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剑神在星际 > 第六百八四章 不带怕的!
    两人距离信号弹发出的地方不算远,很快就赶了过去,却没急着露面。

    风久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距离近的军校生先赶来,但心里都打着一堆鬼主意,没弄清情况的时候都不肯冒头,就在周围藏了一大片。

    毕竟这时候许多人已经知道林子里有的不仅是一方势力,还想趁此机会再打探个清楚。

    虽然大家藏的都挺隐蔽的,但也只是自以为的隐蔽,童临一打眼就看到了好些个人,更别提风久了……

    少年废了好大劲才忍住一枪拿了这些积分。

    算了,先观察一下再说。

    他的武器也已经完成,若是等到这些人凑在一起还能一窝端了。

    发出信号弹的是谁已经不可考了,但这里的确是闹得挺大的,一堆穿着各样作战服的人聚在一起都要打开花了,一眼看去竟然都数不清有几方势力。

    他们也知道信号弹会引来许多不怀好意的人,然而却是想跑却跑不掉,硬生生的被缠在了这里。

    童临细致的看了看,然后惊奇了一下:“这得至少五波人吗吧?”

    “嘭!”

    “轰!”

    在他低声说话的时候,场内也打的激烈,虽然武器不怎么给力,但大家的水平却着实不低,战斗的格外激烈,惊得附近的妖兽们都不敢冒头。

    童临觉得这里的妖兽貌似有点怂,应该是个经常有人出入的地方,那就不会是什么偏僻的场所。

    “我说你们圣维尔的够了啊!”战场上突然传出一声吼,明显是被激起了火气:“你们不去跟古一、皇城的拼,老缠着我们干什么!”

    圣维尔?

    童临与风久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场内,是他知道的那个圣维尔吗?

    “是你们脑子不好使吧,诸位又不是我们东区的人,不打你们打谁!”

    众人言语间火药味慢慢,明显是恩怨已久,童临听了几句咂摸过味来,顿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之前的确没有探寻对手身份的意思,不过现在看来这些人居然都是其他军校的军校生。

    这可就有意思了,教官们这是悄无声息的就跟他们搞了个几大军校的集训,只是还不能确定都是哪些学校。

    但就这几个名字也足够**的了,全都是御天星排名前列的高校!

    不过也对,能跟古一当对手的军校其实也就那么些个。

    看着少年们义愤填膺的模样,童临顿时忍不住手痒,在神迹里他就领教过不少军校生的手段,现实里却还没怎么遇见过,真想试试他们的水平。

    战斗还在持续,埋伏在周围的军校生会见机偷袭一下,搞得场中的众人大怒。

    “有本事的就别藏头露尾,出来光明正大的打一次!”

    然而没人理会。

    开玩笑!

    他们可是在比赛,还是团队赛,过程那是重要的吗,只有赢了才是最主要的!

    兵不厌诈,更别说只是个小小的偷袭,大家都顺手得很。

    眼见着众人偷袭得起劲,风久也不再闲着,靠着树叶的遮挡就摸了过去,在那些埋伏的军校生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人悄无声息的解决掉了,只能趴在树枝上干瞪眼。

    他们的警惕心都不低,然而却半点都没察觉到这人是从哪冒出来的!

    童临因为携带着武器就没跟着去,躲的安安静静,只时不时的听一听墙角,根据众人的对话判断一下形势。

    等风久转了一圈回来,附近埋伏的人已经被灭的差不多了。

    然而等后来的人到的时候就发现这里干净的诡异,竟都没有多少人设伏,这太不正常了!

    所以他们十分的警惕,以为这根本就是个埋伏,所以都不太敢靠近,只远远的观察。

    但战场中的军校生们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依旧打的激烈,但因为实力相差不大,竟始终都没淘汰掉多少人。

    童临看的都替他们着急。

    直到圣维尔跳出来一位身形高挑的学员,才打破局势。

    那少年的实力很强,起码比其他人强了不少,那些对手不过几招几下就会被他命中要害。

    “队长!”

