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神级王者升级系统 > 第一千两百七十八章:洪焱与鬼虚的冲突! !
    这是非常重要的。

    万一铁雷今天拍卖场的时候,因为这莫名敌意,突然和那个人起了冲突,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出现,他也不清楚。

    铁雷也很懂事,知道自己这莫名其妙出现的仇恨对自身,还有对身边的人意味着什么,所以乖乖的点了点头,小脸严肃的承诺道:“弟子会克制自己的,绝不冒失冲动。”

    这件事算是姑且揭过去了,李轩心中还是有着不少忧虑,但注意到铁雷的情绪不大好,果断的转移了话题。

    “把雷火石取出来吧,正好距离传送阵开启还有些时间,就由我来给你护法,你试试看能不能参悟到些许雷火石之上的雷霆之力。”

    铁雷到底还是个孩子,一听到这话立马将心里面的不开心抛到了九霄云外,兴致勃勃的将雷火石从储物戒指中取了出来。

    一刹那,阴色的雷光照耀了整间屋子,淡淡的火芒穿梭其中。

    这雷火石可是一件好宝贝,特别是在雷属性的铁雷身上。

    雷霆之力的强悍是有目共睹的,但除了能够从中领悟雷霆之力,增强自身的雷霆之力以外,雷火石之所以能够拍卖到几千中品灵石的高价,让无数修士垂涎欲滴,也是因为它自身还可炼制成本命战器,上限十分之高。。

    铁雷迫不及待的抱着雷火石跑到了床榻上,雷火石上缠绕的雷电火光在他体表啪啪作响,铁雷却像是吃了什么大补品一样骨头里都在各种爽着。

    闭目盘膝,灵魂之力覆盖而上。

    李轩在客房外面布了一个阵法,这里是炼丹师公会的总部,也不担心遇到危险,布下阵法只是为了防止外人突然闯进来。

    床上,铁雷气息全开,雷属性的能量瞬间弥漫开来。

    李轩在一旁为其护法,周围雷霆环绕,却无法靠近他些许。

    ……

    这是燕城最大的一家客栈,被雪曜宫包了一楼,洪焱世家包了二楼,阴虚宗包了三楼。

    二楼的某个房间。

    “尊使大人,雷火石的下落已经查清楚了,洪白一定将雷火石抢来,献给尊使大人。”

    “恩,你且小心,尽量不要与鬼虚宗遭遇,此事办好,好处少不了你们洪焱世家的。”

    说话之人是一名身材略微矮小的黑袍人,黑纱罩面,不知男女。

    洪白面露狂喜之色,却极力的掩饰着眼底的贪婪。

    “为尊使大人效命,是我洪焱世家之福。”

    洪白一躬到底,道。

    “恩。”

    尊使不喜不怒的点了点头,眼底深处的一抹嗤笑之色一闪即逝。

    这个世界总有一些白痴偏偏还要显出一副枭雄嘴脸。

    与此同时,不谋而合的是,三楼某个房间。

    “尊使大人,你要的消息已经打听清楚,那名少年名叫铁雷,是虎门玄门的核心弟子。”

    少年郎微微点头,清秀的脸上浮起一抹邪笑。

    他轻蔑的没有搭理鬼虚宗两位长老一眼,斜坐在椅子上,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

    咚,咚,咚。

    食指落下,少年郎眼角微眯,有着一丝危险光芒闪烁。

    虎门玄门?

    咚。

    食指落下,少年郎神色恢复如常,眼神颇有些耐人寻味。

    核心弟子,铁雷?

    铁姓么?

    炼丹师公会,就在铁雷在李轩指导之下,将雷火石炼化之后。

    外界,李轩布下的防御阵法突然晃动了起来。

    有人闯阵?

    李轩眉头猛然皱起,刚刚转过身,又听到了外面严绪和燕子坞焦急的喊声。

    “修罗宗主,你在房间里面吗?”

    “修罗宗主,你没事吧?”

    这两句话问的李轩莫名其妙,连忙带着铁雷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手中结印,阵法一阵波动之后,缓缓的敞开了一个容纳两人并行穿过的门户。

    阵法的门户外,来的不止燕子坞,严绪两人,还有言城究也在场。

    三人喝的都是微醺的样子,快步从门户中走来,急忙的异口同声道:“修罗宗主出了什么事吗?”

    李轩和铁雷两人相互看了看都有些摸不透脑。

    恰好注意到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身后,李轩也循着他们的目光看过去,这才恍然。

    身后,破碎的门板七零八落,这是之前铁雷炼化雷火石之时,体内雷霆之力暴走,李轩将其引导了些许出来所得造成的,想来是闹出的动静太大,这防御阵法又没有从内到外隔音的效果,所以才惊动了喝酒的言城究三人。

    李轩笑着叫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了一番,略有些歉然道:“是修罗考虑不周,打扰三位雅兴了。”

    三人都是爽朗一笑:“修罗宗主这是说的什么话,只要没事就好,什么雅兴不雅兴的,传送阵那边也准备差不多了,就算没别的事我们三个这顿酒也是喝不下去了。”

    李轩微微瞥眉,道:“传送阵已经准备好了?”

