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言情小说 > 丹宫之主 > 第1154章 上了贼船
    “咳咳,我不说可以吗?等我办成了你不就知道了吗?”朱燎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呀,你跟我还打上机锋了?你不会是盯上我家东家了吧?”申袭脑子一转就猜到一个答案。

    朱燎无奈的笑笑道“我就知道骗不过你去。我是看上了你家东家。你家东家多土豪啊,养手下也养得起嘛。再说浊地馆也算是个大组织,怎么看也算抗风险能力强啊!

    谁不愿意早个参天大树靠着,谁乐意找个没干几天东家就黄铺的地方干活?”

    噗哧,申袭直接嗤笑出声。

    “你现在干的这个兽军联盟我看就够呛了。说不定哪天就黄铺子了。”

    面对申袭的嘲笑,朱燎脸上的表情巨无辜懵懂。

    “喂喂,我可不是你光靠脸上的表情就能蒙混过关的。”申袭没好气的喷他道。

    朱燎无语“你说你都知道你想要知道的了,怎么还不滚?”

    “我才没有知道我的想要的呢?我说朱燎,你除了盯上了我家东家,还盯上谁了。没有第二个选择项,这就不相像你朱燎了。嘿嘿……”申袭直接吐槽他道。

    朱燎灰常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才道“你知道银梦海的秦煜吧?”

    “秦煜?”

    “对,就是这个秦煜。最早出现在一百多年前,当时是孤身一人。后来他很快就落地生根,拿住了暗魔虎一族。这一族经过他的梳理,快速的崛起,挺进成为虎族中的一股非同寻常的庞大力量。到最近几十年,连白虎族都开始忌惮暗魔虎一族了。

    这些可都是秦煜的功劳。如今秦煜在暗魔虎一族一言九鼎,只要他一出声,整个暗魔虎族都没有另外一只老虎胆敢发出第二种声音。

    你说他厉害不厉害?”

    申袭顿时做出一副哎呀,他怎么这里厉害的夸张表情。

    朱燎想想申袭的经历,顿时无语的看他“你早就知道他是不?你当初还来过银梦海,我想想,大概就是一百多年前的时候。”

    “哈哈哈,不逗你玩了。我还的见过秦煜,也跟他打过交道。不过我当时看见的他是带着面具的他,而且这家伙的声音当初是不是真的我都不知道。

    不过当初我对这个人的记忆就很深刻,要是让我再次听见他的声音,不看脸我也能认出他来。”

    申袭绝对想不到他刚刚才跟他说见过的人吃了混沌。人家还大方的把地址给了他。这货竟然一点都没有认出来。

    “这个主家我选的怎么样?”朱燎听了他的话,得意的说道。

    “说真的,还选的挺好的。要是没有我家东家对比,这个主家你选的还真不错。”申袭感慨的说道。他家主家才是真土豪不解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那你打算怎么选?这俩个主家都不错,但是越是不错的主家,想要投效越是困难。”申袭这话说的是经验之谈。他要不少跟着武鹏有交情,有不会被秦无殇看在眼里。

    武鹏那小子运道到是真的比他好。

    “嗯嗯,我先想想办法再说。”

    朱燎也没有全然的把握,想要接近这俩位都有些困难呢。

    “别说我不照顾兄弟你,我家东家大概几天后会带着自己嫡系飞舟军团赶到银滩关来,过来换东西的。你懂怎么做了吧?”

    朱燎一听这话,顿时高兴了他赶紧一拍申袭的大腿,打的申袭嗷的一声跳了起来,才眉飞色舞的说道“真是好兄弟啊,我要是成功了一定不会忘记报答兄弟你的。”

    申袭龇牙咧嘴,泥煤的,你就这么报答俺啊?

    “赶紧给我家东家收集一点可靠的交易对象的情报,你以后都要在银滩关混了,这个不难做到吧?”

    “不难,不难。这个小意思。”朱燎听了申袭的话,满面带笑的说道。“你放心交给我,没的办的不好的。”

    申袭听了这话,也终于暗中松了一口气,局面终于打开了一小角。

    “对了,千山烬也带着梅玉烟过来了。”朱燎分享完白虎一族的近况,又开始分享千山烬的消息给自己的小伙伴。“那个梅玉烟,疑似血魔细作,而且身份很高,身边帮她干活的血魔不少。你以后注意点,但凡跟她解除过的,很有可能都是潜伏的血魔。”

    申袭一听这话,脸色顿时一凝。“确定吗?”

    朱燎郑重严肃的说道“十之**,我有四个跟踪她的兄弟没了。最后就剩点骨头在城外发现。指定是被她吃了。”

    申袭脸色一变“那你不是暴露了?她会不会知道你在调查她?”

    “我让人模仿黑市的探子直接刷出来的任务。那几个雄兽平时都是接些隐秘调查的活计,根本不知道我是谁。梅玉烟只是知道有人在黑市下手调查她。可是能够调查她,怀疑她的人多了去了。除了对她信任有加的千山烬那蠢蛋,还有谁能不调查她。或许她会猜测是白虎在调查她。”朱燎得意说道。

    申袭匝匝嘴巴“再次白虎又替你背锅了。以后梅玉烟还不得跟白虎死掐?”

    朱燎听了这话,十分的无语“说的好像白虎没调查过她一样。我就是知道白虎也在暗中调查她,我才下手的。”

    申袭对朱燎这个鸡贼的家伙简直是各种无语。

    这种招数你都想的出来。

    “除了梅玉烟,你还知道那些个疑似血魔细作的人和兽?”申袭又问。这又是一个很好的突破点,也可以帮助他打开另外一个局面。

    “怎么了?你家东主怎么那么关心血魔细作?”朱燎有些不解的问。

    “你要是端了人家军营,又被人家血魔军主给惦记上,你觉得你不会关注一下周围都有那些疑似敌人的血魔奸细?”申袭直接翻白眼的问。

    朱燎:“……”我特麽忘记了血魔可是很记仇啊!万一这个秦无殇以后被血魔干掉了肿么办?要不我还是投靠秦煜吧?这个至少暂时还没得罪血魔呢?!

    “我说你别总想着踢开我家东主选择秦煜啊,只要是没打算跟血魔勾结投靠血魔的,最后都是和血魔的敌人,谁都避免不了。所以你投靠我家东主和投靠秦煜,其实都要跟血魔对上,区别不大。”

    朱燎顿时感觉自己好像上了贼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