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零九十一章 财大气粗
    这个李道泽竟然是曾经南极深爱的那个人妖东方铭……至少长得一模一样,如此的娘炮!

    目光死死的盯着手机里这张长得相当娘的脸好一会儿,李泽道这才将手机放回兜里,抬头看向那天使号大酒店,面色阴沉如同那漆黑的海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良久之后,他点燃了一支香烟,狠狠的吸了几口,感受着烟雾缭绕侵蚀着整个胸腔,那颗充满暴戾的心这才稍微平静一些。

    手指一弹,手里的半截香烟在那幽暗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幅度,最后消失在那漆黑的海面上。

    李泽道裹了裹身上的牛仔衣,转身离开。

    路灯下,他那张脸显得如此的神经质。

    ……

    房间里开着一盏紫色的小灯,为这场颇为劲爆的大戏营造出了一种显得如此魅惑的气氛。

    也得益于那一盏紫色的小灯,所以可以清晰的看到那豪华大床上那两具正拼命蠕动的身体。

    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前面那个长发飘飘,发出的声音却是并非是娇滴魅惑,反而略显浑厚,带着男性荷尔蒙的浑厚,在看他那胸口,扁平一片。

    女人就算是飞机场,但是多少还是有一点的,但是这个人,干脆没有!另外他那胯下……不说也罢。

    所以,这是一个男的!一个留着一头长发,而且身形看起来显得如此娇弱的男的。

    后面那个自然也是男的,而且还是一个长相刚毅且帅气,拥有八块腹肌的大帅哥,这要是女人见到这样一个man竟然喜欢这种调调,指定是要捶胸顿足觉得实在太浪费了。

    甚至如果你仔细看他那张脸,你会发现他跟最近正上映的一部偶像剧里的那个男主角长得极其相似。

    随着后面男健壮男子一声闷吼,这场战斗宣布告一段落。

    长发男子轻轻的喘着气息,手温柔的抚摸着帅气男子那胸口,声音显得发嗲:“亲爱的,你真棒。”

    “亲爱的,你也很棒。”帅气男子温柔的说道,眸子深处却是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恶心。

    去你妈的,要不是你威胁老子说不上你你就封杀老子,老子能在这里干这种如此恶心的事情?你妈的!

    就在帅气男子在心里默默的诅咒长发男子的时候,一道显得如此不合时宜的声音骤然间响起:“你们完事了吧?完事了的话我想我可以出来了。”

    说着,一道修长身影从窗帘后面走了出来。

    “哗!”床上两人就如同受到惊吓的那小兔子似的,慌乱的从床上蹦跳起来,那个身形娇瘦的男子更是可能因为腿早就跪软了的缘故直接从床上滚了下去。

    “哎呦诶……”他惨叫了一声之后更是扯着嗓子喊起来了,“是谁?是谁?保镖,保镖……”

    “李道泽先生,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脸上套着一个头套只露出两只眼睛一只嘴巴的李泽道饶有兴趣的看着李道泽……不,是人妖东方铭笑道。

    他实在没想到,时空变了,东方铭的兴趣性也彻底的改变了,之前他并非伪娘,却是故意在那边装伪娘。

    而现在,他是真的伪娘,不喜欢女人只喜欢男人的伪娘。

    如此看来,任天堂仅仅只是在帮他打工,并非是他的女人……李泽道的心里一下子就舒服了不少,后半夜可以舒服的睡个好觉了。

    “天使号大酒店最高档的套房的隔音效果是极佳的,你就算喊破喉咙了,外头守着的那些保镖是听不到的,除非你按下床头那警报器……哦,别打哪警报器的注意了,那警报器已经被我破坏了。”李泽道说。

    “说出你的目的吧。”李道泽一手捂着自己的胯下,另外一只手捂着他那*站起身来,那张“妩媚”的小脸阴沉无比。

    终究是首富的儿子,从小到大见到的都是大场面,大人物,所以那点魄力还是有的,因此此时已经彻底的平静下来了。

    他自然不会询问对方是谁,毕竟这样的问题非但很是白痴,更为重要的是,如果对方主动把自己的身份给交代了,很有可能是因为心生灭口之心了所以不怕你知道他的身份。

    只不过让李道泽想不明白的是,这个家伙是如何潜入这个戒备森严的房间里的?

    至于那个酷似某个当红明星的男子,则脑袋低着,都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了,让他稍微松口气的是,对方似乎是针对李道泽来的。

    李泽道走到那宽大柔软的沙发坐下来,腿抬了起来放在面前那桌面上,冷眼看着李道泽……不,是东方铭,嘴角翘起了一丝冷冰冰的幅度。

    “也没什么,就是过来算一笔旧账。”李泽道道。

    摸出香烟跟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雾缭绕中,他看着李道泽的那双眼睛显得如此的冰冷。

    曾经他被眼前这个人妖耍得团团转,更是数次差点丧命,曾经因为这个人妖,所以有一个女人成为他心中最柔软地方的一根刺,成为了他的梦魇,成为了他心中永远的痛!

