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艳客劫 > 第一百三十五章:准备后事吧
    绿腰的房里,头发花白的李大夫在为其诊断后,脸色凝重地沉吟片刻,方道:“准备后世吧。”

    曲南一的呼吸一窒,不敢置信。

    花青染眸光微闪,分不清是喜是悲,却也是实打实地不敢置信。

    唐悠吓得腿一软,忙一把抓住李大夫的手臂,尖声道:“大……大夫,你说什么?我……我妹妹怎么了?”

    李大夫推开唐悠的手,轻叹一声,回道:“令妹已经油尽灯枯,脉搏细弱蛛丝,几不可闻。”

    唐悠瞪着眼睛,摇头道:“不会的、不会的,你不知道绿腰有多厉害、多聪慧,她……她……”说不下去,已是哽咽上了。

    曲南一稳住心神,觉得李大夫所言就跟闹笑话似的。前一刻,这绿腰还蹦跶得欢实,怎么这下一刻,就油尽灯枯了呢?他询问道:“大夫,可有救治之法?”

    李大夫回道:“大人,若她安心静养,以膳食细细调养,也可多活个一年半载。若还如此思虑过重、怒火攻心,怕也就能缓个七八天。依老夫看,不如将后世准备准备,好过事发突然,措手不及。”

    曲南一一掌拍在床榻上,吓得李大夫的白胡子往上翘。

    唐悠突然怒喝道:“你个老匹夫,休要胡说!”

    李大夫见惯了这样的事,也听惯了奉承和谩骂,倒也不生气,只是摇了摇头,感叹一声,便要离去。

    唐悠皱着一张包子脸,拦住李大夫,道:“喂,李大夫,好歹给开点儿药啊。”

    李大夫道:“她现在的状况,已经不适合吃药了。若她一直如此昏迷不醒,那七八天也是奢求了。”一仰头,看见曲南一那沉如水的脸色,和凶悍目光,李大夫终是改了口,“也罢,写一副方子给你,且尽人事听天意吧。”从药箱里取出竹片,写了几味药名后,递给唐悠,“这是一些温补的药,你让人去抓药吧。若她一直不醒喂不进去,哎……”

    唐悠付了诊金,让车夫送李大夫回去,并把药抓回来。回到屋里,望着一直陷入昏迷的绿腰,忍不住流出了眼泪,嗷嗷哭了两嗓子后,一抹眼泪,哽咽道:“妹子,你醒过来,姐姐带你去买新衣服。我唐悠刚认了妹子,你不能让我还来不及欢喜,就为你送葬。你说你想不起自己是谁,我帮你想,我帮你去打听,去查。你不能就这么去了,这么突然,这么……”说到最后,说不下去了,忍不住喃喃自语道,“怎么突然就昏倒了呢,怎么就怒火攻心了呢……”

    花青染这会儿不发呆了,坐在胡凳上,将白皙干净的手指,搭在绿腰的手腕上,诊着脉。

    曲南一问:“青染会医?”

    花青染摇头:“不会。不过却略懂几分脉象。”

    待花青染收回手,曲南一问:“怎样?”

    花青染看向绿腰的脸,点了点头。

    曲南一的眸光一亮,追问道:“有救?”

    花青染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看向曲南一,道:“点头其意是指李大夫所言不虚。”

    曲南一很佩服自己,这个时间竟然还有闲心竖起一根手指说:“真二。”

    花青染没见过绿腰在艳山脚下对仗白子戚的阵势,所以不太懂曲南一的手势为何与所言不同,但曲南一话中的意思,他却听明白了,是在骂他。

    花青染没心情和曲南一计较,站起身,踱步向外走去。他的心情有些矛盾,不知应如何是好。

    曲南一望着绿腰的脸,咧咧嘴角,道:“或许,我有个法子,能叫醒你。”

    唐悠的眼睛一亮,忙道:“表哥,你叫吧!”

    曲南一转头,对唐悠道:“你出去。”

    唐悠不解:“你叫你的,让我出去干啥?”

