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巫妻 > 第231章 北疆之行:镇魂
    “你还是在猜测我究竟是不是她吧?”鹿鸣沉默了一下,然后耸动着肩膀笑起来,“那个九象......既然人是你捉到的,那要怎么处置,也由你看着办!”鹿鸣头未回,一说完就大步的朝前走去。

    文贞看着鹿鸣的背影,看着她走过通道,看着她走到城门外的那方天地,在城门的徐徐合拢里,鹿鸣的背景渐渐消失,最终不见。

    “大人!”文贞身边的侍卫提醒的叫唤了一声。文贞这才回过神来,深吸了口气,然后坐上宽敞的大车里,闭上了眼。

    再说鹿鸣,出城后她到底也回头看了几眼,再前行没一会儿,就遇见了带着骆驼的一支商队,商队人有人走上前来,口称拜见主人。

    鹿鸣便知道这些就是文贞安排护送她会南武麦州的人。

    鹿鸣骑上骆驼,跟着这些人南下。

    商队里面有位小师傅是专门伺候鹿鸣饮食的,有一天,从来不说话的小师傅突然跟鹿鸣快速又悄悄的说了句,“等回去了,我给你做鸡丝面!”说罢,对鹿鸣一眨眼。

    看着面的鹿鸣瞬间就笑了起来。

    一队人风餐露宿,好久才回到麦州,商队自是忙自己的事情去,鹿鸣想找,就能找到。

    而鹿鸣实则并没有在麦州逗留,她一匹快马疾行出城。再出现,是在九象之前的老宅处了。

    九象已先一步回了老宅,并按照鹿鸣要求的,将她需要的东西都置办妥当。

    “给你!”九象将胡阿四最贴身的东西也取了来,是胡阿四有小时候的胎发。这胎发本是放在一只袋子里,再挂在胡阿四脖子上的,只是后来进到罗家,被要求取下,如此,就由胡爷爷收了起来。除了胎发,胡掌柜还给了胡阿四小孩时换下的几颗乳牙。

    “你在外面等我吧!”鹿鸣接过,另外一只手拉起九象的手,笑了笑。她从来就没有成为过宣凤鸣,记忆是记忆,就算她是,那也是过往的事情,她清楚知道,如今她是谁!故意装成宣凤鸣到是骗过了文贞,也算是知道,文贞并没有故意给到她招魂秘籍。

    而且麦州的人也表示,七婆没有离开过麦州。

    鹿鸣还是有防备的,如今证明招魂秘籍果然和七婆没有关系,那么,就能正大光明的招魂胡阿四了。

    “万事小心!”九象将自己的手放在鹿鸣的手背上。他也从来没有被文贞捉到过,在公主府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过鹿鸣了,因为笃定九象没有被捉,所以文贞在城门口的试探,鹿鸣能那么的“冷漠”。

    九象走到屋外,依着院子里的枣树看自己的屋宅。熟悉的暖融融的烛色,令他不由想起很多往事......

    而屋里,鹿鸣开始准备招魂引阵。

    将死去人的魂魄招回,那是很玄乎的东西,玄乎的东西,则需要更加古老玄乎的术法来促使。九象给鹿鸣准备了人血,且是稚女之血。不过九象没有杀害任何稚女,只是取了她们鲜血且保证这样的伤是可恢复的,而且作为补偿,九象留了丰厚的报酬,能保证她们一家生活无忧。

    鹿鸣用这些血液,按照招魂秘籍上的图形,在脚下的地面上画了一个同样的图,然后又按照胡阿四的生辰八字,在不同的方位放了不同的物件,比如,胎发,比如,乳牙......当摆放一个拨浪鼓的时候,鹿鸣的手忽然迟疑住了,只因为她又看到了一个阵图上的字符,这个字符,属巫神契文。

    在看过半本巫典后,鹿鸣对巫神契文也有了些了解。这个招魂阵,有三个巫神契文,一个“生”,一个“死”,一个“镇”,其中这个“镇”字,出现了八次!

