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云飞传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来历非凡
    松家大宅里,三位中年人端坐在大厅中央,气氛显得极其融洽。

    居中位置上坐着一位微胖的汉子,那汉子穿着华丽,皮肤白腻,一看就是富贵之人;他旁边一位跟他有着相似的面容,相似的着装,只不过面容要年轻几岁。

    他们对面坐着一位精瘦汉子,那汉子面容削瘦,脸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点子,最吸引人的,是他那一对裸露在外的臂膀。手腕上套着十对精致的金环,显得玄妙异常。

    那精瘦汉子笑问道:“呵呵……两位家主,不是说贵府少公子这几日回来吗?为何至今还不见踪迹?”

    那微胖汉子笑回道:“金环兄弟,不要着急嘛。反正你们的酬劳是按照天数计算的,你们急什么。不动一天不回来,你们多拿一天报酬罢了。”

    “是啊。”微胖汉子旁那名略年轻的汉子道,“大哥说的是,金环兄弟,你就安心住下吧。反正气宗那芷岸龙庭还有两个月才开始,金兰妹子又是不动的师父,这趟出行肯定是手到擒来,你们急什么?”

    “呵呵……”金环拱了拱手,“既然两位家主如此淡定,那我就安心住下了。”但那金环脸上不但没有露出笑容,反而更加忧愁了起来。

    金环对面这两位家主,一个是松不动大伯松修,一个是松不动三叔松明。松烈膝下一共有三个儿子,外加金兰一个养女。三子之中,唯有次子松成天赋最高,如今已是圣人三品境强者,松不动正是松成的独子。大子松修与三子松明在修炼一途造诣平平,因此早早就开始主持家务,仅仅不过初入仙人境的实力。

    此时,松烈在后山闲居不理家事,松成闭了死关,一心想要征服他们松家那传家之宝咫尺之刃。因此,家中事务全听松修与松明做主,正因为此,松家才被他们搞得鸡飞狗跳,松不动也不乐意回家。

    此时,看到他们请回来的那金环犹有疑虑不决之色,松明忍不住问道:“金环兄弟,你心中还有何事疑虑?既然大家以后会合作很长一段时间,有疑虑不妨早早说明啊。”

    闻言,那金环心下暗喜,开口道:“实不相瞒,我们兄弟早年间飘零江湖,得罪了不少人物。但那是出于生计,其中艰辛,想必两位兄弟是能够理解的。”

    “那是自然,都是为了讨生活嘛。”松明附和道。

    金环接着道:“唉,一言难尽啊。去年,我们兄弟受人蒙骗,不小心得罪了烈火宗的人……这一年来,我们兄弟被烈火宗追杀,日子过得苦啊。”

    金环口中所说之事,松修松明两兄弟也有耳闻,只不过,那个广为流传的版本却是金环兄弟见财起意,强行拦下了烈火宗少宗主押送的一批顶级玄晶。烈火宗那位少宗主性如烈火,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贸然追击,结果被早有准备的金环兄弟打了个措手不及,丢掉了性命。

    烈火宗当即大怒,出动全宗之人倾巢追杀金环兄弟。烈火宗虽然没有气宗那般强势,但他们的宗主身为四品圣人,也算是一方豪强。因此,金环兄弟日子难过这点,他倒是没有撒谎。

    松修点头道:“这件事我们也有所耳闻,那烈火宗是有些过分了。”

    闻言,金环顿时大喜道:“松修兄弟,明人不说暗话,只要松修兄弟能在金兰宗主面前帮我美言几句,让那烈火宗以后不再为难我们。不是我金环说大话,只要我出手,一定能让不动公子在那芷岸龙庭中拔得头筹,得到金兰宗主跟气宗高层的认可。”

    松修与松明两兄弟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些喜悦。在他们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金兰宗主跟他们是什么关系?这点人情还求不下来吗?金兰即便不给他们面子,总得给后山的老头子一个面子吧。

    能够得到金环的保证,这才是松家兄弟真正看中的事情。

    看到松家兄弟一口答应,金环脸上也喜笑盈盈。以气宗在这片区域的威势,只要那金兰宗主开口,烈火宗还不得乖乖听话?没了烈火宗的追杀,再加上金兰帮他们出头,以后,他们在这里还不得横着走?