    曲南一看向绿腰,苦笑道:“这人都被你带坏了。”

    唐悠以为曲南一是在说自己,却没想明白自己哪里被带坏了。其实,曲南一说得自己他自己。他的想法被绿腰带到阴沟了去了。

    曲南一自嘲地一笑,站起身,看向窗外已经暗下来的天色,踱步走出门口,站在窗外,探头对唐悠道:“你且离绿腰远点儿。”

    唐悠傻乎乎地问:“为何?

    曲南一也不解释,只道:“站在三步开外。”

    唐悠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向后退了三步。

    曲南一轻咳一声,喊道:“心肝宝贝,醒醒啊。”

    花青染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跪倒在地。他有些窘迫地站直了身体,转头瞪了曲南一一眼:“作怪。”

    唐悠噗了一下,好像要喷东西,却因为无东西可喷,再次震动了鼻骨,她哎呦一声,虚捂着鼻子,小声喊着:“疼!不行,真疼!”

    曲南一也有些尴尬,摊手道:“李大夫所言,你们都听到了,若叫不醒她,命危矣。”说完,又硬着头皮,探头喊了一声,“宝贝……”

    唐悠不屑道:“就这法子啊?真亏了我那么崇拜表哥。”

    曲南一抬头,望天,咬了咬牙,抬腿走进屋里,站在绿腰的床头,细细打量了她两眼,见其如同死了般一动不动,那样子竟然有几分惨淡和可怜。他心中不舒服,干脆趴在床上,用手拍了拍绿腰的脸,轻叹一声,喊道:“心肝、宝贝,小可爱,小宝宝,宝宝……”

    宝宝?!

    绿腰正在馄饨的世界里寻找一个人,她翻山越岭、历经艰辛、赤脚踩在岩石上,留下一各个染了血的脚印。然,那个人却始终不曾出现,就好像在故意躲着她。可她知道,他绝非刻意。也许,他也在找自己,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罢了。茫茫人海,凡尘俗世,浮浮沉沉,包罗万象。人出生之事的一声啼哭,难道不是因为求而不得的最后一次放肆?难道不是因为前世的伤别离与这一世的寻不到?

    绿腰走过沙漠,穿过云海,心力交瘁,却从不肯停歇。

    她脚下的路被鲜血浸染,生命迹象在渐渐流逝,她却恍然不觉,直到昏倒在炙热的太阳底下,看着水分从自己的肌肤上蒸发,感受着生命无情的远离……

    绿腰闭上了眼睛,带着对未完成心愿的扼腕,以及一点点终于可以放下负担的窃喜,沉入了思海尽头。

    突然,她竟然有人叫她宝宝?!

    是的,宝宝!

    招招财进进宝宝的宝宝。

    操咧!谁这么缺德,给她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是了,是幺玖。

    咦?幺玖是谁?

    是谁在唤自己?那声音好生腻歪。

    是了,是曲南一。

    可是,曲南一是谁?

    绿腰突然睁开双眼,想要看看到底谁在恶心巴拉地呼唤自己。

    于是,四目相对,曲南一被吓了一跳的同时,心中升起欢喜——绿腰,终于醒了!

    那双黑白分明的小眼睛,真是充满了张力,仿佛能直抵人心里,生生叫人……打个冷颤啊。

    就在此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绿腰突然出手,一把掐住曲南一的脖子!只要稍稍用力,她那锋利的指甲便会刺入他的肌肤,或者干脆划开他的喉管。

    绿腰眼中有种疯狂的狠厉,唐悠却不知曲南一命悬一线,砰地一声扑到绿腰的身上,将她压得两眼翻白,手中失了力道,曲南一接势退后,远离突发的危险,唐悠则是拍着绿腰的胸口哭喊道:“妹子啊妹子,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我了。还是表哥的办法好,果然这样就能叫醒你。”

    绿腰这回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她抓住唐悠的胖爪子,声音沙哑道:“别拍了,胸都被你拍瘪了。”

    唐悠笑得鼻涕一把泪一把。

    花青染站在窗前,全程观看了这场热闹,唇角悄然勾起,面上如沐春风,手却像个孩子似的,在抠窗框上的泥巴。一下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