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要了七条命的试练
    格兰杰家房间里,格兰杰夫妇坐在沙发上一左一右安慰着自己的女儿。母亲抚摸女儿的头发,看着有些沮丧的女儿劝解道:“这不能怪你,赫敏,这一天本来就是要怎么恐怖怎么来布置的。”

    “那个卢修斯以前找我们麻烦的时候那么高傲强硬,我们也没想到他会这样胆小…”格兰杰先生说着被太太瞪得停止了话头,改口道,“别担心,他家里人也没怪我们呀。”

    “艾米丽用印记联系了我,他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我们今晚送进去两个了…”赫敏的头低下去了,手按了按额头,继而担忧地说,“还有海莲娜,她被吓飞后现在不见人了,不知道躲哪去了。”

    “那个女幽灵似乎一直很淑女,但刚才脸好像都吓白了,逃走的动作飞快….”格兰杰先生回想起之前的情形反而有些开心的样子,“赫敏,这不正好说明你今晚很成功?那姑娘自己就是幽灵,没想到居然还被你整得怕鬼了。”

    感到难堪的赫敏,把按在额头上的手变为了捂着脸,她现在更担忧的是海莲娜告诉给她奶奶摩根勒费伊,说她受了自己的欺负。

    “格兰杰小姐,”入口地板上传来声音,刚刚那颗被赫敏落在地上的死灵骑士的脑袋,张着嘴瓮声瓮气地问道,“好像已经半天没有人愿意过来哩,俺可不可以把头安回来?”

    “噢,抱歉伊瓦尔。”赫敏从沙发上跳起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懊恼地说道,“我们这个环节取消,我不会再这么做了”

    “俺自己来就行了!”那颗断头说着指挥着自己的躯体走动,不过因为没习惯这种视角让他踩坏了一颗南瓜灯,“抱歉…”无头骑士摸索着,把自己的脑袋举起后对脖子那圈痕迹施放了一下负能量,然后愈合如初了,他甩甩头把踩坏的南瓜灯抱起,“多比,俺先把它丢外面井里啦,等会记得清哩!”

    已经起了身的赫敏没有坐回去,而是忧虑地走到窗口前?双手扶在窗台上?身体前倾往外探看,看到门外的那些小巫师路过自家门口的时候面带惊惶匆匆走开?有的甚至直接绕开到了街对面再绕回来…

    这甚至包括学院幽灵们?赫敏看到差点没头的尼克飘过来的时候似乎因为开始没留心,等靠太近才发现?这让他的头都被他立马向后飞的动作弄得只剩了点皮吊在了脖子上;拉文克劳的新学院幽灵洛哈特带着帕特丽夏和南希直接从街对面走了过去装着没看到格兰杰家的样子——之所以是装着是因为帕特立夏在指这边的房间时,洛哈特在尝试把她手打下去却因为灵体原因失败后?低声让南希把她女儿快速牵走了。

    “他们肯定都知道了!两个成年巫师被我吓晕的事情…巫师的传言很快…”赫敏恼火地用拳头锤了一下窗台?然后她注意到父母忍笑的表情恼火地说,“起码让我们把爸爸剩下的那些健齿糖的存货和我们不吃的糖果送光吧…”赫敏说着将自己褐色的长卷发往后一甩,扬起下巴,伸出手在糖果篮里抓了一大把糖就急匆匆地向门外走去?还没到门口?她就伸出手递向门外路过的那些小巫师,“谁要糖?都是名牌!各种口味都有…不用担心被吓到,幻术已经停止了!”

    但小巫师们见到赫敏就仿佛见到了再恐怖不过的东西,尖叫着跑开;在上学期因小天狼星人情关系支持过哈里斯的弗利警惕地盯着赫敏对着自己天真得想要过来的女儿喝到,“别去!他们和哈里斯家的圈套可多了!”