    松家大门外,云飞等人看着眼前这座金碧辉煌的大门,一时也有些恍神,若不是附近出入的都是正常的人类,云飞还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那通天蟒族的蛇头金殿之外呢。

    小紫赞道:“嚯!你们松家倒是真的气派啊。”

    “这个……”松不动顿时有些局促,他离开的时候,这里明明还是一座极具底蕴的千年神木制成的大门啊?怎么出去一趟的功夫,竟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公子!”门口几位衣着华服的奴仆眼尖,急忙赶过来对着松不动行了礼。

    “嗯。”松不动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挥手驱散了他们,随后转头对着身后的云飞几人谦让道:“跟我来,我们这边走。”说着,松不动有说有笑地带着云飞一行人径直去了他自己的别院。

    “那个……”几名奴仆面面相觑,“刚刚那个是公子吗?”

    “可能是我们眼花了吧。除了老家主之外,公子什么时候给过别人好脸色啊。肯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别说那么多了,快去禀告两位家主吧。家主吩咐了,公子一回来就要禀告的。”

    松不动将云飞一众人带进自己的别院,随后开口道:“好了,你们先在这儿休息一下,我去见两位叔伯,随后就带你们去玄池。”

    “好的。你快去吧。”云飞点了点头,随意坐在了院子中的石凳之上。

    太初三人相对而坐,轮流不停地逗着怀中牧青,惹得众人呵呵大笑。

    “牧青,喜欢这里吗?”

    “唔……喜翻……牧青喜翻。”

    “哈哈哈哈……喜翻啊?你喜翻什么啊喜翻,连话都说不清楚。来,吃这个。”

    青樱笑嘻嘻地拿出一株灰色的灵宝,递到了牧青小手之中。

    “唔唔……不次……不次……”牧青连连摇头,将脸扭到别处,一眼都不看那株灵宝。

    “哈哈哈哈……”众人再度大笑。

    青樱拿出来的是一株叫做裂魂草的灵宝,这株灵宝里拥有破坏性的神魂力量,可以帮助脱凡境强者磨砺自身神魂,蕴含的玄气也相当可观。

    还记得青樱第一次拿出裂魂草的时候,牧青一把夺过去就塞进了嘴巴,然而,他还没嚼两口,便纷纷吐了出来,满脸的不情愿。

    自那以后,每当牧青明明吃得肚子滚圆,但还是忍不住要吃灵宝的时候,青樱就拿这株裂魂草来搪塞牧青。牧青就会像刚刚那样,含糊不清地说着“不次”,放弃再度进食。

    “云飞少爷,你听。”青樱突然提醒了一句。

    云飞顺着青樱所指的方向仔细听去,听见了几道若隐若现的争辩声。云飞默默听了一会儿,随即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不是很受欢迎啊。”

    青樱冷笑道:“何止是不受欢迎啊。这不,都已经有人来下逐客令了。”

    小紫从地上抱起牧青,不动声色地站到了云飞三人的包围圈之中。

    小院周遭,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四位光着臂膀、手腕上套着金环的精瘦汉子。

    “金环兄弟?”云飞知晓了来人的身份。

    “你们就是松不动公子请回来的外援?”一位较为年老的汉子开口道,“奉劝你们一句,芷岸龙庭是气宗宝地,可不是你们这群小鱼小虾能够去的。识相的话,乖乖离开松家,否则,我要你们好看。”

    金环兄弟干惯了杀人越货的勾当,这一年来被烈火宗打压,心中早就痒得难受,因此出口毫不留情。

    “哦?”云飞冷笑一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是松家,不是你们金环兄弟的贼窝吧?就算要给我们下逐客令,恐怕也轮不到你们来吧?”云飞的话也极为犀利,一出口便直接揭了金环兄弟的老底。

    “哼!伶牙俐齿。”那汉子冷哼一声,对着另外三个方向的汉子打了声呼哨,四人同时出手,对着云飞五人攻了下去。

    “哼!”云飞同样冷哼一声,对着旁边的太初与青樱点了点头。

    太初与青樱心领神会,手中暗暗开始准备。

    “住手!”就在这时,一道暴喝声却突然在小院门口炸响,危急时刻,松不动赶了回来。

    然而,松不动的话好像没有对金环兄弟起到什么震慑作用。他们压根没有搭理松不动的暴喝声,自顾自地朝着云飞五个人的圈子扑了过去,看他们身上爆发出来的玄气范围,竟然连怀抱牧青的小紫都囊括在内。

    “轰……”然而,就在金环兄弟即将接触到云飞三人形成的圈子之时,数道震耳欲聋的雷爆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云飞、太初与青樱三人手中各自举着一块颜色无比深邃的魂玉,魂玉之上徘徊着数道七色彩雷。

    再看看那被七色彩雷击中的金环兄弟,一个个头发倒竖,宛如被架在火上烤过数遍的野鸡,模样难看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