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艳客劫 > 第二百三十八章:哎呦,热闹了!
    一场插曲过后,胡颜直奔老道住所。

    老道依约开门,请她进去。

    胡颜就像一个贼,缩着头,吱溜一声钻进了门缝里,好像生怕别人知道她来此地一般。

    老道笑得意味深长,好像窥探到了一颗怦然心动的少女心。

    还是那个凉亭,还是那些石凳,还是那个老道,一身女装的胡颜却是颜若朝华、云鬓冰肌、临风独立、倾国倾城、与众不同。

    老道一边抚着三撇胡须,明目张胆地打量着胡颜,一边用轻柔的语言说着令人暧昧的话:“胡姑娘今日一番打扮,甚是靡丽多姿,堪称人间绝色啊。”

    胡颜垂头,不自然地扯了扯衣襟,小声道:“道长谬赞。”

    老道玩味一笑,自诩风流道:“胡小姐为何不抬起头来看贫道?”

    胡颜飞快地扫了老道一眼,又忙垂下头,盯着自己的手指间,磕巴道:“这……这样,挺好。”心中骂道:敢看你吗?明明老得掉渣,却还装出一副情场公子的多情模样,真怕多看两眼,将隔夜饭吐出来。

    老道误以为胡颜已经中了自己的魅术,对自己芳心暗许,心中得意非常,开口道:“看胡姑娘气色有异,想必那大劫难即将来临,容贫道为姑娘看看手相,好寻个法子施展。”说着,竟探身去抓胡颜的手。

    胡颜不做声,却已经准备给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来个满脸花。她挠人可不像其他女子那般柔弱,逮到一块肉就使劲儿地挠,还只能伤个皮毛。她挠人,那人最后能剩下骨头架子就不错了。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乒乒乓乓地敲门声,就像浴血奋战的战场上,响起的冲杀鼓鸣,骇得人心里发晃。

    老道动作微顿,收回手,不悦道:“容贫道先去看看,是哪个泼皮如此无礼!”

    老道一甩衣袍,气冲冲地迈步前行。胡颜勾唇一笑,站起身,施施然跟在其后。

    门刚一打开,就看孔落篱一头扑进了老道怀里,含泪颤声道:“许郎,你可安好?”

    老道微微一愣,轻轻推开孔落篱,不解道:“落篱,你这是何故?”

    孔落篱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两遍老道,这才嘘了一口气,抹掉了脸上的泪珠,柔声道:“今日听个货郎说起,有个道士与一武林人士起了争执,被打得吐血,命不久矣。我问他那道士的长相,他说好像有三撇胡须,我……我心里惶惶不安,特意赶来见你。知你无事,这心下稍安。只盼许郎多珍重,别忘了……”俏脸一红,含羞带怯道,“别忘了,你我二人花前月下的约定。”

    老道不想和孔落篱多做纠缠,于是低声哄道:“贫道无事,你且回吧。明日戌时,你且寻个由头偷偷前来,贫道……想你。”

    孔落篱激动地望着老道,那是满眼的相思之情。因老道的情话,她是身子都在轻轻颤抖。很显然,她的一颗芳心已然完全系于老道身上,想解都解不开。

    胡颜不晓得在孔落篱的眼中,老道是何等的英俊风流,但眼瞧着一个妙龄少女如此腻歪着一个八十老叟,其感官绝对不令人愉悦。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恶寒了一个。

    老道催促道:“回去吧。”

    孔落篱依依不舍地唤了声:“许郎……”

    看看那情比金坚的二人,胡颜狂抖了一下,瞬间有了去趟茅厕的冲动。

    就在这时,大门再次被拍响:“咚咚咚咚咚咚……”

    一连串的咚咚声,就像是一道道炸雷响在耳边,震得天地都为之色变。

    胡颜目露狡黠之色,悄然往后退了两步。看热闹可以,误伤就不好了。

    孔落篱捂着胸口,惊恐道:“许郎,莫不是出事了吧?”

    老道显得有些不悦,但还是上前一步,问了声:“谁啊?!”

    门外不搭话,又是一连串的咚咚声,都不带歇气的。

    就在此时,胡颜突然敏感地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那种阴森的感觉令人不喜。她不动声色,装作不知。

    老道仗着武功高强,又有手段,于是冷眼打开门,想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来这里闹事!

    门打开的那个瞬间,但见王瞎婆泛着眼白,一个健步冲了进来,一把扯住着孔落篱的衣领,抡圆了胳膊就是两个响亮的巴掌!口中还骂道:“你个千-人-骑-万-人-日-的-丑-婊-子,赶来勾-引老娘的相公?!我打死你!打死你个娼-妇!”

    孔落篱被王瞎婆劈头盖脸地一顿打给打傻了,直到老道伸手将其拦下,这才捂着脸,哆哆嗦嗦地退到一边,尖声骂道:“哪儿来的疯婆娘?怎地平白无故伤人?!”

    王瞎婆朝孔落篱吐了口口水,跳脚骂道:“你个婊-子!下三烂的玩应儿!敢勾-引男人,还不知道这是谁家的柱子?你怎敢叉开腿就上梁?也不怕捅死你个小**!”

    胡颜眨了眨眼睛,暗暗在心中树起大拇指,暗道:民间果然大有高手在,此番恶骂简直生动至极、**至极啊!

    孔落篱一个非出阁的姑娘家,哪里是王瞎婆这样的市井姑婆的对手?她被骂得小脸发白,身子再次颤抖起来。这次,不再是羞涩的,而是气的。她用眼睛望向老道,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老道有些听不下去了,于是训斥道:“行了,泼妇,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王瞎婆了这话,立刻掐腰吼道:“老娘是你明媒正娶的娘子,来捉骚狐狸,哪里撒野了?哪里是泼妇了?”这一通吼,露出了布满黄渍的牙,以及数个黑洞洞的牙窟窿,喷得老道满脸口水,腥臭无比。

    老道下意识地用袖子抹了一把脸,然后嗅了嗅鼻子,一张还算白净的脸瞬间变绿,怒不可遏道:“你这泼妇,再闹下去,贫道休了你!”

    孔落篱满脸不自信地望着老道,颤声道:“许郎,你……你迎娶了她?”

    老道尴尬地咧了咧嘴,突然挺起胸膛,一脸浩然正气道:“命运无常,与情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