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一百一十三章:後手(下)
    大牢之中的两个病号,发起了高热。

    烧的面色通红,唇色发白,上下唇都打着抖,嘴巴里面的牙齿也互相掐着架。

    玄奘还能在唇齿之间,哼咛出几个带‘冷’字音的调子,八戒怀里的金明墨却明显是要严重上许多。

    只有肺部的气息穿过喉间摩擦声带振出的声响,这可是把八戒吓的不轻。

    八戒有些许的晃神,小师弟都病成这个样子了,大师兄准备的后手怎么还不出来。

    抱着金明墨,又换了一个新的冰袋放到额头上去嘴里嘟囔着:“你看看你哥,往日里总说他疼你,现在害你最惨的就是他。”

    把旧的冰袋递给沙僧,倒不是八戒不给金明墨擦身子散热,而是他根本不能去解金明墨衣服,手刚放金明墨领子上云纹就发光。

    所以导致现在八戒,只能那冰袋给金明墨镇镇脑子,防止把人烧傻了。

    当然也是怕日后臭猴子胡搅蛮缠,把这脏水扣在他头上。

    他八戒可是一个不喜欢惹麻烦上身的人,不过臭猴子到底有没有后手啊,再不出来小师弟不会真的驾鹤西去吧。

    说到驾鹤西去,他总算是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小师弟了,那日子要数数能算到他一百来世的时候吧。

    他在阎罗殿里见到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八戒的思绪越放越远。

    沙僧用旧冰袋里的冰水把帕子又投了一遍,给玄奘擦着身子。

    二师兄讲师父比较糙不用跟小师弟一样精细,所以用这水就基本能把温度降下来。

    没有大师兄他们连点治病的药材都没有。

    大牢里意识还清醒的两人,一人照顾一个病号。

    而另一边呢,紫金抱着小猴子去了之前他们寄存金明墨的那一家农舍,把小猴子交给夫妇两个照顾,紫金就打算前往紫竹林去找观音大士。

    至于紫竹林在哪儿,紫金也不知道她在天上的时候听说紫竹林是会动的,紫竹林里的观音大士会在世上最苦难之地,也会在最诚心之处。

    观音菩萨,观世上一切苦难之音,聆世上诚心之意。

    紫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紫竹林,可她不想放弃,因为她有必须要找到观音大士的理由,孙悟空这三个字是紫金的劫,是紫金的障。

    逃不开躲不过避不得。

    世上多少伤人语,唯有情字彻心扉。

    孙悟空到底是孙悟空,他也未曾把所有的后手都压在玄奘一个人身上,在紫金离开后不久,农家砖床上的小猴子就变幻回了悟空的样子。

    “咳咳。”咳出淤积在肺腑里的恶烟,手肘拄住床面,半支起身子。

    往日明亮仿佛星河流动的眸子,现在却是没有了焦距,蒙蒙的仿佛带上了一层雾。

    悟空皱了皱眉头,好像看不到了,看来他还真是小瞧了红孩儿的三昧真火,计算有点失误。

    “铃铛。”

    没有回应,是一片沉寂。

    视野里一片黑,耳朵好像还堵塞了些许,细小的声音也听不太清楚。

    “铃铛。”又喊了一遍。

    悟空心下发沉,手上的触感告诉他这里不是王宫的床铺。

    叫了两声铃铛都没有回应,那可能就是红孩儿把铃铛拐走了,至于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他可以大胆地猜测一下,师父让八戒他们带着他出了王宫,用了很多办法发现他还是快死的状态。

