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一百零五章:騙局(四)
    提到这个刘大婶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收敛了起来,愁云惨淡,乌云罩顶。

    一声叹息,从心底发出,带着浓重的郁气。

    悟空见此面色不改,只是静静等待。

    紫金却是开口:“大婶有什么难处,你与我们讲讲,能帮的我们肯定会帮的。”

    滴水之恩,当涌泉抱之,受过正统的天宫教育的紫金,自然是如此心性,拉着刘大婶的手,一脸的关怀之意。

    这正中了悟空之意,受人之恩,终是因果。能早早断掉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对着刘大婶微微颔首,算是认同了紫金的说法。

    吸气,又叹气,刘大婶缓缓开口:“里面是我的儿子,是要给国王献上心肝的药引子。”

    紫金听闻心下一惊,倒吸一口凉气:“怎会这样?哪有什么药引子要小儿心肝?”

    又惊又怒,一双柳梢眉倒竖而立,显然是怒意上头。

    “还不是那个什么圣婴大王,告诉国王长生不老之术,就是拿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小儿心肝炼成仙丹。”悲从中来,泣不成声。

    谁家儿郎不是父母心头之肉,呜呜咽咽的悲戚之声。

    “我不信。”金明墨的声音响起,从床榻之上走了下来,扶着墙面上还带着苍白和漆黑的发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葱白的手指扣在墙上,生生能把墙皮扣下来的架势。

    他给红孩儿安排好的修行道路,绝对没有这种事情,他要去找红孩儿。

    “定。”单字敕令,浑身动弹不得,悟空黑着脸把金明墨抱回床上。

    “病没好之前,哪里都别想去。”

    无视金明墨的怒目相视,裹得严实之后,继续坐回原地,听着刘大婶的话。

    刘大婶却是想到了什么,手颤抖着指着金明墨:“他这是讲的什么话,我难道会拿我儿子的命来骗人吗?”

    声嘶力竭的指责,悟空按下刘大婶的手:“大婶,他的意思是他不相信这是长生不老的法子,所以说不相信。”

    淡定悠闲,极快的给金明墨的行为找到了说法。

    刘大婶听完这才按捺住激愤的心情,咬牙切齿的骂了一连串的方言脏话,诅咒圣婴大王不得好死,这才渐渐息了心中怒气。

    “我们这些有孩子的自然都不敢相信,但是王上他信呀。”拍着大腿,难以容忍的心情:“不把孩子献出去,就是一家人一起死。”

    涕泪交纵,说到这里刘大婶已经没有再说下去的欲望了,泪水不断地流出,紫金拿出手帕在一旁劝着刘大婶。

    悟空把最后一口饭喝掉,又盛了一碗去给金明墨喂饭。

    “如果所有人家都是这样,岂不是会亡国绝种?”悟空和金明墨僵持着,背对着刘大婶问道。

    两人谁也不肯服软,金明墨不张嘴,悟空举着的手不放下。

    刘大婶哭的直接背了气过去,紫金手忙脚乱的扶住刘大婶。

    听不到刘大婶的声音,悟空反倒是接着说了下去:“还记得在寺庙里看到的,那些香客身边跟着的小孩儿吗?”

    金明墨眨眨眼,他当然记得,又不是老糊涂。

    “那是给佛祖的孩子,被佛祖庇护的孩子不用给国王。”言下之意更是明了,顿了顿又开口:“而每个寺庙每年接收的孩子数量数目是由国王决定的。”

    悟空不说话了,动了动手臂。

    金明墨思考后乖乖的不再抗拒喂饭,卸了全身的力道虽然依旧不能动,但是抗拒消失了,悟空慢慢喂着金明墨。

    淡色的阳光洒在这个农家小院里,紫金扶着刘大婶半伏在桌子上,真是一桩糟心的事情。

    但是既然要断掉这段因果,就一定要帮这刘家夫妇。

    悟空喂完饭也没有再讲其他的,弄了个昏睡咒在金明墨身上,看着金明墨不甘的睡过去。

    “悟空,你怎么把铃铛弄晕了?”紫金蹦跳过来,要想打动孙悟空脸皮一定要厚,不就是现在不喜欢吗?

    迟早让你有一天求着和我在一起,斗志昂扬的紫金,朝气充斥在脸上,从闪耀的双目中穿透而出。

    “他醒着,不好养病。”悟空站起身来,左手金光凝聚,对着金明墨躺着的床画了一个圈。

    这个圈儿里边的人出不来,外边的人他也进不去。

    拍拍紫金肩膀示意跟过来,这个事情当然要解决,只是不能全解决呀,不然他的布局不就是全废掉了。

    紫金欢快的,如同一个小跟屁虫一样黏了上来。

    由紫金指引方向,悟空很快就找到了回寺院的路。

    八戒和沙僧在逗着那些小和尚玩,玄奘在树下和方丈论着佛法。

    三步并作两步,跳跃到树下。

    方丈睁开眼,双手合十虚虚一礼。

    再观玄奘,光头圆脑,闭目合神,面露慈悲,稳坐不动。

    丹唇轻启:“你又去做了什么孽?”

    “没作孽,自从跟了师父之后,徒儿一向都是顺应天道而为之。”冷清,低沉,平稳的声音,不带有情绪只是微微的阐释。

    倏的睁开眼,其中点点光亮,水润盈泽:“希望如此。”对着方丈轻轻顿首,起身。

    身上的米白色僧袍,随着动作划着弧度在空中抖动着,白色的佛珠也带着温质的光泽。

    带着悟空和紫金离开。

    方丈目送着三人离去,这大唐来的圣僧果真是佛法精湛,佛理妙甚。

    悟空走在玄奘身边。

    “你做什么,为师是不管的,只要你别耽误了取经的事情。”玄奘唇角噙着笑意,眉眼弯弯,整个人都带着亲和力。

    是放纵也是信任。

    只是可惜悟空这次注定是要辜负这份信任的,因为他不想救所以他便不救,同样他也想看看清洗一遍,会不会有什么不同呀。

    这是一场骗局,也是一场赌,不过悟空一眼看到了结局他必定会赢,赢得一定是他。

    玄奘虽然不知道悟空要干什么,但也隐隐约约的感知到,他在布一个很大的局。

    在玄奘这儿过了场之后,悟空就开始施弄了神通。

    整个国上上下下,狂风大作,装有小儿的笼子四散飞撞。

    (本章完)