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巫妻 > 第230章 北疆之行:女帝
    文贞没有安排鹿鸣立刻进宫。她就算是凤鸣公主,如今也是鹿鸣的皮囊,进宫见北疆皇帝,不妥。

    鹿鸣听后神色不悦,几分赌气的说文贞都能接受她是凤鸣回魂的事情,她父皇如何就不能!?到时候让父皇随便问她就是,她能自证自己的公主身份。

    文贞便问,“即便陛下信了你,那然后呢?若被人知道招魂一术能让死去之人回魂复生,那皇后娘娘,大皇子他们,还有那些在血色婚礼中死去的人,是不是都可以被招魂?到那个时候,殿下你打算怎么做?”

    “我?”鹿鸣一时语塞,她知道魂回术可用,但是招魂并不是想的那么简单的。可如果有她这个例子在,父皇还真的就会想到母后以及兄长们回魂归来的事情。北疆皇室本就是巫家,只不过血脉越来越稀薄,她宣凤鸣生前就是皇室最大的希望,她的死后复生,意味着北疆皇室有更多的人,能死后复生!

    “陛下自然是要见的,但,还需要我来安排!”文贞安抚鹿鸣。

    接下来的几日,鹿鸣都在公主府里,文贞暗下吩咐人好好留意鹿鸣的举动,并报告给他。

    所有的报上的信息都显示,如今的鹿鸣有着和凤鸣公主一样的气性、口味、习惯。这让文贞舒出一口,想着七婆果然是没有骗她,那招魂术果然是能招回公主殿下的魂。只可怜了那位真正的鹿鸣姑娘,不知道她的魂,是死去了还是游荡在了别处?

    文贞又考虑起来凤鸣殿下日后的事情来,她如今没有皇室血脉,也不再是凤鸣公主的皮囊,要回归皇室,只怕不容易更不妥当。但这世上,凤鸣殿下的尊贵是独一份的,让她没有任何名份的这般一直住在公主府邸,也是不妥。

    如果让老皇帝收凤鸣公主为义女,再封公主头衔呢?

    皇帝老人,雄心也磨灭了,大皇子等继承人也不在了,若将来老皇帝故去,让凤鸣殿下登基为女皇!

    北疆的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女皇帝!

    是,会有人反对,朝臣只怕没有多少人会允许。可那又如何?只要他文贞想要殿下成为女皇帝,殿下就一定能登基称帝,再之后,就是对南武的复仇......

    “女帝?”听着文贞的话,看着他神色不掩激动和神往,鹿鸣先是惊讶,然后是迟疑,再接着是摇头拒绝,“文贞哥哥,其实这几日我也细细思量了!”顿了顿,她道,“见过父皇后,我仍是要回到南武去。”

    “回去!”文贞的脚微微抬起又放下,“您好不容易回来了,为何又要回去?”文贞不解。

    鹿鸣认真解释起来,“见父皇,也只是悄悄里看一眼,你说的对,我的事被太多的人知道,不好。而我留下来与我自己和北疆都无益,到是回去南武!”鹿鸣双手拢在一起,眉眼高抬里满是自信和骄傲,“在南武的巫院,我能以如今的身份习得更多的巫技,更多在我北疆遗失而在南武麦州保留下来的巫术。巫家原本一统,只是后来四分五裂,各自消亡。”

    “文贞哥哥,若是要南北一统,巫家不也是要一统的么。而且据我所知,在南武有一女子叫谢云娘,她的巫术有只人灭一国的能力,若我也能.......我北疆一统南武,何难?”

    鹿鸣的话语,尤其是最后的那些让文贞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南北一统,北疆统一南武这是文贞的野心。如今他将鹿鸣引为未来女帝,女帝又和他思量一样......

    而且,文贞想到了七婆的话。

    文贞是见过七婆的,鹿鸣来到这里,文贞给到招魂秘籍,一切都是文贞和七婆事先就谈好的。

    七婆说,“文大将军,你可想你的凤鸣公主能够,魂兮,归来?”

    七婆说,“南武的鹿鸣,其实和凤鸣公主有很大的牵绊,通过她,能让凤鸣公主回魂。”

    七婆说,“我会让鹿鸣来北疆,而你,给她她要的招魂秘籍。”

    “招魂术后,若她还不是凤鸣公主殿下,我发誓,我会立刻让人出手,杀了她!”文贞眼神凶残看七婆。

    七婆笑,不接话,“若你想杀,那便杀了。可若她是,她提出要回南武,你得让她走!”“还有,无论如何你要表现得不知道为什么殿下会回魂的事,这是你我的秘密!”

    “若她真是公主殿下,岂会想要离开北疆?我又岂能让她再回南武受罪?”文贞凝冷这眉。

    “文大人,文将军,真正的公主殿下,又岂会被你束缚在这小小府邸中,凤凰遨游九天,你可懂!”七婆笑着,人二三步之间,已消失不见了去。

    之后的一切,都如七婆预想。

    “好!”所有的思量都在电石火花之间,文贞很快的有了决定,“您的想法是对的,我来安排一下,等一切妥当了,您先见皇上,然后我派人暗中保护您进到南武去。”

    “好-----!”

    文贞的安排很快也很周全,鹿鸣在第二天就进宫了,她也如愿的见到了北疆的皇帝。

    空旷高挑的宫殿,庄严也幽冷。

    穿着明黄龙袍的男人,坐在龙椅上,皱着眉,手撑着脸颊一侧,竟是睡了过去。

    他的骨架高大,却比记忆中的人清廋了一大半。

    他的帝冠明亮,但白发却替代了记忆中人的青丝。

    鹿鸣的胸口闷闷的,咽喉酸涩,眼前的人,的确可以说是他的父亲。只是......

    鹿鸣看了一会,就离开了北疆皇宫,并在当天离开了北疆京都,南下回麦州。

    文贞送了一路又一路,一直送到当初将鹿鸣“请”回的那个城门口。

    “您,保重!”分别之际,文贞话反而很少了,之前要叮嘱的,他已经都叮嘱了,包括到麦州后,哪些地方的哪些人会完全听命于鹿鸣。

    鹿鸣点点头,手抬起,在文贞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潇洒利索的转身离开。走出一小段,听到文贞在后面问,“那个和你一起来的九象,被抓到了!”

    鹿鸣的脚步,停顿下来。

    文贞望着鹿鸣的背影,手紧了起来。

    这个九象,对鹿鸣很重要。

    但是对于凤鸣公主来说,什么都不是!

    她会怎么样说?

    喜欢大巫妻请大家收藏:大巫妻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