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圣骨传 > 第553章:领主之权
    面对林牧的步步相逼,地大领主的心境同时动摇了。他们的眼神都变得不对劲,甚至闪烁不定,不敢直面林牧的犀利目光。但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好发作。

    残影再次迅速一闪,林牧将分身聚合起来。双手负于身后,只是淡淡的说道:“大家听着,我的身份是主岛御风统,按照规矩,某种程度上应该平起平坐。”

    此话的意思是,林牧今天一定要将千颜保住,甚至连陈飞扬也不能有半点差池。以林牧如今在这乾玄天之中的影响力,四大领主还当真不敢将他怎么样。

    “林牧,你不要太过分。你这是典型的居功自傲。你以为没有你,我风域就会一直被压制下去,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所以,你认为没有人敢动你是吗?”

    大袖一挥,林牧丝毫不在乎他们说什么。经历过之前在玄幽秘境之中的画面,对于这些人,林牧已经不再抱有希望,态度自然不会好到哪儿去,这是必然。

    “我不想废话,也不想与你们纠缠。我现在好无意将事情说得太过,也不想撕破脸皮,所以你们还是见好就收,给你们面子,就一定要懂得识趣,明白吗?”

    转身,林牧拉过千颜,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就要离开。不过这时候他身形一顿,淡淡的问道:“最好立刻将陈飞扬放出来,不要以为可以用任何人做替死鬼。”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如果四大领主还不明白,那就是傻子。林牧没有将真相说穿,就是因为还在给他们面子。既然如此,这件事就必须单独处理,不能伸张。

    半个时辰之后,领主议事厅之中,林牧与四大领主都聚集在这里。四人以一种不善的目光盯着林牧。后者这次的态度转变太大,难道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

    “诸位领主,我人既然已经回到风域,那么就说明我不会畏惧任何问题。你们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若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是否要让我来代劳呢?”神秘的一笑。

    但凡是林牧出现这种笑意,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虽然四大领主现在一肚子火,但是依旧要保持冷静:“林牧,你知道些什么?还是听到什么传言?”

    不料,林牧并没有正面回答他们,而是话锋一转:“领主,崛起的滋味很好吧?被各方势力尊敬的滋味,也很不错吧?如今乾玄天四方尊崇风域,今非昔比啊。

    脸色一沉,甚至将目光撇开,并没有回答林牧的话。因为他们知道这其中带着讽刺的意味、今天风域的局面是怎么来的,他们心里很清楚,但林牧的态度。

    “林牧,你不要太过分。我们不知道你在外面听到什么,或者自以为知道什么,都不过时道听途说。你要明白,在你最无助的时候,是谁第一个站出来帮了你。”

    居然还好意思提这个?林牧不屑的瞥过他们一眼。依旧答非所问:“我有一件事必须说一下。既然风域已经完全崛起,也是因为我的缘故,便要拿回属于我的。”

    直接提出条件,半点都没有留情面的意思。林牧转身,看向半空之中:“我要风域主岛的领主权利,与你们同等的待遇。还有,各方的资源我也要有一份。”

    “你放肆!开什么玩笑?林牧,说到底你现在不过是风域的御风统,即便这次的功劳全部都是你的,那又怎样?太过锋芒毕露,太过居功自傲,并不是好事。”

    “不错,林牧,这次你前往四域大会,是否受到什么刺激?为何你回来之后,态度发生如此大的变化?你最好说清楚,否则我们不会答应你任何条件。”

    眼神微眯,林牧的眼中浮现一抹神秘的弧度,甚至有些危险的意味:“非要我将事情说破?本想给你们留下一点面子,但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继续装下去。”

    “你们为何急着将千颜师姐处置?为何又急着将陈飞扬也处置?按照你们以往的风格,不应该是如此急性子的啊?除非你们害怕什么隐秘暴露,所以才……”

    真当林牧是傻子?四域大会的危机,若是没有风域参与其中,他们会如此心虚?简直是可笑。害怕事情暴露,所以打算尽快的压制下来?纸包得住火吗?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四域大会的变故一定有我们参与其中?既然你已经在风域,而且成为御风统,那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这样做?简直是无稽之谈。”

    李千秋反驳,这件事的确有隐秘,但是并不像林牧所说的那样龌龊。这小子是吃错什么药了吗?非要这样针锋相对?难道说……李千秋似乎想到什么。

    “怎么?终于反应过来了?你们所谓的天域之人,不管是风域,林域,雷域,炎域,自诩名门正派,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自命清高,演戏不累吗?”

    林牧将气势完全的释放出来,强大的灵压使得他们四人只能以合力的方式对抗。这样的态势,让他们心中震惊,林牧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横了?突破多少?

    “你们在隐藏什么,试图想要掩盖什么,我全都一清二楚。诸位,我要的很简单,不过就是主岛的领主权利。其实对你们来说很简单,又何必纠结?”

    林牧在回来的途中,已经想好对策。他不能硬碰硬,只能先不戳破窗户纸,将自己想要的东西拿在手中。然后再循序渐进的掌控雷域的主要权利。

    林域,炎域那边也一样。只要他将四域的主导权利都掌控在自己手中,那么到时候要做什么事情就方便多了,也不会受到太多的限制,这就是他的目的。

    “好,我们可以答应你,将主岛的领主权利交给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们,将有些事就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要提及。这样我们还能友好的相处,不是吗?”

    终于做出妥协,林牧冷冷一笑,心中暗道:“当年利用完父亲,现在又想利用我?同样的招数要用多少遍?这一次我就将计就计,我看你们能怎么样?”

    无论是之前的炎域,还是现在的风域,又或者是雷域之上,他们想要的都只是林牧在天缺之体上的造诣,以及那句传说中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太过缥缈。

    入夜,林牧回到风域之前他的住所。千颜与陈飞扬已经顺利被释放,没有人再敢为难他们。一直焦急的等着林牧,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不用担心,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妥当。在这风域之上,没有人再敢有所微词。至于具体发生什么事,我暂时还不能说出来,师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说话间,陈飞扬一直都没有开口,好像是知道一些什么,脸色一直都不太好看。林牧也发现这一点,心中一动:“飞扬兄,难道你当真知道什么隐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