    “恩。”

    严绪走上前来点点头,说道:“事不宜迟,修罗老弟要是方便的话我们即刻赶过去吧,正好城究兄之前也通知了演测门的使者,我们几人一行就在传送阵汇合。”

    李轩自然没有意见,不过倒是有些诧异了严绪对言城究的称呼。

    看来这酒有时候确实是好东西,至少在特定的场合下也有着感情粘合剂的作用,虽然他不喜喝酒,可也不否认其存在的必要。

    这时燕子坞也上前来,说道:“三位既然都有要事在身,老夫也就不强留了。”

    他又将目光落在了李轩身上,笑道:“稍后就由老夫亲自送你们去传送阵走一遭,让老夫略有些遗憾的是未能一尽地主之宜,和修罗宗主大醉几日。”

    这话却是燕子坞的真心话,而且他也犯不着和这些人虚与委蛇。

    “燕老言重了,相逢即是有缘,待修罗从上宗归来之时,燕老如果不嫌弃的话,修罗一定再来叨扰几日。”

    “不嫌弃,不嫌弃,修罗宗主若是能来,老夫必定扫榻以迎。”

    燕子坞眉眼都笑出了一条条细微的皱纹。

    二人自是开怀,李轩也趁热打铁:“修罗都厚着脸皮称您一声燕老了,这宗主二字的称呼燕老就不想改一改?”

    “呃……”

    燕子坞一愣,这才注意到李轩对自己称呼的变化。

    没说的,两人亲切的以忘年交称谓起来,几人的气氛倒是融洽。

    虽说还不至于掏心掏肺,但至少有了一个不错的感情基础。

    接下来,在燕子坞亲自的引领下,几个人出了炼丹师公会一路疾行,十来分钟后来到了燕城唯一的一个传送法阵所在地,位于燕城官方所属的广场之上。

    远远地,一行人已经能看到广场的大概轮廓,伴随着乱七八糟的声音嘈杂入耳。

    “咦?”

    走在最前面的燕子坞嘴里发出一声轻咦,按理来说传送阵所在的广场是燕城官方重地,一直以来都是有着燕城精锐士兵看守,并且维持秩序,但眼前这乱哄哄的场面,实在是极少出现的。

    “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身旁,严绪等人也是疑惑问道。

    几人到都不是那种喜欢看热闹的人,依旧保持着匀速前进,大概一分钟不到的功夫,来到了人群的外围。

    今天传送的人数,差不多有五百人。

    现在全部围在了广场的中心处,反倒是那传送阵孤独的在一旁无人问津了起来。

    此时,四五百人议论纷纷,通过乱七八糟的议论声。

    李轩一行人依稀可以辨认出事情的原委经过。

    “这鬼虚宗抽的哪门子疯,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豪抢洪焱世家的宝贝?”

    “我听说鬼虚宗这次还是要去帝都的吧,就不怕在帝都被洪焱世家打击的寸步难行?”

    “嘘!你想死啦,鬼虚宗现在据说抱上了大腿,这话要是被鬼虚宗的人听见,他们折磨人的手段让你想死都死不成。”

    “就是,祸从口出不知道么?”

    “要看热闹没人拦着你,但是记住少说话,你以为洪焱世家就是好惹的,看着吧,说不定两方人可能大打出手呢。”

    …

    议论声不断,李轩等人却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只是他们一样很好奇,这鬼虚宗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和洪焱世家对上?

    这两个势力一个是燕城的地头蛇,另外一个是来自帝都的过江龙。

    先不提两方人马谁强谁弱,按照正常的思维,他们两个都是属于同一个水平线上的。

    除非必要应该不会起了争端才是。

    而此时,人群之中,洪焱与鬼虚宗两位领头人怒目而视,但谁也不会注意到在这种看起来火花迸射的对峙的背后,两方人马的领头人,心里面都是一样的发虚,并且叫苦不迭。

    鬼虚宗两位领头人,阴无蝎和鬼叵硬着头皮胁迫道:“将百炼鸣离甲交出来,否则的话,你洪焱世家在大庭广众之下落得个灰头土脸,别说我鬼虚宗没给尔等机会。”

    闻言,洪白的脸都黑了,百炼鸣离甲原本是被燕城地界的一个实力普通的势力竞拍所得。

    洪焱世家在查明了那个宗门底细以后,派人上门去强取豪夺,一通逼迫下来最终让那个宗门的掌舵人妥协,将百炼鸣离甲拱手送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