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都市小说 > 仙药供应商 > 第五三五章 心急
    老姐终于有了着落了!

    吃过午饭之后,王耀就给老姐去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她此时的感想。

    “我挺高兴的。”这是王茹的回答。

    通过这较长一段时间的接触,她觉得杜明阳是真心的对自己好,不是哄女孩子开心的那一种,两个人也算和脾气,挺好的。其实大部分女孩子想要的另一半不一定非得是白马王子,又有钱,又有才,又有样貌,你又不是天仙,凭什么要求那么高?!

    “倒是你,和童薇出问题了是吧?”

    “是出了点问题。”这件事情王耀没有和父母说,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父母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一直没有问。

    “怎么回事啊?”

    “不好说。”王耀将情况大致跟自己的老姐说了一遍。

    “嗯?”王茹在电话那头听后眉头稍稍皱了皱。

    本来,她以为这件事情错在自己的弟弟身上,没有想到问题出在童薇身上,这是典型的要移情别恋的征兆啊!

    “我早就跟你说过让你生米煮成熟饭,这下后悔了吧?”

    王耀听后无语,这老姐还是这样的言语,一点没有变。

    “不用灰心,就你这条件,什么样的找不到啊,我明个就跟明阳说说,让他给找个。”王茹道。

    “姐,这事就不劳您操心了,您还是先把婚事搞好了,我这不急。”王耀听后急忙道。

    “你不急,爸妈急,他们可等着抱孙子呢!”

    “行了,本来问你的事怎么扯到我身上了,没事挂了!”

    “哎,我还没说完呢!”

    挂了电话之后,王耀跟父母说了一声,然后出了门,到了医馆。

    下午三点多钟,几辆汽车进了山村。

    “咦,那个公子哥又来了?!”

    “是他。”

    孙云生来了山村,跟在他一起来的还有林思涛、阿豪以及几个人。

    把车上的东西都卸下来之后,他们进了住处,而孙云生则一个人去了医馆。

    “先生,新年好。”

    “来了,坐。”王耀起身给他泡了杯茶。

    “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孙云生接过茶笑着道。

    “这次来准备住多久?”

    “嗯,初步计划一个月,主要是林伯和豪哥在这里养伤,还要打扰先生了。”孙云生道,他这次过年之后过来的主要目的适合王耀联络感情,顺便将林思涛和阿豪的伤病彻底的疗养好。

    “好说。”王耀也清楚那两个人的伤病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就是需要时间恢复,也不需要他进行什么样的治疗。

    “先生晚上有时间吗?”孙云生接着问道。

    “嗯,临时无事。”

    “我想请你吃饭,就在家中。”

    “好啊。”王耀应道。

    聊了一会之后,孙云生便离开,回家准备。

    下午的时候,一个病人也没有,这已经一连十多天了,没见到几个病人。王耀也不急,倒是乐得清闲。

    “妈,晚上我不在家里吃饭了。”王耀回家之后道。

    “去哪啊?”

    “孙云生来了,晚上他请客吃饭。”

    “是啊,哎我可听人说了,他家在县城里圈地建设的那个小区在初六的时候就开工了,建设的速度不慢,村里不少心急的,问什么时候可以预售呢?”张秀英道。

    “有人问您了?”

    “啊,想让你给问问。”张秀英道,都是乡里乡亲的,她也不好意思拒绝。

    “行,我知道了。”

    天渐渐暗了下来,孙云生在家中准备了一桌子精致而丰盛的饭菜。

    王耀没有空着手来,而是带了一提酒,一提茶。

    “先生,你怎么还东西来呢!”

    王耀只是笑了笑。

    “王医生,新年好。”

    “新年好,林伯、阿豪。”

    这两个人的气色不错。

    “这是淮扬菜,您看这些菜还合胃口吗?”

    “挺好的。”王耀道,他们几个人吃也吃不了这么多。

    在吃饭的时候,王耀还没有问,孙云生就主动了说了那小区的事情。

    “七十多户?”当王耀听到村子里尤其是多户人有用村子里的房子置换楼房的想法之后有些愣住了,村子里总共才多少户人家啊,这真的一下子空了这么多,那还真是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样子!

    “这只是初步的,我估计实际人数可能会更多。”

    最开始的时候,村子里的不少人是持观望态度的,生怕他们骗人,可是当小区真的开始建设之后,村子里不止一个人去看过,他们开始着急了,以村子里的老屋去换城里的楼房,这怎么算都合账,而且有些人家在村子里有两处房子,就算是少了一处还有一处。再者说了,现在的年轻人哪还有回家种地的了。他们现在是生怕晚了结果楼房售罄了,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王耀喝了一杯酒,和他们三个人说了不少。他也知道,孙云生准备将进入家族集团进行历练,虽然说他父亲现在正是壮年,但是这诺大的家业终归是需要有个人来继承的。

    “以后或许就没有这样悠闲的时光了!”孙云生感叹道。

    “呵呵,好好珍惜眼前的,以后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

    “先生说的是。”

    从孙云生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了,王耀回了家,跟母亲将事情说了一下。

    “七十多户?”

    “是,咱们村子里总共多少人啊?”

    “二百一十七户。”一旁低头抽烟的王丰华毫不犹豫的报出了这个数字。

    “那岂不是占了三分之一?”王耀听后惊讶道。

    “照我看还不止呢,估计这个村子能够空出来一半!”张秀英道。

    居住的地方往往是人越多与热闹,吸引过来的人也多,然后就更热闹,也就是俗话说的更有人气,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就像那些一线城市,如果一个地方人越来越少,没了生机,就如同县城里王耀那些日子看到的那些乡下,只剩下一些五十岁以上的老人,在过三十年,甚至更短的时间,那个村子估计就直接消失了。

    城镇化,这是一个大的趋势。

    “照这个样子,咱们村子里就没多少人了!”张秀英叹道。

    “要不,我们也买一栋?”

    “买那个干吗,住在村子里就挺好的!”王丰华道。

    “妈,您想去城里住啊?”王耀问道。

    “不是,就是人家都在县城里买房子,也想跟着买。”张秀英笑着道。

    “我已经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子了,没必要再买了。”王耀道,就算是城里的那套房子,估计他也基本上住不上的。

    “嗯。”

    夜里十点多的时候王耀从家里出来上了南山。

    千里之外的京城,

    “陈老,我爸的病?”

    “邬老的病非常的稳定。”陈老道。

    “不过,你还是尽快的请那位在来京城一趟,或许能够治愈邬老的病。”老人道。

    “好,我知道的。”邬同兴道。

    他刚刚从连山县城回来没多久,近期的工作行程安排的比较满,但是他还是打算趁机再去一趟连山县城,试图将那位王医生请过来。

    这位陈老刚刚从邬家出来没多久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臭棋篓子在哪呢?”

    “刚从邬家出来,有事?”

    “来我家,我这里刚弄到的上好的乌龙茶。”

    “大晚上的,该睡觉了,喝什么乌龙茶,有事快说!”

    “那服药。”

    “没结果吧?”陈老在电话这头道。

    “你猜到了。”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李胜荣同志,你就是不死心。”陈老笑着道。

    邬同兴从王耀那里去来了药剂,然后那位姓李的老人想办法的取到了一点,试图分析出来其药物的组成,结果自然是失败的,因为其中的数味药材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如何去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