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艳客劫 > 第三百七十九章:打起来了!
    多宝忙拉住即将摔倒的百里非羽。

    百里非羽冷哼一声,推开多宝,挽起袖子,提起衣襟,爬上窗口,愣是跳进了屋内。落地时,他的身子晃了晃,额头隐隐见汗,可见身子极虚,却偏要逞能。

    他那双滴溜溜的猫眼,眨动间,仿若最美的琉璃灯盏,让人心生喜欢。他打量着屋里的人,屋里人又何尝不是在打量他?

    屋里,白子戚在为胡颜把脉,曲南一则是被封云起拖到了地上。

    封云起笑露一口白牙,道:“曲大人,我们也来一场男人和男人的较量如何?”

    曲南一摇头,义正言辞:“武斗太过野蛮,本官是文官,还是文斗风流……”

    话音未落,封云起已经一拳头砸了过去。

    曲南一哪里是封云起的对手?被打后,撒腿就跑要。这种行径,也就曲南一能做得出来。偏偏,花青染所在的位置挡住了曲南一的去路。

    曲南一急道:“青染,救命啊!”

    花青染突然变成孩童,怒道:“你将姐姐气晕了!打你!”言罢,一拳砸在曲南一的眼睛上。

    曲南一的身子直挺挺地后仰。

    一条银鞭,缠住曲南一的身体,将他拉了起来。

    曲南一嘘了一口气,对司韶道:“幸好有你护着……”

    话音未落,司韶一脚踹出,曲南一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撞向白子戚的后背。

    白子戚一掌拍出,曲南一砰地一声跪在地上,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门外的张衙役冲进屋子,拔出大刀,护在曲南一的面前,冲着众人喝道:“你们竟敢伤大人!大胆!”

    白子戚的手搭在胡颜的脉搏上,冷声道:“安静。”

    司韶长鞭一甩,卷着张衙役便扔到了屋外,撞到树上,直接昏死了过去。

    百里非羽拍手笑道:“太有趣了!太有趣了!爷决定了,就住这儿了!”

    司韶的鞭子一摔,就要缠上百里非羽的腰。

    那名长相普通的小厮多宝,突然出手,攥住百里非羽的鞭子,恭敬地喊了声:“公子。”

    司韶的耳朵动了动,突然脸染怒意,眉头微皱,用力一扯,收回了长鞭。

    曲南一擦掉嘴上的血,抬头看向百里非羽,然后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扭身去看胡颜。

    百里非羽张开手,拦下曲南一,质问道:“ 你就是县令啊?啧啧……被打得好惨呀。爷问你,爷那未过门的娘子呢?”

    曲南一心思百转,隐隐有了猜测,却因得了胡颜的吩咐,不好直接询问,况且,他心中焦灼,不知胡颜到底为何昏迷,哪里有心思应对这个二百五?

    曲南一不想搭理百里非羽,百里非羽却拦着曲南一不放,且出言威胁道:“你若不说,爷也打你喽。”

    曲南一险些被气笑了,真当他是软柿子,谁都可以捏两下吗?虽说他刚才占了个大便宜,被打两下也觉得神清气爽,但他又岂是宽宏大度的人?这仇,早晚得报!只不过……这个人,怎处处透着蹊跷?曲南一不动声色地道:“阁下是?”

    百里非羽掏出扇子,啪地一声展开,露出一副自命不凡的嘚瑟样子,洋洋自得地道:“本公子是百里山庄的三公子,百里非羽。”

    曲南一心中有了计较,于是道:“百里公子稍等片刻。”转身,探头看向胡颜,问白子戚,“阿颜为何昏迷?”

    白子戚突然掀开帷幔,站到曲南一面前,眸光阴冷若蛇,怒声道:“她为你吸毒疗伤,你却害得她心神不稳,毒火攻心!”虽说胡颜唇上的伤口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愈合,但白子戚素来落叶知秋,从胡颜磕坏的唇上推断出曲南一为何会中毒。这个想法,令他禁不住变得暴躁、残虐、眼中盯着曲南一身体,开始考虑他的哪块儿骨头可以收藏。

    曲南一目露惊讶、迷茫:“吸-毒疗伤?毒火攻心?”

    白子戚冷冷一笑,道:“难不成,你还以为,阿颜在主动亲你不成?”

    曲南一的目光有些愣怔,随即苦笑一声,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转而追问道:“阿颜何时能醒?可有大碍?”

    白子戚皱眉道:“不好说。”

    花青染上前一步,掀开帷幔的一角,探手摸上胡颜的脉搏,道:“阿颜的体质异于常人,此毒应该能解,但何时能解,就是个未知数了。”

    封云起问:“你是如何知道阿颜体质异于常人?”

    花青染的指尖微颤,收回手,站起身,看向封云起,却没有回话。

    司韶突然开口道:“花青染,你就是那个害她神识不请、浪迹艳山、茹毛饮血的罪魁祸首吧?”

    一语中的!

    封云起等人一同看向花青染,眼神皆十分不善。

    花青染的眸光闪了闪,终是沉声道:“是。她吸走了我身上的‘疯魔蛊’,变得神识不清、疯疯癫癫,浪迹艳山。”

    曲南一心中火起,扬起拳头便打向花青染的脸!这人,凭地可恨!

    一个曲南一,花青染还不放在眼里,却不想,司韶的鞭子突然缠到他的身上,困住了他的双手。曲南一这一拳,便打得结结实实。

    花青染挣开鞭子,白子戚突然出手,照着他的腹部便是一掌!与此同时,封云起的拳头也打在了他的下巴上。

    花青染整个人被掀翻了出去,跌到地上,咳出了血。他从地上爬起来,看向曲南一,“南一,他人动手便罢了,你谎称山魈腹中有颗天珠和一枚宝藏钥匙,引来众多武林人士,想要剖开她的腹部,取出天珠和钥匙。”

    众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到了曲南一的身上。

    曲南一嗤笑一声,道:“是。此谣言是我放出,哪又如何?阿颜胆识过人、机智无双,到如今仍旧好好儿活着。”挑眉,看向封云起,“倒是封公子下手够狠,接连重伤绿腰,险些害了她的性命。大夫让准备绿腰后事的话,如今,犹在耳边。”

    众人一起瞪向封云起,白子戚第一个出手,一拳打飞了封云起。

    司韶到长鞭一甩,缠上封云起的身子,又将他扔了回去。

    花青染一脚踹出,将封云起踹倒在地。

    封云起吐掉口中的血,站起身,一拳打向花青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