    直觉告诉鹿鸣,有些不对!可具体哪里不对,鹿鸣瞧了又瞧,甚至推算了又推算,却是看不出也算不出。

    她捏着胡阿四小时候玩过的拨浪鼓思量了有一小会儿,最后终是下定决心,将拨浪鼓放在了她原本打算要放置的位置。

    将东西都放好以后,鹿鸣走到阵法中心坐下,按照秘籍上描叙的,她咬破自己舌尖,用手指沾了自己舌尖血,将之涂抹在阵法一点之上。顿时,一股阴冷之气以那一点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房间的烛色瞬间幽暗下来,无风,鹿鸣的发丝也出现了轻微的飘动。

    然后鹿鸣抬起手,手掌相互一击,一声清脆的“啪-----”传遍房间四周。

    就在鹿鸣做这些的时候,于小巫山上,那只被九象救治回来的小鹿很是平和的在休息,如今距离九象第一次见到小鹿已经有七年多的时间了,可小鹿仍是保持着它最初时候的稚嫩样子,没有丝毫的长大过。

    很突然的,小鹿猛的弹跳起身,它扭动脖子四下巡看,黑黢黢的眼睛里流露着不安神色。小家伙是很有灵性的,它觉察到了不安,但是仔细的听四周,又没有发现令它不安的因素存在。可是,小家伙能感觉到心虚的浮躁和恐惧。

    小鹿就带着这浮躁和恐惧的情绪,在林子里奔跑起来,它觉得,也许奔跑能让自己好一些。

    然后奔跑中的小家伙突然前腿一软,向前跌倒了去,紧接着,它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失去气力。小家伙害怕的想挣扎,想呦呦叫,但都不能了。

    恐惧占据了小家伙的心灵,它忽然想起一直以来萦绕在它脑海里的梦境。梦境里有它的父母被击杀的画面,有古怪的咒语吟唱,然后它被一个老婆子提着脖颈,将什么东西塞进它的心口..............。

    小家伙此刻也感觉到了心口在难受,在窒息。当它觉得视线开始变的迷糊之时,忽的大量的新鲜空气又窜了进来,那窒息感在一瞬间也消失了。小家伙能感觉到,它刚刚诡异的失去的力气也又一下子恢复了。

    小家伙立刻奔起来,它要下山去,下山去,看看猎人哥哥回来没有。它此刻无比的需要身边有个朋友陪伴着。

    也就是小鹿恢复的时候,鹿鸣突然的的放下了行咒的手,也停止了念唱巫咒。房间的烛火恢复如常。

    鹿鸣的眼猛的睁开,眼神里流露出罕有的惊恐和失措。这惊恐和失措是因为就在刚刚她行招魂术的时候,她忽然明白了.......

    “殿下,仪式既然开始了,中断可是不行的!”七婆那幽幽的声音,在鹿鸣的身后响起。

    鹿鸣整个人的汗毛在瞬间倒竖了起来,她本能的想要转过头去,却发现身体竟然已不受她控制,“七婆!”鹿鸣的声音带着颤抖。

    “是!”七婆应着,人已鬼魅一般的从鹿鸣的身后移到了鹿鸣的身前。她开口说话的同时,人在鹿鸣的面前坐下,和鹿鸣坐出一样的盘腿姿势。

    “殿下,为了巫皇......!”七婆一边说,一边伸出右手食指,点落在鹿鸣的额头上。

    “放屁!”鹿鸣身体不能动弹,恐惧和愤怒令她爆了粗,“你想.......”鹿鸣的话语没有说完,因为七婆的食指已经点落下去了,同时巫唱从七婆的口中传出。

    房间的烛火快速的跳动一番似是要熄灭了去,可终究是没有熄灭,而是颜色从暖明黄转变成了幽青色。

    小巫山中,小鹿再一次的跌倒在地,这一次它没有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力,而是痛苦的在地上滚打起来,那一声声痛苦的叫唤,冲破云霄......

    ....................................

    麦州城。

    天空忽的闪过数道闷雷,且经久不绝。可人推窗看去,天色星星点点,很是舒朗,不应有雷声才是。

    池莲婆婆等姐妹聚在一起,站在帐篷外看着天色,一个个的都皱紧了眉头。

    罗府,罗巫、成合成仪也纷纷看着天空。这种见雷声却无天色变化的异象,在巫家的说词里面叫作:遮天。意味着老天爷眼睛没有瞧见,可有什么事情已然发生了。而且发生的往往是极其不好的事情。

    “这几年异象不少,如今有添了一桩!”罗巫主淡淡的看一眼成合,“去查一查,是不是还是跟那孩子有关!”

    “是!”成合领命。

    而在巫院,守书婆婆又在做推演,只是这一次,她一次也推算不出结果,所有的推演最后都是无效的。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梅府。

    《大巫妻》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大巫妻请大家收藏:大巫妻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