怕。

    “这……那就多些前辈解惑了。”

    看着近在身侧的师尊,陈辰心里顿时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拱手道。

    那名崆峒派长老见状,也只是阴阴的嘿嘿冷笑一声,便是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小子,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是暗劲大成了吧。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宗师之位。那你应该知道,要成为宗师,从暗劲到宗师之境,必须要贯穿天地二桥,使自身内息从丹田纵贯外天地吧?”

    “小子,我来给你说吧!”

    就在那名弟子的长老师尊陷入沉吟之中时,另一边的一位崆峒派长老却是邪魅的一笑,让的那名弟子浑身一个激灵。

    这崆峒派虽然也是华夏九大宗门之一,但却是邪修门派,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而在这些邪修门派之中,崆峒派绝对可以称得上最邪性的门派之一。

    能够在邪修门派之中成为长老的武者,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之辈。

    被这样的邪修门派长老盯上,饶是陈辰已经半只脚踏入宗门之门,仍旧是觉得有些惧怕。

    “这……那就多些前辈解惑了。”

    看着近在身侧的师尊,陈辰心里顿时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拱手道。

    那名崆峒派长老见状,也只是阴阴的嘿嘿冷笑一声,便是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小子,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是暗劲大成了吧。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宗师之位。那你应该知道,要成为宗师,从暗劲到宗师之境,必须要贯穿天地二桥,使自身内息从丹田纵贯外天地吧?”

    “小子,我来给你说吧!”

    就在那名弟子的长老师尊陷入沉吟之中时,另一边的一位崆峒派长老却是邪魅的一笑,让的那名弟子浑身一个激灵。

    这崆峒派虽然也是华夏九大宗门之一,但却是邪修门派,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而在这些邪修门派之中,崆峒派绝对可以称得上最邪性的门派之一。

    能够在邪修门派之中成为长老的武者,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之辈。

    被这样的邪修门派长老盯上,饶是陈辰已经半只脚踏入宗门之门,仍旧是觉得有些惧怕。

    “这……那就多些前辈解惑了。”

    看着近在身侧的师尊,陈辰心里顿时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拱手道。

    那名崆峒派长老见状,也只是阴阴的嘿嘿冷笑一声,便是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小子,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是暗劲大成了吧。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宗师之位。那你应该知道,要成为宗师,从暗劲到宗师之境,必须要贯穿天地二桥,使自身内息从丹田纵贯外天地吧?”

    “小子,我来给你说吧!”

    就在那名弟子的长老师尊陷入沉吟之中时,另一边的一位崆峒派长老却是邪魅的一笑,让的那名弟子浑身一个激灵。

    这崆峒派虽然也是华夏九大宗门之一,但却是邪修门派,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而在这些邪修门派之中,崆峒派绝对可以称得上最邪性的门派之一。

    能够在邪修门派之中成为长老的武者,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之辈。

    被这样的邪修门派长老盯上,饶是陈辰已经半只脚踏入宗门之门,仍旧是觉得有些惧怕。

    “这……那就多些前辈解惑了。”

    看着近在身侧的师尊,陈辰心里顿时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拱手道。

    那名崆峒派长老见状,也只是阴阴的嘿嘿冷笑一声,便是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小子,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是暗劲大成了吧。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宗师之位。那你应该知道,要成为宗师,从暗劲到宗师之境,必须要贯穿天地二桥,使自身内息从丹田纵贯外天地吧?”

    “小子,我来给你说吧!”

    就在那名弟子的长老师尊陷入沉吟之中时,另一边的一位崆峒派长老却是邪魅的一笑,让的那名弟子浑身一个激灵。

    这崆峒派虽然也是华夏九大宗门之一,但却是邪修门派,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而在这些邪修门派之中,崆峒派绝对可以称得上最邪性的门派之一。

    能够在邪修门派之中成为长老的武者,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之辈。

    被这样的邪修门派长老盯上,饶是陈辰已经半只脚踏入宗门之门,仍旧是觉得有些惧怕。

    “这……那就多些前辈解惑了。”

    看着近在身侧的师尊,陈辰心里顿时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拱手道。

    那名崆峒派长老见状,也只是阴阴的嘿嘿冷笑一声,便是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小子,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是暗劲大成了吧。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宗师之位。那你应该知道,要成为宗师,从暗劲到宗师之境,必须要贯穿天地二桥,使自身内息从丹田纵贯外天地吧?”

    “小子,我来给你说吧!”

