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这个大佬不要惹 > 第十一章 打架事件
    现场诡异地安静了两三秒钟。

    显然,纠缠归纠缠,吵架归吵架,谁都没想到丁广修会直接动手。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还是打女生。

    但考虑到他过去在学校内外的赫赫凶名,他这一巴掌打出去,一时间竟是没人敢出声——这不单纯是胆小的问题,学生毕竟是学生,好鞋还不踩烂狗屎呢,下意识的想法里,就没人愿意跟他起冲突。

    既是害怕,也觉得不值当。

    但毕竟有个女生,就这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他抽了一巴掌。

    还是个那么漂亮的女孩子。

    都不用刻意去看,袁立阳当时就听到,身边包括房名伟在内,好几个男生的喘息立马就变粗了。

    惩恶扬善、见义勇为、保护弱小的心,其实真的是谁都有。

    只是第一时间,还真没有人敢。

    但就在这个时候,这一声巴掌也就是刚落地两秒钟,袁立阳忽然动了。

    也没见他怎么伸手扒拉人,原本挤在他前面的人,近乎不受控制地往两边一分,硬是给他让出了一条通道。

    他几个大步就走了过去。

    其实这种事情对于袁立阳来说,是真的挺无奈的。

    管吧,是实在不怎么乐意,因为是真的不想跟周萍萍再有任何纠葛,但是不管吧,又觉得心里实在是过不去,毕竟也曾经同床共枕过,感情还是有一点的。

    于是最终,还是决定管了。

    而且他心里对丁广修颇有些不满——我为毛那么为难啊,还不是你小子逼的?你想泡周萍萍,换个地方泡,别让我看见行不行?干嘛非要跑到我们教室门口来装逼啊!而且还当着我的面打她!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那就……打!

    “你他妈嘴皮子很溜是吧?很会损人是吧?你再说呀!老子给你面子才……嗳,嗳你他妈干嘛……卧槽……”

    啪!

    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丁广修也只是刚看到一个人分开众人冲这边走过来了,当他话说到半截,下意识地扭头看过去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一条抡圆了的胳膊——他近乎下意识地想要抬手挡一下,但他刚一抬手,那胳膊竟然当即加快,没等他抬起手来,一个脆生生的巴掌就抡到脸上了。

    这一巴掌,可比他刚才那一下狠多了。

    他当时就被这一巴掌给差点儿抽飞,身子趔趄了几下,还是没站稳,直接扑到了另外一边他带来的几个同伙脚下。

    所有人目瞪口呆。

    一时之间,周围竟是说不出的安静。

    “你到底行不行啊!你泡妞就泡妞,百折不挠点儿行不行?受点刺激就打上了,就你这样的,还泡什么妞啊!”

    袁立阳的语气,半是调侃半是无奈,却反倒是把愤怒藏到了心里。

    这年头也不知道有没有“真香定律”了,别管有没有,袁立阳都没有想到,自己回到十八岁的第一天,居然就真香了。

    但事情该办还是得办。

    看着在同伴的搀扶下慢慢爬起来的丁广修,他说:“再说了,你守着我们四班的教室门,打我们四班的人,还是我们班花,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四班呀?”

    这语气,依然没有什么愤怒,反倒带着点儿调侃。

    再结合袁立阳此时有点懒洋洋混不吝的做派,小流氓一样,不管看上去还是听上去,都不像是在为周萍萍出头,反倒更像是四班的坐地虎在维护自己的地盘。

    丁广修捂着脸,感觉自己的后槽牙都被打得有点松动了,愤怒到眼睛里好像要喷出火来,冲身边的小伙伴们喊:“给我打!打死这狗日的!”

    他身后的几个人当即站了出来。

    人群齐刷刷后退了半步。

    这个时候,袁立阳的身后却忽然有个声音着急地说:“让开,让开点儿,让我过去,那是我兄弟……”

    此时的袁立阳,却是连头也没回,冲丁广修那边轻描淡写地说:“来!”

    “草!揍他!”

    一个人冲了上来。

    人群似受惊的鸟群一般,齐齐发出一声吸气的动静,拥挤着后退。

    本来已经快要挤过来的房名伟又被挡了一下。

    啪的一声!

    甚至连袁立阳的胳膊是什么时候抬起来的都没看清,一记耳光已经准确地抽到了那人的脸上,直接把他蓄势十足的前扑架势给抽没了不说,还把他整个人都打得不由自主地往旁边一飞,砰地一声,撞到了粗大的铁制护栏上。

    “啊……”

    紧接着又是啪的一声!

    这是第二个。

    五大三粗的年轻壮小伙,被反手的一记耳光抽飞,砰地一声撞到了走廊另外一边的教室墙壁上。

    “啊……”

    第三个扑上来。

    袁立阳的身体轻轻一让,右手在对方肩头一搭、一按,膝盖顶了上去。

    “啊……”

    不等他趴下,袁立阳一手抓起对方的后衣领,猛地朝身前扔出去。

    砰地一声,跟躲闪不及的另外两个人撞成了一团。

    其中就有丁广修。

    这一切说来不算复杂,现实中就更是迅捷如鹰起雀落一般。

    战斗基本结束。

    干净、清爽、迅速到让每一个看到了这一幕的人,都目瞪口呆。

    完全没有学生打群架时候的鸡毛鸭血一团乱麻。

    哦,不对,那个撞上墙壁的家伙很不走运,脑袋好像撞破了,还是流血了。

    …………

    楼上楼下,至少有两三百个学生都在看着。

    当袁立阳收手,楼上楼下有着片刻真空般的安静,但随后就轰的一下,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一股脑儿涌了上来。

    没人想到居然真的会打起来。

    更没人想到,四五个人打一个,居然会那么快就结束了战斗,而且还是那一个人赢了——砍瓜切菜一样!

    在各种嘈杂声音的包裹下,丁广修推开自己的同伴,站起身来,惊愕之极地看着身前的场面。

    都不是什么重伤,袁立阳虽然不大高兴,但下手的时候,毕竟还是很有分寸的,这个时候有那么一小会儿,都回过神来,爬起来的爬起来,缩回去的缩回去。

    但是没人敢再扑过来,更没人敢喊打了。

    大家看向袁立阳的时候,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丁广修就更是一副有些懵的模样——他这些年不知道打过多少次架,或者准确地说,不知道欺负过多少人了,几乎每一次都是大同小异,但这一次,事情的发展却显然是完全的出乎了他的预料。

    “还打不打?不打的话,就都滚蛋吧?”

    丁广修愣怔了好一会子,刚想张嘴,却被袁立阳的这句话给直接堵回去了。

    怎么办?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一目了然。

    “你……”

    “我叫袁立阳,也是四班的。”

    丁广修张了张嘴,“好!好!你牛逼!能打是吧?让你他妈英雄救美了一回是吧!你给我等着!”

    袁立阳抿嘴,见丁广修撂下这句话,转身就要跑,他开口道:“嗳……嗳……”

    丁广修等人闻言站住,回身。

    袁立阳很认真地说:“丁广修是吧?狠话你随便放,但下次跟我说话,你要是还敢带脏字儿,我保证让你嘴里一颗牙都不剩!”

    这就莫名的有点大佬风范了。

    虽然脸看着不像,但语气和心态,却像极了十分。

    丁广修张了张嘴,居然愣是没敢再说话,转身就走。

    一直等下到了一楼,他才站到回字形教学楼的中心广场,大声地发泄着愤怒,道:“姓袁的,有种放学别提前走,你跑不了的,咱们校门口见!”

    这时候,袁立阳正趴在栏杆上,往下看着他们。

    “那就回见了!”他淡淡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