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唐门毒宗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警告
    花柔很无奈,遇上了这样的事,作为门主,她必须找出内鬼,也只能顺着可能去大胆猜想。

    她相信玉儿,但相信的基础是她知道玉儿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她对自己以外的一切似乎都没有那么看重,更何况孟知祥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去胁迫玉儿也是她难以猜想的。

    她只能大胆假设,毕竟他们四个当中只有这个可能是能想到的,但是玉儿的一句话却让她意识到自己伤到了玉儿,她急忙上前解释:

    “不!玉儿,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别过来!你也不要狡辩!”玉儿十分激动,她几乎是在嘶喊:“我知道我有多脏,我在你身边无时无刻不是脏的!我这辈子,干净不了了对不对!”

    “不是这样的玉儿!我只是觉得你有可能是被胁迫……”

    “觉得?就因为我曾经是孟知祥的人吗?”

    花柔沉默,唐箫闻言则是震惊:“什么?你是……”

    “对啊!我是!在凤主手里的时候我就是!被关进苦牢的时候我还是!陪你们去孟府刺杀的时候我照样是,所以到了此时,我依然是,对吧?那你们还等什么?”

    玉儿气呼呼地闭眼仰头:“来啊!杀了我啊!”

    花柔看着玉儿气坏了的样子,眉头紧皱试图上前安抚,但唐箫却挡在了她的面前,眼带求证和疑惑地看向她,轻声问了一句:“她曾是?”

    花柔点了点头,唐箫面色难看。

    “怎么还不动手?”玉儿不满地喊了一句,唐箫转身冲她道:“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们都不会动手,但我没料到你曾是细作的身份,所以……你必须被暂时关进地牢。”

    “唐箫!玉儿说她没有,那就是没有……”花柔话未说完就被玉儿打断了:“没有?呵呵,这会儿你倒帮我说话了,晚了!”

    玉儿转身就往外走:“地牢我认得路,要是怕我跑了,就跟上!”

    玉儿就这样出了屋,唐箫深吸一口气追在后面,花柔站在原地像丢了魂一样,她不知道自己的猜想是不是错了。

    唐六两却是一头雾水:“什么情况啊?”

    ……

    一轮圆月在天空高挂。

    胭脂在院里等待得近乎抓狂时,终于看到罗诚扶着彭岚回来,立刻狂奔上前:“我的小姐,你们可回来了!奴婢都担心死了!”

    说话间,她注意到彭岚面色阴郁,罗诚换了衣服,但胳膊和腰腹处都有血液渗出。

    “怎么了?没成吗?”

    “成了。”彭岚的声音低沉着。

    “成了是好事啊,那你们怎么……”

    彭岚此时抬手甩开了罗诚的搀扶想要赶紧回屋,但动作太大,扯痛了自己,不免叫出声来,吓得胭脂急忙关切:“小姐!”

    “走开!”彭岚叱责一声,自己捂着肩头入屋。

    胭脂整个人都懵了,她费解地看向罗诚,寻求答案。

    “我们和孟军交手,损伤惨重。”

    胭脂闻言捂住了嘴巴。

    “小姐右背有箭伤……”

    “啊?”胭脂哪敢耽搁,立刻就要进去伺候,但罗诚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别去!小姐心里不痛快,你让她一个人待一会儿吧。”

    想是赞同罗诚的话一样,屋门此时“砰”的一声关上了。

    屋内,彭岚一脸阴郁地站在门口,她的眼眸里是恨与怒。

    ……

    地牢里,玉儿抱着双膝缩在墙角处,头靠在墙上,她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着下午发生在主厅里的一幕幕,眼泪更不住地流淌。

    “你不信我,我为什么还要帮你呢?”玉儿嘟囔着,她觉得照亮她黑夜路径的那盏灯灭了。

    而此时此刻,毒房主厅里,花柔,唐箫还有唐六两三人正围坐在桌前,面色凝重。

    “我跟着六两去了密室,那机关真的超乎寻常。”唐箫面色满是疑惑:“我确信除非知道破解路径,否则根本无法入内!”

    “那就是说绝没有可能是别人硬闯进去的了?”

    “对啊!”唐六两看向花柔:“都说了那是慕君吾弄的,你不信我难道还不信他吗?”

    “不是我不信你们,而是如果真的这么难以破解,那玉儿就……就……”

    “洗不清嫌疑喽!”唐六两的话让花柔难受地搓了搓手:“一定有疏漏的地方,我们再想想。”

    唐箫看向花柔:“你还是相信玉儿?”

    “嗯。”花柔点头道:“我一直相信她,当时觉得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被胁迫,毕竟她曾是……但是她那么激动的反应,显然不是她,所以我们必须得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泄漏出去的!”

    “不要急,我们再想想。”

    “还要想啊!”唐六两撅嘴嘟囔:“那你们慢慢想吧,反正唐箫不会出卖唐门,花柔你也不会,我自己也没理由,怎么看都只有她这个曾经的内鬼有可能啊!”

    “就是因为这种想法,所以玉儿看起来嫌疑最大,但我相信她,你要不再想想,真的只有我们四个吗?”

    “啊!又来了!”唐六两直接脑袋往桌上磕:“真的!真的!你就是让我想一百次我也是这个答案啊!改良好以后,看过图纸的就只有咱们四个啊!”

    唐箫见状伸手去扯唐六两:“你好好的……”

    “等一下!”花柔“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六两,你刚刚说的是改良完成以后,就我们四个知道,那改良完成之前呢?”

    “没改好,我怎么会和人提啊!”

    “六两!先别下定论,你好好回忆一下。”唐箫将桌上的纸笔推到六两跟前:“从你开始着手改良起,都有谁知道和接触过?写下来!”

    ……

    彭岚坐在桌旁,耷拉着脑袋,神情抑郁透着怒色。

    屋门推开,有人入内,她身都懒得转:“别吵我,出去!”

    “至于吗?”

    彭岚闻言转身扭头瞪向进来的人。

    唐寂淡定自若地坐在了桌旁:“干嘛瞪着我,这可是你同意了的。”

    彭岚咬牙切齿:“我同意了你的计划,可没同意要死这么多人!”

    “我说得很清楚,要想花柔信任你,就必须是孟知祥的人与你交战,你不是说你明白吗?难道你以为交战会不死人吗?”

    “我当然知道会有人战死,但我万没想到孟知祥派来的人会那么多还那么厉害!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引来的这帮人?”

    “这个与你无关,你只要明白一点:孟知祥和祈王之间是有过节的,花柔以及唐门和孟知祥也有过节,所以在你的殿下那里已有个合理交代了。”

    “合理交代有什么用?如果我知道要死这么多人,我才不会出来救她!她就应该死在孟军手中!”

    “你以为她死了你就是赢家?别傻了!她要是死了,你永远也得不到祈王的心!”

    彭岚恨道:“未必!”

    “我是男人,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永远无法超越一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