    现在老天给了他这次找回场子的机会,李泽道觉得自己得好好珍惜,不能就这样浪费了。

    “旧账?”李道泽心想所以自己跟这个人结过什么怨?

    身为华夏首富的儿子,超级富二代,华夏十大杰出青年,李道泽向来都是狂妄的,所以难免得罪人。

    只不过他从来都不惧怕得罪人,因为他不觉得他得罪过的那些人有能耐找自己麻烦。

    没想到,终究还是疏忽了。

    “那就算吧,你开个价。”李道泽在床边坐下,随手扯过被子盖住自己那娇弱的身体。他不是随便的人,身体自然不能随便被看。

    在他的世界观里,没有什么问题是用钱解决不了的,恰好,他相当的有钱。

    在那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他端着一杯咖啡站在那巨大落地窗跟前,居高临夏看着这座城市的那灯火辉煌,然后在犯愁说我钱这么多该怎么花呀在不花的话钱就要发霉了啊怎么办啊头疼啊!

    “开个价?”李泽道笑了,嘴角处那一抹翘痕看起来是如此的阴森。

    “你笑什么?”李道泽那清秀的柳眉挑了挑,这该死的王八蛋这是在质疑自己财力?

    “你想要多少钱?一千万?两千万?五千万?甚至是一个亿?说吧,我这就给你转账,甚至你要现金,我也可以让人帮你搬运过来。”李道泽财大气粗的说。

    “一万亿,你有吗?”李泽道看着东方铭的眼神如此的轻蔑,跟老子比有钱?信不信老子拿……那个砖头砸死你?

    李道泽脸色一变,强忍着怒气说道:“过分了吧?”

    话音刚落,李泽道飞跃而起一下子就冲到李道泽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干脆的将他那娇弱的身体举了起来。

    李道泽脸色干脆涨红,那两条小细腿在空中拼命的放荡,就如同那悬挂在树上随风飘荡的干尸似的。

    床上那帅哥吓了一个大跳差点就从床上滚下去。

    “艹你妈的,你有资格跟老子说‘过分了吧’这四个字?”李泽道破口大骂,那显得猩红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暴戾之气。

    “唔……唔……”李道泽那脸色由红转紫,眼珠子凸出,都快用眼眶里蹦跳出来了。

    李泽道松手,李道泽身体重重的跌落在地上,那张如花似玉的小脸直接挤成一团,眼神里流露出极度的恐惧,再无方才的那种财大气粗的淡定架势。

    方才在某一瞬间,他都觉得自己的脖子就要被活生生的掐断了。

    “兄弟,帮个忙。”李泽道目光落在蜷缩在床上那帅哥身上,心想东方铭眼光还是不错的嘛。

    “啊?”帅气男子身体一哆嗦的,眼神满满的都是惊恐,很想说哥不关我啥事啊我就是个出卖自己的**跟灵魂已换区钱财跟聚光灯的戏子啊……

    “麻烦你把你裤子上的皮带扯下来给我。”李泽道指了指一旁那床头柜上那西裤。

    帅气男子满脸惊恐,赶紧伸手抓起那裤子扯出皮带,也顾不上春光外泄了,起身将那皮带递给李泽道。

    “谢谢。”李泽道感激的说。

    “……”帅气男子心想,这个人还是很……讲究的嘛,并没有打算殃及无辜。

    李泽道双手扯了扯手中皮带,居高临下的看着李道泽说道:“今天我过来找你,基本就想做三件事情,这第一件呢,就是用鞭子狠狠的抽你一顿,抽完之后你身上哪个地方要是有一块完整的皮肉,我是你孙子。”

    李道泽身体剧烈一哆嗦,眼神里流露出极度惊恐,双手抱胸可怜巴巴的蜷缩在那里哭道:“爷爷,我是您孙子,我是孙子……您要多少钱,还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我一定尽量满足您的要求……”

    尼玛的,等本少爷脱身之后你等着,看本少爷如何整你?本少爷把你的祖坟都给挖了!

    “你知不知道,你叫我爷爷是在侮辱我?”李泽道阴恻恻的说。

    手起鞭落。

    “啪!”

    “啊……”凄厉的惨叫声在这极度奢侈豪华的房间里回荡开来。

    几分钟之后,李道泽浑身上下多出了无数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数都数不清。为了不当这个贱人的孙子,李泽道自然没有给他留下任何一块完整的皮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