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一百三十六章 愤怒的丹师
    这次的爆炸威力极大,使得整个丹药阁都在跟着颤抖,惹得丹药阁里头的其他丹师以及工作人员无一不小心脏哆嗦了几下,着实担心丹药阁会不会就这样塌方了。

    更是苦不堪言,怨念极重,恨不得冲过去将那个该死的始作俑者拖出来暴揍一顿。

    炼丹是一件必须集中大量精力方能完成的事情,这时不时的就发生剧烈的爆炸,他们哪里还能集中精力炼丹?

    这简直就是在浪费他们的精力,浪费他们的生命,更是在浪费学院的资源!

    “咳咳……”

    烟雾中,李泽道被那刺鼻的烟雾刺激得剧烈咳嗽的同是小心脏也哆嗦了几下,暗呼好险。

    “奶奶的,方才若非我跑得快的话只怕身上要挂彩了。”李泽道咽了咽口水。

    他万万没想到,这回的爆炸威力会是如此的恐怖。

    李泽道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五讲四美三热的大少少年,所以此时自是心里满满的都是歉意,他觉得很对不起丹药阁里的其他丹师,这威力一次比一次大的爆炸恐怕都要把他们的心脏病给吓出来了吧?

    “算了,不管了,继续研究……明明解决那问题了,为什么还炸炉呢?火药的量还是多了点?”李泽道盘腿坐下,盯着地上那丹炉的碎片看,继续苦思冥想起来。

    怀里,小乌龟那张龟脸上的肌肉在剧烈的抽,要不是刚吸食完李泽道身上那股天机气息,现在得赶紧抓紧时间将其炼化,否则自己那绝美的身体恐怕就要膨胀爆裂了,也担心自己此时冒头恐怕会暴露踪迹。

    否则它早就跳出来狠狠的一个龟爪子拍死这个王八蛋。

    该死的小道子,究竟在炼制什么丹药?竟能产生如此巨大的爆炸威力?差点吓破龟爷的胆子了。

    几个时辰之后,李泽道突然间想到什么,猛地拍了下自己的大腿,整个人更是从地上蹦跳起来,呼吸变得急速,双目中满满的都是狂喜之色。

    “我怎么这么笨呢?早就应该想到问题就出在那里不是吗?”李泽道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觉得自己实在太傻逼了一些。

    当下赶紧又取出一只新的丹炉,继续炼丹。

    如此又半个时辰过去,那被烧得发红的丹炉突然间剧烈的颤抖起来了,一股从内部形成的恐怖能量正不断膨胀,随时就要击破丹炉流窜出来。

    “情况似乎不太妙啊。”李泽道瞳孔大,脸色狂变,小心脏哆嗦得厉害。

    倒吸了好几口凉气的同时身形一闪,直接逃离了那炼丹房。

    呼吸之间,之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恐怕的能量席卷了整个丹药房,紧接着一声接着一声“轰隆”,闷响,那坚固无比的丹药房终于承受不住这一次又一次的爆炸,那墙体轰然倒塌,变成废墟。

    一时间更是浓雾滚滚,被炸裂的石头四处飞溅。

    与此同时,整个丹药阁都在跟着剧烈的震动,仿若正在发生一场规模不小的地震,甚至那位于三楼的几个药柜都倒塌了,各种珍贵的天材地宝散落一地。

    而随着恐怖爆炸的发生,丹药阁里的其他丹师小心脏哆嗦之余,在也忍不住了,他们终于发出了压抑许久的愤怒的嘶吼。

    “李泽道,你究竟在做什么?”

    “李泽道,你这哪里是炼丹?这次你炸毁了炼丹房,下次你炸的是不是就是整个丹药阁?”

    “太过分了!老夫活了这么久还真没遇到比你还过分的人!”

    “不行,老夫受不了!老夫这就杀了此子,谁跟老夫一起?”

    怒吼出这话的那老头见没人跟着自己一同冲过去,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轻咳了几下赶紧将那迈出去的脚伸了回来,心里暗骂这群家伙当真一点血性都没有,这都被折腾成这样的竟然只会在那边囔囔。

    就连向来对李泽道恭敬有加的药老,此时那张老脸也在抽,眼神里流露出惊悚情绪。事实上,炼丹时候炸炉很是常见,但是这如此恐怖的炸炉可就严重超出他的理解范畴了。

    药老没跟其他丹师一样,冲着李泽道发出怒吼声,他默默的取出玉卡,联系阁主玄冥真人。

    在让李老弟这么折腾下去,其他丹师势必受到极大影响,这样一来丹药阁可就没办法正常运转了,也就没办法完成学院所安排的炼制丹药任务,到时损失的,还是学院。

    甚至若是在发生更剧烈的爆炸,导致整个丹药阁轰然倒塌,那么将损失惨重,毕竟三楼更是藏有大量珍贵的天材地宝以及丹方。

    怀里,小乌龟龟脸已经抽得快没感觉了,差点就一个没忍住狠狠的在李泽道的胸口上咬一口。

    “该死的小道子,这是要吓死龟爷?你信不信龟爷一口咬死你?”