    童临打量了那人好几眼,虽然对手都可能是新生,也就一二级机甲师的程度,但这人还是挺厉害的,三级怕是打不住。

    那人一出现,原本胶着的战局离开就开始倾倒。

    这种抢人头的时刻大家哪里肯错过,埋伏在附近的军校生顿时都开始偷偷放暗枪。

    但他们打算的好,却都没有风久的速度快。

    风久不需要其他武器,只要几枚暗器,就能同时命中数人,抢人头都抢的格外有优势!

    “嗯?”

    少年击倒数人,却一个积分也没能拿到,忍不住往旁边的林子里看了一眼。

    “怎么了队长?”

    这种给他人做嫁衣的事干起来毫无意义,少年不再急着动手,而是一点点试探性的行动,但不管他速度快或慢,每次快要将人解决掉时候,那些按手就会准时的出现。

    被淘汰的人中了不止一枪,然而积分却只会给行动最快的那个人!

    而他三番五次的丢掉积分,就表明暗中的人不止是速度快,甚至能很明确的预料到他的动作!

    少年并不是全然自在的,偷袭他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他当机立断,直接对着己方队友道:“走!”

    他们已经损失了一些人,继续留在这里也只是给其他对手送人头,实在是没有必要。

    圣维尔的军校生们似乎都很信服他,闻言半点不犹豫的跟着撤退,很快就从战团中抽身出来。

    但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没有援军到来,最后就有被七零八落的份。

    风久快速的收割了积分,却没急着去追圣维尔的人,而是埋伏在原地,等着其他循着信号弹找来的人落网。

    童临的武器杀伤力比较大,在丛林这样的地方其实不太好施展,所以不到关键时刻他都不会出手。

    片刻后,已经不见再赶来的人,风久很童临就顺着之前圣维尔撤离的方向而去。

    “连其他区的军校生都来了,晏教官这次下了不小的力气吧。”

    童临又得了一些积分,很是轻松的道:“而且居然一点消息都没透露,狡诈!”

    想也知道,肯定许多人都吃了信息不足的亏,还不一定会被磋磨成什么样子呢。

    尤其是新生们,许多可能连野外训练都尝试过,就这么被扔进丛林,只能靠着课本上的理论知识磕磕绊绊的前进。

    但这等漏洞百出的技巧在一些高手面前可就危险了。

    可怜了古一的崽们,入学第一天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结果还没能反过劲来,就又被如此折腾,别说抢积分了,就是能不能保命都难说。

    但如果这是以校方的结果为准的话,那古一的军校生们又内心大定,毕竟他们可是拥有闻天跟风久这两个变-态,还能怕谁!

    不带怕的!

    在丛林里行走总会留下痕迹,不需要风久说什么,童临就能稳稳的跟在圣维尔后面。

    两人走的快,竟在片刻后就看到了对方的身影。

    此时的圣维尔还剩下二三十人,大概是仗着人数不少,正在原地休整顺便填饱肚子。

    风久跟童临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我靠,真是被教官坑惨了,这特么哪里是来玩的,根本就是送命的!”

    “行了,你还没有碰见古一跟皇城的人呢,这帮家伙可是出了名的难缠,碰见了都没得打。”

    这真不是圣维尔自己认怂,东区的这两方大佬可是网罗了多少高手啊,平均水平都要比他们高一截,团战还真不一定能赢。

    “我可不想碰见闻天,五级机甲师啊,我们加在一起都搞不定,还打个屁呀!”

    “那都是从前,没听说封久剑都去了古一吗,要是碰见才惨了呢。”

    “嘿,他真去了啊?”