    “没有?我不是…”赫敏还想解释,但对方已经抱着女儿走了?但是传来的马蹄声让赫敏转过头,发现一直穿着盔甲的马人带着自己装扮成了霍格沃茨学生的女儿走了过来?他有着黑头发和黑身体,看上去比费伦泽粗野了很多?她的女儿的手臂挽着一个糖果篮?而手里则拿着一个装满了炸鱼薯条的纸袋子?正时不时对她的马人老父亲喂上一口。

    收到了卢娜伪装的女神神启,马人们最近很主动地尝试融入巫师社会,而之前对巫师们抱有些许敌意的贝恩,已经坚定成为霍格沃茨禁林区守卫的一员,并且主动带着女儿开始过起了两脚人的节日。

    “贝恩!晚上好!这是你女儿吗?”赫敏连忙伸手把糖递给穿着格兰芬多老版校服的小马驹,“孩子,要来点糖吗?”

    “谢谢!”马人女孩非常高兴地把她的篮子举了过来——作为以前一直都生活在禁林里过着部落生活的小马驹,对接受现代文明生活的这种变化由衷地感到喜欢,这里的巫师们马人们的态度并没有她父亲曾经一直对她灌输的那样坏,她糖果篮里装满的糖果可以证明这一点,而且现在她还可以很轻松买到‘漂亮的乌咪’的宝贝镜子外,还可以穿上各种漂亮的衣服——虽然它们需要花上一笔被巫师们叫做钱的东西订做,不过她父亲的工资足以应付这一切。

    “格兰杰小姐?”这个时候贝恩才注意到眼前的女巫和她的身份,这让他的腹胁处一下剧烈地起伏着,汗珠淋漓,这个一项胆大暴躁的马人一下变得有些为难,声音带着颤抖:“抱歉,我对城区的地形还不熟悉…”

    而听到格兰杰这个名字,马人小女孩被吓了一跳,手中自己的纸袋掉到了地上,哭着伸出双臂对身边的父亲大喊:“爸爸,她抓住了我…我不想死!”

    贝恩立刻把自己的女儿拉到身后,身体半躬展开双臂仿佛要拦住赫敏一样,将女儿护在怀里,声音有些颤抖:“格兰杰小姐,我的小马驹年纪还太小了,她还不能参与你的试练…”

    “对不起,我只是想…”意识到对方被自己吓到了,愧疚下赫敏有些手足无措,不过她意识到了对方台词的不对劲,“等等,贝恩,你们说的试练和死不死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女儿的小女巫朋友过来警告过我们…”贝恩的身体下沉,四条腿上青筋暴起,“说格兰杰小姐你今晚在你的房子布置了一个试练…她告诉我们这里已经有七位巫师失败送了命了…”

    赫敏被夸大到这种程度的传言惊呆了,她比划着试图解释:“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只是把人吓晕了,怎么可能会害死…呃…”

    但赫敏的这种比划动作却让马人父女们误会,让他们更加受惊了。

    “抱歉,格兰杰小姐我们还需要赶回部落看星星…”贝恩在说话的时候,就让蓄力已久的四条腿一弹,拉着女儿就开始反身向来的方向跑去。

    “爸爸,我的薯条还在地上!”

    “不要了!回头找格林德沃先生再要一袋…你记得多采一些覆盆子当回礼就行!”

    知道自己正在被不知道传成什么千奇百怪的恐怖谣言歌颂的赫敏,此时表情严峻地看着迈开蹄子跑得飞快的马人父女,最后无奈捡起了她们掉落的纸袋,袋子里的薯条和炸鱼散发出表示着它们被炸得恰到好处的香味。

    而赫敏的目光被新邻居那边的热闹情形吸引了过去,那栋灯火通明的房子和街道上布置的阴森恐怖的这些住宅不太相同,普通得仿佛就是一户普通的人家,但是其中隔段时间就响起的惨叫惊呼声和鼓掌欢呼声让它在平静中显得更加诡异可怖,却源源不绝地吸引着巫师带着自己的小孩挤进人群,也不断有带着纸袋、露出心满意足表情的巫师从人群里走出。

    唯一相同得是,巫师们都尽量避开了格兰杰家的这种房子——要不是平日巫师们对待他们家的态度都非常友好甚至带着一些讨好,刚从屋内走出来的格兰杰夫妇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又遭遇了什么歧视了。

    “爸爸妈妈…看来今晚没人敢过来了…”赫敏甩甩头回身靠近自己的父母,故作镇静地说道:“走吧,我们去新邻居那里赴宴,也让我们开开眼到底他做了什么让这些巫师又爱又怕…”

    但赫敏的话刚说完,院子里的一角就凭空开始浮现了一扇异界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