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一剑长安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纷至沓来(下)
    纷至沓来(下)

    “我叫小六,姓李。”他眯起眼看着徐长安说道,这眼神徐长安想起了以为姓李的朋友。

    那个小道士一眯起眼的时候,徐长安便知道他又蓄满了一肚子的坏水。

    他有些谨慎的看着自称李小六的人,下意识的想拉开距离。“小兄弟,别怕,以后有机会去莲池坐一会,里面有很多长辈,很有趣的。”

    说到“有趣”二字,徐长安看到李小六嘴皮一颤,眼皮不经意的往上挑了挑。通过这个表情他只知道那些老头绝对不简单,到底怎么不简单却猜不出来。

    若是他知道那群老头像小孩子玩闹一般钓一条小蛟,恐怕任何人都会觉得那群老头子“有趣”吧。

    “你放心,那群老头子还想见见你,你绝对没事的。”

    徐长安木讷的点了点头,齐凤甲听到这话,反倒是心里一动,转过头朝着李小六报以善意的一笑。

    ……

    天上泛着小雨,海天相接之处,乌云浓重,似乎是一张白色画布之上被人用浓墨泼洒了一般。不时间,那乌云的间隙之中,还传来了雷鸣和电闪,如同天劫将至一般。

    岑雪白看到这副光景,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齐凤甲,淡淡的说道:“若是它们不来,尚还能周旋一二,它们一来,我得护全海上的平静了。”说着,看了一眼徐长安。

    齐凤甲没有管他,懒洋洋的把刀往地上一插,看向了敖姨。

    “你家里人吧?”

    敖姨摇了摇头,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这南海之上,种族众多,也不一定是敖家的人。”齐凤甲看得出来她有些紧张,自从这天边乌云出现的一刹那,便有些心神恍惚。

    齐凤甲没有多说,看向了另一边。

    一阵阵黑风在天边旋转,自北向南而来。风声越来越大,发出了呜咽的声音。山脚的百姓们看看北方的风,看看北方的乌云,被吓得急忙躲进了刚刚才修好的龙王庙里。

    看到这副情景,齐凤甲、敖姨还有李小六都站了起来,面色凝重的看着那团黑风。而南海剑圣岑雪白叹了一口气,最终也站了起来,负手而立。

    风越发的大,刮得百姓都睁不开眼。今日的风,卷起了狂沙,如同一只野兽一

    般。

    他们抬起头来,看到了北方的天空之上,似乎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蟒蛇,而且这蟒蛇还不止一个头。

    所有百姓都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蟒蛇能在天上飞,蟒蛇能有多个头,他们揉了揉眼,顿时天边只见狂风,没了那巨大的蟒蛇。

    于是,大家都以为产生了幻觉。此后的日子里,风调雨顺,偶尔有人提起今日所见的怪蟒,也只是当幻觉。

    可齐凤甲他们看到却截然不同,那的确是蟒蛇。不,准确的来说,是血脉不纯的相柳。他们拥有蛇的身躯,却长着四颗蛇的脑袋,因为血脉稀薄,便只能用来当坐骑。

    两条血脉不纯的相柳身上站着两个人,两人都一副孱弱的模样,脸色苍白如同死人,穿着墨绿色的袍子,手持折扇,还轻轻的舔了舔嘴唇,显得妖异异常。“让那两条小相柳好好的回去躲着吧,不出来我当不知道了。下次再看见,大爷我熬上一锅汤。”

    李小六听到这话,看向了说话的齐凤甲,这位传闻中的刀圣说话的方式怎么可莲池里那群老头子差不多呢?

    站在两条相柳身上的二人自然便是湛南和湛胥了。

    两人听到这话,先是冲着齐凤甲遥遥一拜,随后身边出现了十多人簇拥着二人,如同天空之下有台阶一般,缓步而下。同时,那两条相柳也瞬间没了踪影。

    “湛南!”

    “湛胥!见过刀圣前辈!”

    两人异口同声,再度朝着齐凤甲一拜。齐凤甲点了点头,随后两人转身朝着南海剑圣岑雪白也同样行了一礼。

    “行了,行礼讲究内心。你们两兄弟恨不得将我们几人都抓起来,废了修为,千刀万剐吧!”面对逃出来的妖族,齐凤甲丝毫不留情面,直接说道。

    湛胥微微一笑,往前踏了半步。

    “在场的诸位前辈有谁不是这么想的呢?大家彼此彼此罢了!”

    齐凤甲冷哼一声,说了一句“伶牙俐齿”便死死的盯着两兄弟身边的十多位开天境。

    湛胥抬头,看到了徐长安。他龇起了牙,脸上露出了笑容,仿佛见到了多年不见的挚友一般。

    “小侯爷好,没想到长安城外一别,今日还能见到小侯爷。”

    汪紫涵看着这些人妖异,不像是好人,加上刚才那两条相柳实在是

    有些震撼人心,她便紧紧的拉住了徐长安的手臂。

    徐长安看着湛胥,也冷笑着回道:“我也没想到,还能见到两位,从越州城到长安,再到这封武山,我们缘分不浅呐!”

    湛胥笑笑,随后看向了齐凤甲。

    “齐前辈,此番前来的用意大家心知肚明。可我们现在来,只想请徐兄随我们去寒舍一聚,毕竟我们之间缘厚情深!”

    齐凤甲心中冷笑,天下间但凡是知道当年旧事的人,谁不知道这封妖剑体对妖族的限制有多大。他们要徐长安,无非是想解决一个后患而已。

    “在下和两位虽然缘分颇深,但各有各的事情,大家各散东西,有什么话便在这儿叙吧!”徐长安不是笨蛋,两人看他的眼神如同利剑一般,恨不得将他直接刺死当场,这什么缘分故友之说实属无稽之谈。

    “爽快一点吧,能谈就谈,谈不好就打!”

    穿着黑袍的南海剑圣突然说道,随即接着朝湛胥努了努嘴道:“我给你一个选择题,封妖剑体还有九龙符二者选其一!”

    “若是两者都想要,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湛胥和湛南一愣,同时身后的开天境们也脸上也浮现出了愠怒。

    这位南海剑圣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直接说道:“开天境之间也由差别,你们想试试我也不反对。”

    听到这话,那几个开天境的脾气顿时小了一些。

    同时,他转过头看着齐凤甲道:“你也一样,我们虽有故交,可大局更为的重要!”

    齐凤甲眼神一瞟,看了岑雪白一眼。

    “我无所谓,就是不知道这些年来你长进了多少!”

    岑雪白面上的微笑瞬间凝固了,四目相对,四目之中,战火皆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