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有一个进化点 > 第一章 魔镜魔镜告诉我
    昏暗的煤气灯下,秦南的脸有点僵硬!  秦南使劲往脸上揉搓了一下,熬了一个通宵的痛苦,让他有点难受。  这是什么灯,这是什么桌子,这是鹅毛笔,这是……  眼前蹊跷的场景,让秦南觉得,自己正处在某个蒸汽时代的情形模拟剧中。  只是迷迷瞪瞪睡了一觉,哪个家伙恶作剧把我弄到这儿来了?我……我这是在什么鬼地方呢!  一股锥心的疼痛感,瞬间侵袭了他,在这种痛感刺激下,秦南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一帧帧画面,接二连三的涌入秦南的心头,他吃惊的发现自己所在的房间里一具具诡异地死去的尸体,他看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在惊恐中一命呜呼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我……  又惊又怕的秦南,发现了桌子上摆放的一面鎏银的玻璃镜子,而镜子映出的,赫然是那死去的少年的脸。  这是我的脸,我已经死了?秦南大吃一惊!  惊魂未定的秦南,慌忙朝四周查看,一只还在燃烧的壁炉,呈现出一道裂纹的古钟,还有写着东西的羊皮卷……  一觉穿越了!  这点意识在秦南的心头升起的瞬间,秦南的心情糟透了!  他不想穿越啊!他活得有滋有味,他穿越干什么?  朝四周扫了两眼,秦南最想的,就是打开窗户冲出去,他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厚重的橡木窗户上是昏暗的暗绿色玻璃,透过玻璃朝外瞄了一眼,秦南差点吓尿了!他看到了一条飘荡在虚空中的身影。  这条身影影影绰绰,游荡在百米之外,白色的衣衫在月光下,越发显得阴森可怕……  “啊!救人啊,于勒死了!于勒死了!”  疯狂的叫喊声,透过窗户传过来。也就在这一刻,那飘荡在虚空中的身影,突然扭头朝着秦南看了过来。  这是一张灰白如纸的脸,两只空洞洞的眸子,流淌着一滴滴血色的光芒,在她看过来的那一瞬间,秦南突然觉得她在笑。  没错儿,她就是在笑!  仅仅对视了一秒,秦南就觉得仿佛有一条冰凉的蛇从他的心底爬过,不敢再多看一眼,此刻他的第一个本能反应,就是赶紧逃离这个诡异的世界。  这是一个什么鬼地方,太可怕了,不行,我得赶紧逃……  一个个念头在秦南的心头涌动,那凄厉的喊声,透过窗户再次传来。  “于勒死了,马夫于勒死了!”  听着这凄厉的吼声,秦南的脑海中生出的,是刚刚涌入自己脑海中的第一幅图画。  一个长着红色胡子,骨架高大的身体,整个人像一块风干的骨头,干瘪的躺在稻草上。而那画面中,更有人在说话:于勒好可怜。  这句话,秦南不知道是谁说的,可是听到于勒死的消息,秦南的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按照他心中的画面,十天之后,死的就是他现在穿越的少年,谢菲尔德庄园的继承人——安尔顿*哈登索伦!  庄园一共二百六十七人,每一个人都要死!  想到那一个个让人恐惧的画面,想到最终无可奈何死去的少年,秦南的心慢慢的沉了下去。  他虽然在心智上比少年要强,可是和少年相比,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  慌乱中的秦南下意识的朝着房间四周搜索,想要找件能够防身的兵器,可是在这房间中,他看到的只有书,笔,镜子……  一块闪动着乌黑色光芒的石头!  第一次见到这种石头的秦南,顺手把那石头拿起,刚刚准备仔细观看的他,就觉得自己手中一轻,那石头就无声无息的消散在虚空中。  而就在石头消失的刹那,秦南就觉得有一股力量,涌入了自己的身上。  “您现在拥有一个进化点,请选择要进化的物品。”一行文字,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秦南的心头。  一个进化点,要进化的物品!  这是什么情况?几乎就是出于本能,秦南的手指,就点在了那鎏银的玻璃镜子上。  “鎏银玻璃镜进化+1,变为魔镜,可观察方圆一百米范围的一切动静!”  伴随着这行字出现在秦南的心头,那鎏银玻璃镜上出现了一行秦南觉得自己只是第一次看到却知道其中意思的字:“尊敬的主人,您的仆从为您效劳。”  看着这行字,秦南大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此时他有东西可以交谈。  “刚刚发生了什么?”  “伟大的主人,这是您对我的考验么?刚刚一个低级邪灵杀了马夫的事情,怎么能瞒得过您洞穿一切的眼睛。”金色的字迹,再次出现在了水银镜子上。  邪灵,什么玩意儿?  就在秦南疑惑不解的时候,镜子上再次出现了一行字:“伟大的主人,作为我的创造者,请您给我起个名字吧!”  “叫魔镜吧!”秦南心里想着别的事,胡乱敷衍道。  “魔镜,真是一个好名字!内涵深刻却又通俗易懂,低调之中,隐含着大气;平凡之中,隐含着超然,主人您真是顶级的天才,也只有您这样的人物,才能够创造我。”  看着一行行五颜六色的字迹,秦南暗暗扪心自问,我怎么不知道我如此的出类拔萃?难道是我聪明的不够明显么?  自嘲了一下,再次朝魔镜问道:“你能对付邪灵吗?”  “伟大的主人,你让温尔文雅,充满了智慧气息的魔镜去从事战斗,这岂不是大材小用,暴殄天物吗!这简直就是拿传世的名画去铺地毯……”  看着一行行的字,秦南一阵无语,恨不得把这个可恶的镜子给砸了。  这家伙,太啰嗦了。  “你就直接说,行还是不行?”  那魔镜好像听出了秦南的不耐烦,小心翼翼的道:“主人,我不能战斗。”  “以后答话,直截了当就行了!”  就在秦南准备再问的时候,魔镜显现出了一行字:有人来了。  还不等秦南有所反应,轻轻的敲门声响起。秦南用融合记忆中的话喊了一句:“进来!”  一个穿着灰色长裙,腰间系着带补丁围裙的侍女,推门走了进来:“勋爵,齐斯丁管家要见您。”  看到这侍女脸上的雀斑,秦南的脑子里迅速映出了一个画面,一个让他感到恐惧的画面:  于勒之后,庄园里的第二个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