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都市小说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或许是我们要等的人
    山顶庄园的会客厅里。

    程德年面容肃穆的坐在首位之上,程映雪乖巧的站在了他的身旁。

    而华振啸弯腰恭敬的站在程德年面前。

    严昆宇和邱忠豪像两条死狗一样,不敢吭声躺在地面上,眼眸里布满了绝望之色。

    眼前的程德年身上气势浑厚,绝对不是初入灵玄境,极有可能抵达了灵玄境九层。

    虽说云崖殿内也有灵玄境强者,但没有人抵达灵玄境九层的。

    不过,严昆宇和邱忠豪肯定了一件事情,眼前这位程老,绝对不是程家的嫡系成员,否则修为肯定不止如此。

    但,就算是程家的旁系,也远远不是他们能得罪的。

    方才在罗婉凝等人离开没多久之后,沈风也向山脚下掠去,至于严昆宇和邱忠豪自然是交给了华振啸处理。

    之前邱忠豪说过,沈风是来自于仙界的人,华振啸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程映雪。

    得知此事之后,程映雪觉得极为不可思议,所以才命令华振啸,将这两人带来见她爷爷。

    程德年已经从自己孙女口中简单了解一番,凌厉的眸子盯着严昆宇和邱忠豪,质问道:“那名叫沈风的人,真乃是来自于仙界?”

    “你们最好不要说任何一句谎话,否则我会你们云崖殿,彻底消失在一重天内。”

    闻言,

    陷入绝望中的严昆宇,脸上恢复了一些神采,他以为沈风隐瞒了身份,才用某种办法接近程映雪的。

    如今是不是只要揭开沈风的身份背景,就会让眼前这位程老大怒,到时候沈风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不再有任何犹豫,严昆宇干裂的嘴唇张开,从裂纹之中溢出丝丝鲜血,他顾不得这微弱的疼痛,道:“程老,这小子确实来自于仙界,而且他来到仙界没多久呢!只是玄剑谷内杂事房的弟子,他觉醒的乃是第一魂印,将来注定无法成长起来。”

    “这件事情玄剑谷谷主的女儿,以及玄剑谷内一些弟子都知道,我不敢有任何的隐瞒。”

    “如若这小子瞒骗了您,那么他绝对是罪该万死啊!”

    程德年眉头一皱,端起桌上的一杯热茶,可能握的是太过用力,“咔嚓!咔嚓!”,茶杯上快速出现一道道裂纹。

    最终“嘭”的一声。

    整个茶杯化为了一块块碎片,程老的身上玄气涌动,手掌一挥,这些碎片顿时朝着严昆宇和邱忠豪冲击而去。

    他们两个见此,眼睛瞪得巨大,身子根本来不及躲避了。

    “噗嗤!噗嗤!噗嗤!——”

    一块块碎片洞穿他们的脑袋,一股脑的扎入了他们的脑子之内,促使他们顿时一命呼呜。

    程德年怒气上涌的站起身,道:“敢对我程德年的小友动手,简直是死不足惜!”

    他心里非常看重沈风,刚才一直在压制着怒火。

    华振啸看到这一幕后,急忙跪地认错:“程老,这次是属下失职,请您责罚!”

    程德年盯着华振啸,沉默了数秒。

    只是这短短数秒的时间,对于华振啸来说,简直是无比的漫长,他浑身的衣衫被汗水浸透,鼻子里连呼吸也不敢有,身子微微有一些在发抖。

    “念在你这么多年忠心耿耿的份上,这次的事情,我暂且饶你一回!”

    “今后,你做事必须要更加仔细,如若今天沈小友发生任何意外,你必定会踏上黄泉路。”

    “好了,你退下吧!”

    程德年隐含怒气的挥了挥手。

    听到程老终于开口之后,华振啸心里面松了一口气,清楚这次的事情算是过去了。

    不过,他心里面震惊无比,原本他以为沈风只是大小姐看中的男人,可如今看来,程老完全是把沈风当做同辈对待,想到这一点,他的心脏差点直接停止跳动。

    为什么程老对一个仙界小子如此看重?华振啸心里一万个想不通,但他清楚有些事情不是他能过问的,将严昆宇和邱忠豪的尸体收拾了之后,他毕恭毕敬的退出了会客厅。

    在华振啸离开之后。

    程映雪终于是按耐不住了,俏脸之上全部是惊讶,美眸里凝重无比,道:“爷爷,他怎么可能是仙界之人?而且才来到天域一重天没多久?”

    “除了天域之外,其他的万千位面,全部是天域之主和三重天强者创造出来的。”

    “在仙界之中,绝对不可能接触到铭纹,最重要,根据爷爷你的试探,他的铭纹造诣深不可测,这其中充满了种种不合理的地方。”

    程德年干枯的手掌轻轻拍着桌子,道:“映雪,刚刚这两人肯定没有说谎,关于沈小友的身份,我们只要去玄剑谷打听一下,很快会得到答案的,所以他们没有说谎的必要。”

    “看来沈小友的确是从仙界而来,他能够掌控如此深不可测的铭纹,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这让我忽然想起了,我们这一脉的先祖,曾经留下的一幅字画。”

    “其中的大致意思,乃是我们这一脉的人,在将来的某一天,会遇到一名带领我们这一脉崛起的青年。”

    “根据我多年的参悟,这幅画中还有另一个意思,带领我们这一脉崛起的青年,并不是来自于天域,从前我一直很怀疑这个猜测。”

    “这一刻,我竟然隐隐的觉得,自己这个猜测是对的,兴许沈小友就是我们这一脉要等的人。”

    程映雪也知道这幅字画,当年是她这一脉的先祖,从一位高人手里获得的。

    她的先祖也只见过那位高人一次。

    程映雪从来不相信字画上的预测,眼下听到自己爷爷的分析,她柳眉越皱越紧,道:“爷爷,您是不是想多了?”

    程德年郑重的说道:“或许我的猜测是对的,当然也有可能是错的。”

    “不过,沈小友绝对是不凡之人,哪怕他是来自于仙界,哪怕觉醒的是第一魂印。”

    “我总有一种预感,沈小友在将来,也许能够将这曾经璀璨过的第一魂印,重新在天域绽放光芒。”

    转而,他看着程映雪又说道:“映雪,这次你必须要成为沈小友的徒弟,我们不能因为他是从仙界而来,就带着轻视和不屑的态度,趁着如今沈小友需要助力的情况下,在各方面多多帮助,等于是为将来结一个善缘。”

    “不管他最终是否能崛起,这对于我们来说不会有任何损失,你必须要摆端正态度,还是要称呼沈小友为前辈。”

    程映雪不敢违背自己爷爷的命令,只能点头答应下来,不过,在得知沈风是仙界之人后,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的抵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