    就在那名弟子的长老师尊陷入沉吟之中时,另一边的一位崆峒派长老却是邪魅的一笑,让的那名弟子浑身一个激灵。

    这崆峒派虽然也是华夏九大宗门之一,但却是邪修门派,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而在这些邪修门派之中,崆峒派绝对可以称得上最邪性的门派之一。

    能够在邪修门派之中成为长老的武者,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之辈。

    被这样的邪修门派长老盯上,饶是陈辰已经半只脚踏入宗门之门,仍旧是觉得有些惧怕。

    “这……那就多些前辈解惑了。”

    看着近在身侧的师尊,陈辰心里顿时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拱手道。

    那名崆峒派长老见状,也只是阴阴的嘿嘿冷笑一声,便是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小子,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是暗劲大成了吧。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宗师之位。那你应该知道,要成为宗师,从暗劲到宗师之境,必须要贯穿天地二桥,使自身内息从丹田纵贯外天地吧?”

    “小子,我来给你说吧!”

    就在那名弟子的长老师尊陷入沉吟之中时,另一边的一位崆峒派长老却是邪魅的一笑,让的那名弟子浑身一个激灵。

    这崆峒派虽然也是华夏九大宗门之一,但却是邪修门派,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而在这些邪修门派之中,崆峒派绝对可以称得上最邪性的门派之一。

    能够在邪修门派之中成为长老的武者,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之辈。

    被这样的邪修门派长老盯上,饶是陈辰已经半只脚踏入宗门之门,仍旧是觉得有些惧怕。

    “这……那就多些前辈解惑了。”

    看着近在身侧的师尊,陈辰心里顿时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拱手道。

    那名崆峒派长老见状,也只是阴阴的嘿嘿冷笑一声,便是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小子,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是暗劲大成了吧。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宗师之位。那你应该知道,要成为宗师,从暗劲到宗师之境,必须要贯穿天地二桥,使自身内息从丹田纵贯外天地吧?”

    “小子,我来给你说吧!”

    就在那名弟子的长老师尊陷入沉吟之中时,另一边的一位崆峒派长老却是邪魅的一笑,让的那名弟子浑身一个激灵。

    这崆峒派虽然也是华夏九大宗门之一,但却是邪修门派,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而在这些邪修门派之中,崆峒派绝对可以称得上最邪性的门派之一。

    能够在邪修门派之中成为长老的武者,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之辈。

    被这样的邪修门派长老盯上,饶是陈辰已经半只脚踏入宗门之门,仍旧是觉得有些惧怕。

    “这……那就多些前辈解惑了。”

    看着近在身侧的师尊,陈辰心里顿时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拱手道。

    那名崆峒派长老见状,也只是阴阴的嘿嘿冷笑一声,便是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小子,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是暗劲大成了吧。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宗师之位。那你应该知道,要成为宗师,从暗劲到宗师之境,必须要贯穿天地二桥,使自身内息从丹田纵贯外天地吧?”

    “小子,我来给你说吧!”

    就在那名弟子的长老师尊陷入沉吟之中时,另一边的一位崆峒派长老却是邪魅的一笑,让的那名弟子浑身一个激灵。

    这崆峒派虽然也是华夏九大宗门之一,但却是邪修门派,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而在这些邪修门派之中,崆峒派绝对可以称得上最邪性的门派之一。

    能够在邪修门派之中成为长老的武者,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之辈。

    被这样的邪修门派长老盯上,饶是陈辰已经半只脚踏入宗门之门,仍旧是觉得有些惧怕。

    “这……那就多些前辈解惑了。”

    看着近在身侧的师尊,陈辰心里顿时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拱手道。

    那名崆峒派长老见状,也只是阴阴的嘿嘿冷笑一声,便是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小子,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是暗劲大成了吧。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宗师之位。那你应该知道,要成为宗师,从暗劲到宗师之境,必须要贯穿天地二桥,使自身内息从丹田纵贯外天地吧?”

    “小子,我来给你说吧!”

    就在那名弟子的长老师尊陷入沉吟之中时,另一边的一位崆峒派长老却是邪魅的一笑,让的那名弟子浑身一个激灵。

    这崆峒派虽然也是华夏九大宗门之一,但却是邪修门派,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而在这些邪修门派之中,崆峒派绝对可以称得上最邪性的门派之一。

    能够在邪修门派之中成为长老的武者,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之辈。

    被这样的邪修门派长老盯上,饶是陈辰已经半只脚踏入宗门之门,仍旧是觉得有些惧怕。

    “这……那就多些前辈解惑了。”

    看着近在身侧的师尊,陈辰心里顿时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拱手道。

    那名崆峒派长老见状,也只是阴阴的嘿嘿冷笑一声,便是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小子,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是暗劲大成了吧。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宗师之位。那你应该知道,要成为宗师,从暗劲到宗师之境,必须要贯穿天地二桥,使自身内息从丹田纵贯外天地吧?”

    喜欢三界主角群请大家收藏:()三界主角群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