    “不然呢,我还准备回头去打探下消息呢,结果还没行动就要碰上了,只能期望他没有神迹里的那么厉害了,否则怎么打呀。”

    想到封久剑的水平,众人都心有戚戚然。

    一个闻天就让他们头疼了,再来一个同水平的,那古一岂不是要无敌了,就算皇家收了个童子昊怕是也提升不了多少战力。

    “怕什么,这场比赛看的是谁得到的积分多,他们就算厉害,也许运气会不好呢,我们还是有指望的。”

    “呸,靠运气,你就这点出息啊!”

    军校生们吵吵闹闹的气氛还挺活跃,而他们口中的封久剑正在一片安静的听着,顺手还搞出好几个备用暗箭来。

    为了拿着方便,风久直接在腰间挂了个盛放暗箭的小圆木桶,随取随用。

    圣维尔一众大概没想到在这么多人的警戒中还能被人靠近,所以丝毫没有防备,话里话外透露出来不少东西。

    但他们也还没能弄清楚所有对手的身份,所以知道的有限。

    “队长。”

    吃完了果子,圣维尔众聚在一起看向当先的那位少年。

    “算一下我们的对手五方都是少的,军校生起码要几万人,今天怕是结束不了战斗,我们不会就一直啃这些果子吧?”

    他们都不是什么新生,特训也参加过很多次,一想到一打好几天的过往,他们就觉得牙又开始酸了。

    这没肉也没营养剂的日-子着实难过,一天两天没问题,但要真打个三五天,那这些半大小子都得蔫吧了不可。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水也不好用!

    他们没有找到水流,就只能从植物中提取,每次都是可怜巴巴的一点,非常的费事了。

    被唤队长的少年倒是态度平和:“你想吃生肉也可以。”

    想到那些没经过处理的妖兽肉的味道,众人都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但没办法,他们虽然学了野外生存技能,但处理食物的还真就很少,毕竟任何场合他们都会习惯的多携带一些营养剂,根本没有饿肚子的时候。

    哪里想到这次的训练教官做的这么绝,竟然连营养剂都不提供了!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面临食物危机。

    “要不然就在明天之前干掉所有对手!”一人蓦地道。

    然而话落就被众人喷了:“做梦去吧,你以为你是封久剑呢!”

    而且这可不是实力强就能办到的事,他们到现在都不清楚被丢到了哪个丛林里,如今大的环境内,军校生们随便往哪一藏都可能找不到人,想一窝端根本就是别想。

    封久剑来了也没用!

    “行了,趁着有精神还是多搞点积分回来吧,就不信赢不了古一一次!”

    年轻人的精神总是十分充沛,圣维尔的军校生们即使刚刚才打了一架,看起来还是都很皮实,就是再来一场也不在话下。

    然而等他们雄赳赳气昂昂的转过身来的时候,却都被定在了原地。

    因为就在他们身后竟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众人居然一点都没察觉到!

    少年们心下大惊。

    对方的气息实在掩藏得太好了,要不是他们眼睛看见,仍然感受不到这人一丝一毫的痕迹。

    这是什么水平!

    圣维尔众顿时都全身戒备起来,面色凝重的看着这唯一的敌人。

    没错,就是一个!

    敢独自出现在他们面前而不跑,要么是艺高人胆大,要么就是周围还有其他人埋伏。

    故弄玄虚的可能性不大,毕竟水平不够的话,一打起来对方就可能跑掉了。

    “哪个军校的兄弟?”他们试探的问道。

    这不过是拖延时间顺便探探底的常用手段,风久就算回答了他们也不一定信,所以她没接话。

    然而她刚有要动的意思,对面就“唰唰唰”的竖起一排枪口,全都牢牢的指着她。

    “兄弟劝你别动。”

    原本遇到落单的对手,他们都是直接解决了了事,可面前的人虽然看着并不如何强大,但直觉上却让军校生们警惕,以至于没敢第一时间就开枪。

    圣维尔的队长也在打量风久,然而除了一身怪异的气息什么都看不出来。

    双方的距离不算太近,风久身上又没携带远程武器,这大概让圣维尔一众轻松一点,他们队长却蓦地道:“你是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