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一百二十六章:清算
    金明墨又养了身子數日之後,悟空已經想好如何處理紫金了。

    金明墨不問,說他不願紫金是假的,但解決這個事情輪不到他出手,最主要的是,他現在就算是想出手也是有心無力。

    去了就是一碟菜,趕著給人去送,他腦子可沒有問題,如果他哥處理的,他覺得不好,等法力恢復了揹著他哥,把人弄了也是可以的。

    另一頭,玄奘一行人也入住到了五莊觀,說明來意在五莊觀住下安安穩穩的等悟空的到來。

    “也不知道大師兄有沒有找到小師弟。”八戒坐在門旁看著外面,也不知道是什麼妖魔這般厲害,能把小師弟藏的大師兄找不到。

    這也算是個本事,就是下場不知道什麼樣子。

    悟凈抱著一個果子啃著,笑嘻嘻的:“大師兄肯定能找到小師弟的。”

    “你又看到了?”玄奘摸了摸悟凈的小光頭。

    悟凈點點頭,肯定找到了,不然怎麼會吵架。不過比較好奇,大師兄居然會和小師弟紅臉。

    黃昏降西月,梧桐搖聲夜。孫悟空帶著金明墨回來了。

    悟空對著玄奘略微頓首,算是打招呼,緊接著目光轉向紫金,露出了身後的金明墨。

    紫金眼神有些閃躲,略微顯出心虛,不過片刻就恢復了鎮靜。

    “我不懂你為什麽要這麽做。”孫悟空不懂,他不懂這種情情愛愛會改變一個人。

    “不過,不重要了。”悟空挑挑唇角,在紫金眉間一點。

    紫金就昏了過去,書生連忙抱住紫金的身體,事情發生的太快,他根本就沒有時間來阻止。

    “孫長老,你對紫金她做了什麼。”強壓住恐懼感詢問著悟空。

    悟空沒有立刻回答书生,把從太上老君那裏要來的仙丹,直接打入書生腹內。

    “你帶她回天庭,好好照顧她。”從今往後,他孫悟空必當不會再對紫金手軟,所有的情感就在今天一刀兩斷。

    不待書生說什麽,吹出一口氣,直接送二人離去。

    金明墨神色複雜,他沒想到悟空這麽輕易就放過紫金了,僅僅只是打晕了。

    他自然是不高興的,鬆開抓著悟空衣服的手,準備去休息。

    “大師兄,小師弟不高興了。”八戒提醒道,這辦的叫什麼事兒。

    看著場面他還能不清楚,動小師弟的人是紫金,但紫金這明顯是輕拿輕放,紫金也算得罪了,小師弟這邊卻也不滿意。

    大師兄呀,這可不是情商問題了,你這腦子也不好用了,兩害取其轻,你是兩面不討好呀。

    悟空撞了下八戒,用你提醒,大步追著金明墨過去。

    “鈴鐺...”“你不必講了,什麼仇怨,待我恢復法力,自當自己去解決。”金明墨雖然料到這個結局,但還是不高興。

    什麼亂七八糟的话,說到底他哥就是心慈手軟的那個,不像他和師父心腸都是硬的,手段都是毒辣的。

    “我並沒有對她手軟,你還記得絕仙鎮嗎?”悟空任金明墨說著那些賭氣的話,在他聽來鈴鐺就是在賭氣。

    見鈴鐺聽了這話疑惑的看過來,悟空和煦的笑了笑:“她同我畢竟有交情,我本想把她送到絕仙鎮去的。”

    見金明墨臉上似乎有些不忍的意思,繼續說道:“看在那些交情的份上,我給她施了個陣法,她會經歷絕仙鎮那些女人經歷過的事情。”

    頓了頓:“也不算全是,至少這個只是她腦海裏的。時間也不會很長,從你失蹤開始到我找到你的這麽長時間,大概二十天吧,她都會沉浸在陣法之中。”

    所以我並沒有對她手軟,她想讓你死,我怎麽會讓她好過。

    絕仙鎮是什麽地方,不需多說單看悟空他們,差點都折了里面就知道了。

    那个地方沒有人性,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她會瘋掉吧。”斬草不除根,後患無窮矣。

    金明墨低垂下頭,陷入思考,悟空只能看一個發頂。

    “她罪有應得。”悟空輕快的回答,他本不想和她是個這樣的結局的,這個局面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

    同樣他也做錯許多,當斷不斷,乱麻一团。

    至於书生抱著紫金到了仙府之後怎樣,就不是悟空該操心的事情了。

    對於悟空來說哄好了鈴鐺,保护好師父就足够了。

    八戒目瞪口呆的看著悟空帶著金鈴鐺回來,夠可以呀,還當你是個多麼難哄的小師弟,結果這才多一會兒就回來了。

    “回來了?”玄奘轉著自己的小念珠,眉眼帶著笑意,對著金明墨招招手。

    “過來让師父看看你。”

    金明墨大步走了兩步到了玄奘跟前:“師父。”

    “憔悴了,師父的小仔受苦了呢。”玄奘彎了彎自己的桃花眼,本該是含情脈脈的眼形,透露出一股無情的意味。

    看悟空的處理這是紫金做的,真是的這麽輕易把紫金送走了,若是他的話,定是要好好給鈴鐺出口惡氣的。

    金明墨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師父,突然間覺得有些委屈,他本來是不怎麽喜歡這個師父,雖然之前拜師的時候,因為哥哥的原因接受了他。

    可他實際上並不怎麽在意這個師父,這些都是他自己的本以為,可相處了這麽久,怎麼可能沒有感情。

    哪怕師父年紀算起來比他小許多,而且人也很不靠譜,但他還是覺得師父在他這裏分量很重。

    玄奘摸摸金明墨的頭,他這個人說奇怪也奇怪,心腸硬也是硬。但不代表他這個人就不交心,哪個徒弟不是他的人。

    “傷的可嚴重,你哥怎如此就放過了那個毒婦?”看看玄奘這個變化的嘴臉,一句話就把紫金打上了毒婦的標記。

    金明墨向來是個眼窩子淺的,不管長多大都這樣:“我哥已經下狠手處理過紫金了,我也同她也算是因果兩清,不值得師父在對她上心了。”

    悟空也走了過來:“師父,在你看來我就是心慈手軟之輩不成?你當我這個齊天大聖的名稱是吃素來的嗎?”

    他真的看起來比鈴鐺軟嗎?明明是他兇名在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