    面对着这群处于暴怒状态的丹师,李泽道很是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了尴尬却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小心脏更是哆嗦不停,这些丹师不会冲过来把自己揍一顿吧?

    李泽道心里很是委屈,错不在于我啊,是学院方面允许我随便折腾的啊,否则胆小如鼠的我敢这样折腾吗?

    况且你们这丹炉质量有待提高啊,要是质量好的话,怎么可能动不动就炸炉呢?

    最后这些怒火滔天的丹师终究还是干打雷不下雨,只能咬牙切齿在那边发泄下情绪,谁也不敢冲过去揍李泽道一顿。

    这让李泽道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很是感动,他觉得这些丹师都太善解人意了。

    他们肯定是知道研发的不容易,所以才没冲过来殴打自己!

    李泽道目中流露出坚毅之色,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努力把火枪的弹药改造好的,保证一枪过去,即便是灵仙镜强者,也得狼狈不堪。

    ……

    轻风吹拂,白雾弥漫。

    位于丹药阁后面那悬崖边上的不周亭里,一胖一瘦两道身影面对面坐着正下着那飞行棋。

    “这一盘,一定是我先跑完!”玄冥真人眼神挑衅的扫了长生真人一眼,语气不容反驳。

    “上一盘,你也是这么说的;上上一盘,你还是这么说……你总这么说。”跟玄冥真人相比,不周学院院长显得如此的风轻云淡,甚至眼睛还微微眯着,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

    玄冥真人那胖乎且油腻的脸一黑,着实很想吐血:“长生老贼,我说你能不能换个台词?你总这样说你不累吗?”

    “你什么时候能看清现实?”长生真人淡淡一笑反问。

    “……”于是玄冥真人发现自己那伤痕累累的胸口上又多出了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刀子了。

    这个该死的老贼,他有那么一次不打击自己会死啊。

    “有关对战瀛洲学院那群傻逼的人选都确定了?”为了不找虐,玄冥真人换了个话题。

    毕竟是丹药阁阁主,所以三名出战的丹师自是由他来挑选,至于三名学生人选以及教师人选,他自是不清楚。

    “出战教师人选已定,学生尚少一人选。”长生真人说。

    其实原本已经确定由莫天涯出战,毕竟莫天涯的实力可以比肩灵神境强者,自是最适合那人选,

    没想到却是发生了点意外,莫天涯被学院除名甚至追杀,自然不能在代表学院出战。

    玄冥真人很想吐血,这还有两天不到瀛洲学院的人就要到了,竟然还未挑选出出战人选?你这院长是怎么当的?

    你要是不会当就该退位让贤让我来啊!

    “你不担心?”这老贼总是一副诸事在握的样子,让玄冥真人很是不爽。

    “为何担心?”长生真人反问。

    “上次交流,咱们学院不过稍胜半筹,这回瀛洲学院肯定来势汹汹,长生老贼啊,你这么不以为然的话要是输了可就丢脸了啊。”玄冥真人没好气的说道。

    长生真人淡然笑笑:“比赛第二,友谊第一。”

    “……”玄冥真人瞪大眼睛,看着长身真人的眼神就如同见了鬼似的。

    这老贼这是撞邪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种如此令人作呕的话来?

    说什么比赛第一友谊第二?也不知道当年是哪个王八蛋用卑劣的手段打败了一众竞争者最后成功坐上学院院长这一宝座的。

    “长生老贼,你够不要脸的。”玄冥真人很是鄙夷的说道。

    长生真人笑而不语,丝毫不受影响。

    就在这时,恐怖的爆炸声从一旁那丹药阁传来,甚至肉眼可见,整个丹药阁都在晃动,更是有大量的浓烟从丹药阁那门窗飘散出来。

    “又炸炉了?那小子到底在折腾什么?”玄冥真人的脸上的皮肉抽了抽。

    这两天以来,至少发生了十次炸炉事件了,爆炸威力一次比一次大,玄冥真人都担心丹药阁就这样被他给炸毁了。

    炼丹时炸炉很是常见,但是这么恐怖的炸炉,已经严重超出玄冥真人的理解范畴了。

    要不是那小子是长生老贼的私生子,更是在长生老贼的默许之下“胡作非为”,玄冥真人早就过去一巴掌拍死李泽道了。

    长生真人扫了那丹药阁一眼,脸上依旧带着淡然的笑容,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像是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似的,又似乎,已经没有事情能撼动他那颗古井无纹的心了。

    就在这时,被玄冥真人放在一旁的玉卡上释放出一道柔和的光芒出来,已然有一条信息被传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