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一百三十五章:雁问归期未有期(二)
    一行人今夜就在这里住了下来,这事儿他们哪个都管不到。

    自是只打算借宿一宿便离开,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悟空从房梁上跳下来,落地无声,快步走到门口向外看了看。

    侧着身子出了门,他不可能会闻错,刚刚是有妖气。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怎么忽的就不见了。

    心中奇怪却没有再追查下去,他还是守着师父吧,以免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钻回屋子,扣紧房门。

    床是给金明墨睡了,金明墨睡里面,玄奘在外打坐,八戒躺地上,沙僧枕着两个大行李箱,悟空看了看都全就跃回房梁上。

    次日清晨,就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

    “大清早的怎么这么吵。”金明墨被吵醒了,扒拉了两下玄奘,把头靠在玄奘腿上,睡得两眼都没睁开。

    玄奘也睁开双目,和金明墨不一样的是他是兴趣盎然,他感受到了有乐子的存在。

    撸了一把小徒弟的脸蛋:“跟着悟空去洗把脸,清醒清醒,这刘府我们看来又要留上一段日子了。”

    “哦。”金明墨慢慢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袜。

    算算路程也差不多要到那人地界了,这样睡醒的日子怕是不多了。

    悟空给金明墨拿出来今天的衣服,本来是身短打的,不过既然要在这府上留上些时日,那就穿长衫好了。

    随便拿了个橙白色系的协助着金明墨穿上。其他几个就没有这么精细了。

    穿着昨日的旧衣物出了门。

    这才知道为什么外面这么热热闹闹的,合着这家小姐被救回来后,就又开始发疯了。

    呜呜咽咽的哭着,看到玄奘的时候却是眼前发亮:“雁郎,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从地上爬起,推开家丁就要向着玄奘扑过来。

    悟空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人刚到眼前立刻把人推了个平沙落雁式。

    悟空鼻翼动了动,是昨晚那个妖气。

    “你昨晚见了谁?”

    “呀,原以为是守的云开见月明,不曾想~有的恶人把我害。”这刘芸儿吚吚呀呀唱了起来。

    看得出来看不是学过就是经常看,唱念神态俱佳。

    悟空也不稀的和一个凡人动手,明明昨天人还很正常,怎么今天就疯掉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小姐带回去。”刘员外头上的帽子都没有带正就出来了,立刻吩咐家丁把刘小姐带下去。

    “苦呀,你一把把天河裂,牛郎织女列两旁,自此银汉河迢迢,鸳鸯难戏水。”踉踉跄跄的被拽走,一别三回首,眉目盼,泪痕流。

    就是这唱句都不晓得是从哪里得来的,一会儿悲沧一会儿哀怜的,曲调还挺多。

    “她以前也这样么?”玄奘问向刘员外。久久书阁99shuge

    “唉,这已经是时常的事情了,时不时的疯上一次,过后会安静许多,也愈发的不喜见人。”刘员外也是上愁。

    “不过,几位师父怕是还要在我府上住上段时间。”

    玄奘挑眉,还不待他开口,这刘员外又道:“师父来的巧却也不巧,我们雁镇,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进入燕不归的时期。”

    燕不归时期,意思是离开了雁镇就再也找不回来雁镇了,谁也不知道这时候出了雁镇的人是生还是死。

    伴随着燕不归时期到来的是林间大雾,大雾遮天弥日,太阳光都是朦朦胧胧的,若不是必要,雁镇的人会连自己的家都不出。

    这个时期,雁镇的人不会外出,外面的人也到达不了雁镇。

    这也是玄奘从书上雁镇的地方志上看到的。也是玄奘今天一醒来就说要在这儿多住些时日的原因。

    “阿弥陀佛,小僧到认为来的很巧,贵地的这种风土习俗倒是在他地极难遇到。如此便要多叨扰员外几日了。”

    玄奘笑着回道。

    “算不上打扰,师父且安心住着便好。”刘员外带着几人去前堂用膳。

    大雾起,雁期至。

    玄奘捻了捻手中佛珠,眯了眯桃花目,他从上路之后就没再信过什么巧合的说法。

    更让他在意的是,刚刚那刘家小姐是冲着他叫的雁郎。

    他们几个师徒里,哪怕她对着八戒叫玄奘都不会心中起疑,唯独他和悟净,绝不会让一个女子认为是她的情郎。

    要知道他可是有很认真的理发的,光溜溜圆润润的脑袋上绝不长一根头发。

    “刘员外,令嫒是喜欢看戏班子么?”玄奘轻声问道。

    刘员外摇头:“是那个负心汉喜欢,小女特意为他学的,不过。”

    “不过什么?”八戒问道,他们一行人,或许真心为刘芸儿事情感到悲伤的只有八戒了。

    “那混账东西,在我面前装的和小女恩爱两不疑的,可听家丁们说,私下里那个混蛋天天嫌弃芸儿唱的一无是处,说在我面前表扬她唱的好,也只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说着说着员外就有些咬牙切齿,看样子是恨不得生食了那人血肉。

    “太过分了吧,小姐为了他去学这唱戏,还学的这般好,居然还天天嫌弃。”八戒听的愤愤的,一拍桌子恨不能亲手打那混蛋一顿。

    他可从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历任娘子,哪个不是娶到了好好对着,如果不是月老,如果不是那该死的千世情劫,他何至于世世为了情字痛彻心扉。

    很显然刘家的事情勾起了八戒对自身不幸的回忆。

    现在和刘员外同仇敌忾着。

    玄奘摇摇头,不再发问。他其实和悟空一样,他不太懂,为什么有人会为了一个情字,死死生生。

    但和悟空不一样的是,他虽不懂,却可以完好的运用情。

    金明墨和悟空面面相觑,庆幸他们没有被老天开这个筋,不然,这种降智打击过于疼痛。

    紫金是这样,这个刘芸儿也是这样。

    沙僧懵懵懂懂着,为着这事儿唏嘘着可再多他也就没了感触。

    唯独八戒懂情,可八戒也没有办法解决这桩孽缘。他们师徒对妖怪打打杀杀还可以,就像知道哪个垃圾扔哪个坑一样。

    但这个事情真是傻傻呼呼摸不到头脑。

    《西游,九九归一》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西游,九九归一请大家收藏:()西游,九九归一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