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的极品美女老板娘 > 第2607章 有本事的人,脾气就会大一点!
    “给我闭嘴!”

    一旁的冯珊珊看到楚婉君这么纠结,猜到了什么,一个巴掌,甩在了阿布的脸上,将他甩飞了出去。

    “砰!”

    阿布重重摔在地上,久久不能起来。

    本来,还想要再给楚婉君试压的萨摩,看着冯珊珊冷冷的盯着自己,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什么。

    帐篷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岳麓哀求的看着楚婉君,艾奇逊看了看众人,上前走到楚婉君的身边。

    “楚小姐,难道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如果有用的到我的地方,我必定全力以赴!”

    艾奇逊对着楚婉君说了两句,最后想着自己一个人可能不够帮楚婉君两女,又补了一句道。

    “外面的那些人,也全由你们差遣!”

    “婉君姐,如果我们抓紧时间,应该来得及!”

    看着可怜兮兮看着自己和楚婉君的岳麓,戚新月不忍心,又对着楚婉君说了一句。

    “呼,那我们抓紧吧!”

    楚婉君看了一眼戚新月,无奈的长出了一口气。

    “我来负责治疗他们,你继续炼药!”

    楚婉君继续对着戚新月说了一句,随后快步走到自己的煎锅旁,闻了闻,随后将里面的药汤倒了出来!

    她端着药汤,来到了岳麓的身旁,将滚烫的药汤,灌进了岳麓的嘴巴!

    “啊!”

    岳麓被烫的痛苦的喊了一声。

    “忍住!”

    楚婉君说了一句,继续灌进药汤。

    岳麓看到楚婉君的表情,强忍着嘴巴内火辣辣的疼痛,咕噜咕噜将药汤喝了下去。

    另外一边,戚新月也将炼制出来的药丸,喂进了邱宁的嘴巴。

    做完一切后,戚新月回到了丹炉旁,专心致志的再次开始炼丹。

    “珊珊,你用内力,帮他们化开药性!”

    楚婉君拿出银针,对着冯珊珊说了一句,随后就在岳麓身上施针。

    看到楚婉君的行动,萨摩和阿布长出了一口气。

    萨摩更是躲到了一旁,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起来。

    这次的赌约,看来是输定了!

    他要想后一步的计划,看看怎么挽回艾奇逊的名声。

    她想了片刻之后,脸上带着冷笑看了一眼一旁以为逃过一劫的阿布。

    对于萨摩的心思,在场众人全都没有发现。

    楚婉君给岳麓施完针,想要去给邱宁施针的时候,发现艾奇逊站在一旁,惊叹的看着自己,顿时不爽道。

    “还站在这里傻看什么?”

    “爸外面那群人,全都叫进来!”

    “额!”

    艾奇逊一愣,还从来没有人,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这让他有点不适应。

    不过,当他接触到楚婉君不爽的眼神之后,他尴尬的笑了笑,急忙走出帐篷。

    没一会,艾奇逊带着一众泰国古医,华夏中医,走进了帐篷,将帐篷挤个满满当当。

    他们迷茫的看着忙碌的楚婉君和戚新月,站在那里,不知道要干嘛。

    等了一会,没等到楚婉君后续的命令,艾奇逊看了看茫然的众人,走到楚婉君身边,小声问道。

    “楚小姐,人我都叫进来了,我们应该干嘛?”

    一众泰国古医,看着艾奇逊卑躬屈膝的样子,全都一懵。

    这还是艾奇逊吗?

    这老头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

    而且,还是对一个华夏小女娃娃!

    可是,接下来楚婉君的态度,让他们更加震惊,甚至有点愤怒。

    “难道你自己不会想吗?去煎药,煎大量的阳性药物!”

    楚婉君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对艾奇逊道。

    “额!”

    艾奇逊无语的摸了摸鼻子,稍稍退开来。

    泰国古医中,有几个脾气不好的,见楚婉君的态度如此没礼貌,顿时心头怒起,就要去呵斥楚婉君。

    可他们还没开口,就被退回来的艾奇逊给拉住,他笑笑对着众人道。

    “有本事的人,脾气就是有点大,不要计较,大家不要计较,一起去熬药吧!”

    众多泰国古医,又被艾奇逊的话给弄的一愣。

    有本事的人,脾气就是有点大!

    什么时候,艾奇逊会承认有人的本事比他大啊!

    刚才在帐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虽然心头疑惑,可是众人还是跟着艾奇逊,一起煎药去了。

    当然,他们煎药的过程中,还是查探了一下岳麓夫妻的情况。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本来已经必死的岳麓夫妻,在楚婉君短短时间的治疗下,居然已经快速的好转。

    甚至,他们体内因为寄养过葵水鱼,导致亏损的阳气,居然快速的呗弥补了过来。

    这个发现,让一众泰国古医彻底服气。

    在场任何一个人,或者是集众人之力,也不可能这么快的让岳麓夫妻恢复。

    甚至不说恢复,就算是保住岳麓夫妻的性命,都很困难。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众人看向楚婉君的眼神,全都变了。

    不再有敌意,反倒是有点佩服!

    不同于泰国古医,在艾奇逊说完之后,仁昌等老中医,全都没有丝毫犹豫,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相较于一众泰国古医,只能围着一个煎药锅的狼狈来说。

    仁昌等人,却显得从容的多。

    因为,在昨天晚上,他们就已经让熊琳命人,将他们的工具全都拿过来了。

    而看到仁昌等人有工具,自己等人却只有一口锅,有几个开朗的泰国古医,讨好的上来和仁昌等人套近乎。

    仁昌等人也很大度,将自己的工具,分了一部分给泰国古医。

    两方人的关系,顿时拉近了不。

    众人,其乐融融的在帐篷内,小声交流,埋首炼药。

    相较于帐篷内的气氛,别墅主楼大厅中,却显得无比的紧张。

    苏轩依旧闭目坐在那里,而阿赞湿身周围绕着浓郁的血气,一步一步的朝着苏轩接近。

    阿赞湿进入大厅已经这么久,可是他距离苏轩还有一半的路程。

    而他体内的血气,也已经被消耗了四分之一。

    甚至,在他的额头上,满是冷汗!

    他身上的衣物,也早就被汗湿。

    甚至,那汗,混合着已经完全干枯在他衣服上的鲜血,缓缓的滴落到地上。

    可就算是这样,阿赞湿依旧咬牙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