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 > 3901章 薛冰和季青宜!
    暴风雪部长给人第一感觉就是沉稳睿智,他问司徒洛:“听说你去找王越了?”

    司徒洛说:“已经大发慈悲让这只癞蛤蟆在燕京蹦跶几天,是时候将他一脚踢出燕京。”

    暴风雪部长手握精致紫砂茶杯,饮了一口茶:“想将他一脚踢出燕京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你没必要亲自动手,把自己摆在吸引眼球的位置。”

    司徒洛说:“你接下来要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对不对?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又有几个人能做到木秀于林这种境界?对我而言木秀于林很低级,我要做的是木秀于林而风无法摧毁之,这才有意思。”

    暴风雪部长说:“意思是有了,情况也危险了。”

    司徒洛说:“那只癞蛤蟆就算蹦起来也没我膝盖高,他对我造成的危险顶多是恶心我。”

    暴风雪部长给人第一感觉就是沉稳睿智,他问司徒洛:“听说你去找王越了?”

    司徒洛说:“已经大发慈悲让这只癞蛤蟆在燕京蹦跶几天,是时候将他一脚踢出燕京。”

    暴风雪部长手握精致紫砂茶杯,饮了一口茶:“想将他一脚踢出燕京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你没必要亲自动手,把自己摆在吸引眼球的位置。”

    司徒洛说:“你接下来要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对不对?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又有几个人能做到木秀于林这种境界?对我而言木秀于林很低级,我要做的是木秀于林而风无法摧毁之,这才有意思。”

    暴风雪部长说:“意思是有了,情况也危险了。”

    司徒洛说:“那只癞蛤蟆就算蹦起来也没我膝盖高,他对我造成的危险顶多是恶心我。”

    暴风雪部长给人第一感觉就是沉稳睿智,他问司徒洛:“听说你去找王越了?”

    司徒洛说:“已经大发慈悲让这只癞蛤蟆在燕京蹦跶几天,是时候将他一脚踢出燕京。”

    暴风雪部长手握精致紫砂茶杯,饮了一口茶:“想将他一脚踢出燕京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你没必要亲自动手,把自己摆在吸引眼球的位置。”

    司徒洛说:“你接下来要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对不对?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又有几个人能做到木秀于林这种境界?对我而言木秀于林很低级,我要做的是木秀于林而风无法摧毁之,这才有意思。”

    暴风雪部长说:“意思是有了,情况也危险了。”

    司徒洛说:“那只癞蛤蟆就算蹦起来也没我膝盖高,他对我造成的危险顶多是恶心我。”

    暴风雪部长给人第一感觉就是沉稳睿智,他问司徒洛:“听说你去找王越了?”

    司徒洛说:“已经大发慈悲让这只癞蛤蟆在燕京蹦跶几天,是时候将他一脚踢出燕京。”

    暴风雪部长手握精致紫砂茶杯,饮了一口茶:“想将他一脚踢出燕京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你没必要亲自动手,把自己摆在吸引眼球的位置。”

    司徒洛说:“你接下来要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对不对?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又有几个人能做到木秀于林这种境界?对我而言木秀于林很低级,我要做的是木秀于林而风无法摧毁之,这才有意思。”

    暴风雪部长说:“意思是有了,情况也危险了。”

    司徒洛说:“那只癞蛤蟆就算蹦起来也没我膝盖高,他对我造成的危险顶多是恶心我。”

    暴风雪部长给人第一感觉就是沉稳睿智,他问司徒洛:“听说你去找王越了?”

    司徒洛说:“已经大发慈悲让这只癞蛤蟆在燕京蹦跶几天,是时候将他一脚踢出燕京。”

    暴风雪部长手握精致紫砂茶杯,饮了一口茶:“想将他一脚踢出燕京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你没必要亲自动手,把自己摆在吸引眼球的位置。”

    司徒洛说:“你接下来要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对不对?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又有几个人能做到木秀于林这种境界?对我而言木秀于林很低级,我要做的是木秀于林而风无法摧毁之,这才有意思。”

    暴风雪部长说:“意思是有了,情况也危险了。”

    司徒洛说:“那只癞蛤蟆就算蹦起来也没我膝盖高,他对我造成的危险顶多是恶心我。”

    暴风雪部长给人第一感觉就是沉稳睿智,他问司徒洛:“听说你去找王越了?”

    司徒洛说:“已经大发慈悲让这只癞蛤蟆在燕京蹦跶几天,是时候将他一脚踢出燕京。”

    暴风雪部长手握精致紫砂茶杯,饮了一口茶:“想将他一脚踢出燕京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你没必要亲自动手,把自己摆在吸引眼球的位置。”

    司徒洛说:“你接下来要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对不对?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又有几个人能做到木秀于林这种境界?对我而言木秀于林很低级,我要做的是木秀于林而风无法摧毁之,这才有意思。”

    暴风雪部长说:“意思是有了,情况也危险了。”

    司徒洛说:“那只癞蛤蟆就算蹦起来也没我膝盖高,他对我造成的危险顶多是恶心我。”

    暴风雪部长给人第一感觉就是沉稳睿智,他问司徒洛:“听说你去找王越了?”

    司徒洛说:“已经大发慈悲让这只癞蛤蟆在燕京蹦跶几天,是时候将他一脚踢出燕京。”

    暴风雪部长手握精致紫砂茶杯,饮了一口茶:“想将他一脚踢出燕京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你没必要亲自动手,把自己摆在吸引眼球的位置。”

    司徒洛说:“你接下来要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对不对?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又有几个人能做到木秀于林这种境界?对我而言木秀于林很低级,我要做的是木秀于林而风无法摧毁之,这才有意思。”

    暴风雪部长说:“意思是有了,情况也危险了。”

    司徒洛说:“那只癞蛤蟆就算蹦起来也没我膝盖高,他对我造成的危险顶多是恶心我。”

    暴风雪部长给人第一感觉就是沉稳睿智,他问司徒洛:“听说你去找王越了?”

    司徒洛说:“已经大发慈悲让这只癞蛤蟆在燕京蹦跶几天,是时候将他一脚踢出燕京。”

    暴风雪部长手握精致紫砂茶杯,饮了一口茶:“想将他一脚踢出燕京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你没必要亲自动手,把自己摆在吸引眼球的位置。”

    司徒洛说:“你接下来要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对不对?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又有几个人能做到木秀于林这种境界?对我而言木秀于林很低级,我要做的是木秀于林而风无法摧毁之,这才有意思。”

    暴风雪部长说:“意思是有了,情况也危险了。”

    司徒洛说:“那只癞蛤蟆就算蹦起来也没我膝盖高,他对我造成的危险顶多是恶心我。”

    喜欢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请大家收藏:()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