    于是乎,师父就觉得他是个累赘决定抛弃他,让他自生自灭,按照他师父的性子是能做出这种事的。

    当一个猜测在脑子里成型的时候,就会带上暗示性,尽管这些事情可能并未发生,你也未曾见过,但他会确确实实的在你的脑海中成像。

    就好像你的记忆里的确有过那么一段经历,这样就会再次的反哺你的暗示,让你认为这就是对的,是确实发生过的事情。

    悟空现在就是这样,加上眼盲现在脑子里的景象要多清晰有多清晰。

    多想无益,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去找到铃铛,他的布局也该收网了。

    铃铛醒来就接到红孩儿和他对战的消息,然后知道红孩儿把他几乎弄得快要死掉的情况,再加上那些人族幼子身上的因果,现在到了悟空哥哥收果子的时候了。

    悟空想的是挺好,刚想起身‘噗通’一下就从床上栽了下来。

    跌了一身脏污,灰尘四散呛的悟空直咳嗽。

    气的悟空恨恨的捶了一下地,该死的怎么会这样,现在他这个情况怎么去收果子。

    看不见听不清走不了,简直就是废掉了。

    看来是是出阵的时候,对自己下手有些狠过头了。

    屋内的悟空还在和自己较着劲。

    紫金却是四处的找着观音大士,心诚则有灵,紫金的执着或许是让观音感受到了,又或者说是有其他的原因。

    总而言之,紫金找到了观音大士。

    “观音大士,紫金希望观音大士救救悟空。”

    观音坐在莲台上,观而不语,气定神闲。

    和紫金的焦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大士...”紫金唤着观音。

    菩萨目轻抬:“你觉得你被关五百年可有错。”

    这一句问话把紫金问的有些发懵,这是什么意思。

    “孙悟空与天庭的战斗本不应该造成那般大的后果,因为你在中间操作让悟空少了一场和天庭的战争,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恶果。”

    观音的声音轻轻和和的,但这指责也是情深意切的。

    紫金眼中是迷茫,什么意思?这又和悟空现在有什么关系?

    “你的五百年禁闭本来算是对你的一番惩戒,然而你现在又掺和进了悟空的因果当中,你的下场定然不会好过。”

    观音大士到底是那个救苦救难的观音大士,他不忍心看着紫金在这条不归路上走下去,孙悟空本就是天煞之星,除非命硬其他的哪个能跟着孙悟空。

    紫金低垂着头,跪在地上:“那也是紫金自己选的路,紫金现在只求观音大士能去救悟空。”

    她喜欢孙悟空这是她没有办法避免的事情,而后果她不想去想,也不愿意去想。

    观音能怎样,该劝的观音已经劝过了,观音也不会再多生事端,多做什么解释。

    眉目低敛,面色柔和。

    随着紫金去找悟空。

    两人找到悟空的时候,悟空正在努力的一次次的召唤筋斗云,可惜是一次又一次的跌摔在地上。

    紫金真是满心满眼的心疼,顾不得观音大士的在场,一把抱住孙悟空:“你这是在做什么。”

    声音几乎都要喊破掉,他怎么可以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悟空一开始还在挣扎,听到是紫金的声音也就安分了下来。

    他的后手终究还是到了,用一种他也未曾想到的方式,他闻到了观音大士的莲香味。

    嘴上回答着紫金:“我在召唤筋斗云,我给你讲齐天大圣不会飞了,好不好笑。”说完自己笑了起来。

    悟空自己心里有底子,这样子也是他装出来的,在场的三个人中,悟空知道观音也知道,只有紫金不知道。

    “别笑了,别笑了。”紫金喊着叫着哭着,她很偏心她只能看到猴子威风,见不得猴子挨打狼狈的样子。

    她是真心的为了悟空在哭。

    可惜悟空不需要,观音也早已四大皆空。

    笑声渐敛,悟空的眼睛依旧是茫茫然的状态。

    “悟空,你怎会落得如此。”观音见悟空演够了这才开口,他倒不是一直盯着悟空,而是他感受不到悟空的那份苦难。

    可他是观世音,观世上一切苦难之音的观世音,他感受不到那就说明这一切都是悟空自己造成的。

    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杀死孙悟空,能够杀死孙悟空的只有孙悟空自己,这是一条规则一条写在天道之中的规则。

    “观音大士?呵,我现在变成这样还不是红孩儿搞的,我本不想伤他,他却一心想着杀我。”这是悟空给观音的说词,观音有些心领神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